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一天(短Fin.)

早上,罗德里赫在衣柜里轻轻拨拉着一件件深蓝、暗紫、深棕、黑色的大衣,最后定格在一件浅灰色上。
这件长风衣年代有点久远,不过在身上试了一下倒也一点也不违和,毕竟时尚这东西总是个轮回,轮着轮着复古就成了当下流行款,罗德里赫对着镜子看了看,这么一穿和平时气质有点不太一样,想试试这样基尔伯特能不能一眼认出他来。

出门过了马路,基尔伯特的车正等在街角,看到他走过来最多比平时多看了一秒,就把手里最后一口热狗塞嘴里,包装纸稳稳扔进垃圾桶,钻进驾驶座。

“你怎么这么快认出我了?”罗德里赫上车时心里说不出是有点高兴还是有点失望。

“有你那我看了多少年的眼镜和朝天一撮毛,你就是当街穿个裙子出来我也认得。”

罗德里赫认真想了想要不要下次戴个帽子,换上隐形眼镜,但帽子会弄乱发型,这让他不能忍,而且隐形眼镜会让他感觉鼻梁空空的,上次他戴隐形眼镜看东西时习惯去扶眼镜手里却捏了把空气,被基尔伯特笑了很久。

“你今早没有喝啤酒吧?”罗德里赫问,“我可不想半路被交警拦住,今天工作挺多的。”

“没有,老子今天喝了杯屎味的咖啡。”

“你……你可以说它难喝,但这个形容词不会弄得你自己感觉很反胃吗?”

“我特么喝完就已经很想吐了,再不让我说出来就真吐了。”

罗德里赫轻叹了口气,“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下次你想喝好点的咖啡可以去我家拿一罐。”

“唉我就是想不起来泡。”


基尔伯特把罗德里赫送到单位后就走了,但罗德里赫刚把包放下就收到他一串信息——

【卧槽我桌上又有托我送你的情书!】

【没写名但肯定丽兹!】

【就她喜欢在信封上压着一支干花……只是这次不是天竺葵是矢车菊,但这能瞒得住我?!】

【哎你说我造的什么孽?好心雨天送她们一程,这一个月就天天托我给你送东西!】

【而且送这么多给你都不带送我罐啤酒的!】

罗德里赫挑了下眉,指望女孩子送你啤酒真是活该单身这么久。

【下次再这样本大爷就要说你是我男朋友了!】

罗德里赫忍不住回『不过我是不是你男朋友都不耽误没有女孩子追你啊。』

基尔伯特那边突然陷入沉默。

罗德里赫一手打开电脑一手飞快地在屏幕上打字『要不我挑几个追我的介绍给你吧。』

屏幕顿时一亮,【少来,追你的还能看上我?!而且谁稀罕啊!】

『不过我要是把她们搞伤心了,或许口味就变了。』

屏幕暗了一会儿才亮【我跟你说你这样活该单身这么久】

罗德里赫一时有点语塞,不过总体感觉一大早怼怼基尔伯特还是挺提神的,可以充满干劲地开始工作了。

下午基尔伯特发信息问要不要看电影。

【有人托我送你一张电影票,我看她手里还有一张就顺便抢过来了】

『……好吧,什么片?』

【看名字绝对是爱情片】

『我们俩去看爱情片?』

【这是难得一次我自己努力争取到女孩子送我东西的机会,不要浪费对不对】

罗德里赫不得不承认“不要浪费”这个点很戳他。

『也行,总比跟你看战争片好,上次看了半个小时我就后悔没给耳膜买保险了。』

【你怎么不说我跟你去看音乐剧那次内心有多悲怆呢,回家之后那七嘴八舌的吊嗓门就一直在脑子里绕啊绕,倒都倒不出去】

『行了,电影几点?』

【你下班后等我去接你,时间就刚好】


晚上,罗德里赫仔细地将盘里的香肠切成均等的小块,尝了一口,“胡椒太多了。”

“那就喝口汤。”

“一个需要汤中和口感的香肠太失败了,而且汤也不是这么喝的。”

“我在想,”基尔伯特啜了口啤酒上厚厚的泡沫,“刚才那电影是讲爱的还是做爱的。”

“你觉得呢?”

“我就看到一个女的,睡完她闺蜜的老公,又睡了一个她就见了一面的人,然后又睡了追她的备胎,然后一夜情的那人老婆来找她,然后她闺蜜来找她,然后她睡了闺蜜,就没了。”

罗德里赫咬了咬叉子“嗯……你说的剧情也没错,不过缺了个主线,就是主人公为什么这么做。”

“是啊,特么为什么啊?!”

“因为她爱的是她闺蜜。”

“……哈?”

“因为她爱她闺蜜所以睡了闺蜜丈夫暴露他们名存实亡的感情,又去睡她讨厌的那人的丈夫摆脱自己嫌疑,再为了挡住她讨厌的人让闺蜜去找她所以睡了她的一个备胎,那个备胎很显然以前或一直和她讨厌的那人有一腿,于是她成功地报复了那个人,而且导演用蒙太奇手法恍了一下,估计她讨厌的那人以前伤过她闺蜜,于是她打电话约了闺蜜一诉衷肠说她好不容易决定相信一回爱情结果又被破坏了,于是也被爱人伤透心的闺蜜来安慰她结果两人就到了一起,happy end。”

基尔伯特手里的啤酒端了半天没放下去,瞠目结舌了一会儿还是选择多喝点啤酒压压惊,“你……以前,是看过这电影吗?”

“当然没有,这是新片。”

“那你怎么一遍就……”

“我听我爸爸说过当年的贵族情史,比这乱多了。”

“……活该他们自取灭亡。”


饭后基尔伯特把罗德里赫送回家,罗德里赫问他要不要上楼喝杯咖啡,基尔伯特摆了摆手说这次没带游戏卡。

罗德里赫到家里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好节目,这台电视的液晶屏质量很好,每次基尔伯特买了新游戏都喜欢带过来对着电视一通打。罗德里赫偶尔也会陪他打两盘,比如超级玛丽什么的,他手速不错反应快,经常还能赢基尔伯特几把,而且这游戏也不血腥。

罗德里赫调了几个台,最后换到风景纪录片,把电视调到静音作为室内动画壁纸,拧开音响放上自己喜欢的音乐。

洗好澡后手机里一大堆信息,他点开基尔伯特的那些,【你知道我回家时遇到谁了吗?!丽兹!】

【她问我有没有给你送到情书,我说那玩意我早拿去喂狗了,她上来就给我一暴栗,卧槽我现在摸摸我脑袋都不对称了好么!】

【哎你是不是跟她说了什么,她为啥一直在唆使我追你?】

【我跟她说了我特么从小学就在帮你递情书,我递都递麻木了好么,以为是电视剧啊,点披萨的跟送披萨的日久生情——那我天天见你这么多年孩子都该有了。】

罗德里赫忍不住笑出声,这个叫丽兹的还真是不走寻常路,看来得保持联系,每天听基尔伯特讲讲她的故事也算是生活多一份精彩。

『你想过没,我要是真暗恋你你会怎么办?』

【你要真暗恋我就来睡我了,再说,活该你暗恋啊,你不说本大爷怎么知道你喜欢我?】

『基尔伯特,我越发觉得,可能不是没有姑娘看上你,而是她们不说你就以为她们只是在看你。』


罗德里赫一边咬着嘴唇忍住笑声,虽然这屋里也不会有其他人听到,一边继续翻未读信息,是弗朗西斯发来的。

〖这周剧组去那不勒斯,看看这风景~〗

后面接着一些一看就是壁纸级别的单反照片。

〖有海景房提供哦,周末来么?〗

罗德里赫手指停顿了一下,把打了一行的字删去重打,『带上基尔伯特怎么样?』

对方似乎错愕了几秒,〖基尔伯特?!〗

〖那个会以为我说的列奥那多是演《泰坦尼克号》的基尔伯特?!你带上他是准备我们三个人一起在海边五星蜜月套房里喝酒打扑克吗?!〗

『我可以让他带上游戏手柄,就能打超级玛丽了。』

〖……罗德里赫,你再跟他混在一起会堕落成屌丝的。〗

『我也得做好准备万一你又和哪位淑女出去看歌剧,我也可以有个人陪着打超级玛丽嘛。』

〖我的天,那次明明是你自己说那个歌剧演员唱腔业余不想听的!〗

『我的天,你是没看到你那位‘淑女’盯我的眼神。』

〖好吧好吧,算哥哥我错了,那我要不要再喊上安东尼奥?咱们四人扑克好玩点。〗

『行啊,让他带葡萄酒别带橄榄油,否则连瓶子一起扔出去。』

〖没问题,我也有这个打算,而且要是我俩一屋正好他俩可以去隔壁打游戏。〗

『嗯。』

罗德里赫放下手机看了看挂钟,音乐还在响着,就让它入梦吧,懒得起身去关了。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