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To be adults (2)

对十五岁的罗德里赫来说,如果有什么比父母分居半年,每天只能被忙于工作的父亲和忙于寻求新生活的母亲安排在各种咖啡馆饭馆解决温饱问题更令他烦躁的,莫过于某天放学后被突然现身的父亲要求收拾行李跟他去一个听起来就很无聊的遥远陌生城市。


“行李我已经安排人三天内全部送到柏林,不会耽误你日常生活,你就带上贴身的东西,我们要赶飞机。”

“我不走。”罗德里赫从书包里翻出今天的语法作业。

“你当然可以选择和你母亲还有你未来的继父在一起,我不会强迫你。”

“我可以一个人住。”

“住哪里?你能自己付房租吗?”

“这里,我已经这样住了半年多了,您也没有不放心不是吗?”罗德里赫放下笔,“还是说,您打算把这个爷爷的爷爷留下来的房子也一起搬走?”

“当然不会,”埃德尔斯坦先生麻利地把自己的行李箱扣好,“但明天开始这里会由专人维护,而且也不会供水、供电,我不确定你是否有能继续在这住下去的生存技巧。”

“您之前根本没告诉过我这些!……难道只是您一句话,我就要离开这里去一个除了您我什么人都不认识的地方?”

“办理这些事需要说你难以想象多的话,孩子。再者,去一个新地方,认识些新的人再忘掉些旧的人,这种事你早晚都会经历,没什么特别的,”埃德尔斯坦先生把儿子的作业扔回书包,“赶紧收拾东西吧,如果你够麻利还有时间和你母亲道个别。”


罗德里赫在飞机上始终一言不发地听着耳机里的音乐,直到吃饭时埃德尔斯坦先生率先开口:
“罗德,你刚才对帮你递水递饭收垃圾的空姐说了至少五句谢谢,我好歹给你付了这次的机票,还供你吃住上学,你就打算一直跟我这么一句话不说吗?”

罗德里赫继续慢慢喝着他的咖啡。

“你不想说也随你,只要别和我闹绝食,我知道你坚持不了两天。”

罗德里赫放下手里的餐具,把餐盒推到一边。

“你要绝食也和我提前说一声,我就不必麻烦给你点餐,这顿既然已经吃了就不要浪费。”

罗德里赫用叉子慢慢捣着盘里的土豆,把它们压成一个饼,再切开,再捣成一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带上我。”

“你是我儿子,我带上你有什么难理解的吗?”

“你可以像以前一样,换一个地方,换一个妻子,再重新生一个孩子,就像你说的——去一个新的地方,遇见些新的人,再忘掉些旧的人。”

“你能记住这句话我很欣慰。”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那个问我为什么不去柏林结婚的问题?我已经四十多岁了,难道要在五十岁的时候再去给个整天哇哇乱叫的小东西泡奶粉吗?”

“您还会泡奶粉?”

“当然,再怎么说我也结了三次婚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偶尔递个奶瓶总是需要的。”

“那你为什么当年没有带伊莱莎或维蕾娜走?”

“我试过,不过在见到四岁的维蕾娜不止一次想把伊莱莎从摇篮里静静地扔出去或者用玩具把她埋起来后就放弃了——真想不通她们长大后为什么那么相亲相爱。不过结果至少证明了她们的母亲完全有能力把她们养得很好,感谢上帝。”

“我不觉得我妈妈在抚养我的能力上会有什么问题。”

“然而实际操作上会存在很大问题,你看不出来那是因为你还小。”

“如果有什么问题,也是因为你的问题。”

埃德尔斯坦先生按了下铃招呼空姐过来收拾餐具,回头对儿子说,“我理解你,我也知道你想留在维也纳并不是多留恋你母亲——毕竟从小到大她也并没有太关心你,所以我并不生气——不过我还是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听你说这些。”

“谢谢。”罗德里赫对替他收餐具的空姐微笑说,之后便静静地趴在桌子上直到听见广播里的“柏林”二字。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