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Oh,death (一)

*这里私设日耳曼名字是提奥里希,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我忘了……

作为一名新任死神助理,基尔伯特实在不怎么喜欢自己现在的工作——太无聊了。

每天在炼狱除了到处游荡基本无事可做,偶尔被上司罗德里赫带去人间做一次任务,自己的工作也就是领着一群被收割下来的灵魂去炼狱,连镰刀都不给碰一下。

这活儿干久了简直怀疑自己就是个割草机上的袋子,每天的工作就是负责把那些(多数情况下)喋喋不休哭哭啼啼的灵魂扔给死神统帅提奥里希——死神们私底下喊他炼狱长,也是基尔伯特有死以来遇见的除了罗德里赫以外最无聊的人:明明有着古日耳曼战士的高大结实的体魄却配上一副禁欲了三千年的脸,从来没见他有什么户外运动,基尔伯特刚来时还以为他是人工智能,心想炼狱原来也是高科技管理,结果跟安东尼奥一说被他一巴掌拍醒:你丫见过人工智能天天喝啤酒的?!

这么一想也是,如果是人工智能怎么会安排自己给罗德里赫做死神助理?这家伙工作起来是用一把比鱼钩大不了多少的小镰刀(罗德里赫反复纠正这个尺寸至少可以钓鲨鱼了)像切一片烤吐司慢条斯理地收割灵魂,然后像扔吐司皮一样把灵魂扔给基尔伯特让他收着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每次基尔伯特找安东尼奥抱怨都得到这家伙哈哈一笑:还早得很呐,哥们儿你现在可是已经挂了啊,想死都没机会!要么你去犯个什么罪到地狱里刺激一下?

安东尼奥是基尔伯特在炼狱里交的第一个朋友,和其他那些要么像修道士要么像鬼故事的死神不同,这家伙活脱脱把黑压压的死神长袍穿出了一种加勒比海盗风。基尔伯特每次闲下来时见他不是在抱着各种古里古怪的乐器唱歌就是一个人在屋里跟着自己的镰刀跳舞——安东尼奥的镰刀体积相当傲人,如果倒插在地上远远一看还以为这货是靠着根桅杆。基尔伯特相当喜欢看他挥舞那根——或者那片大镰刀的样子,这才是死神应有的霸气嘛,能被这样的镰刀收割的人生才叫完整,能拥有这样镰刀才是死神中的铁血战士。

每每想到这基尔伯特都有些哽咽,自己生前好歹也是个叱咤风云的赛车手,为什么就会安排给罗德里赫收割,他那能叫收割吗?!简直就是在钓鱼!自己就像只脑袋被石头拍扁了的蠢鲈鱼一样被这家伙从人间给勾了上来,太侮辱人了。

更可怕的是提奥里希还把他分给了罗德里赫做死神助理,基尔伯特顿时觉得前途渺茫——罗德里赫是整个炼狱里赫赫有名的老家伙,一般成为死神后在炼狱里呆个几十年就会有天使吹着让人欣喜得头皮发麻的号角带着他扑棱扑棱上天,个别极好的还会被直接编入天使队伍。而罗德里赫,据说除了提奥里希以外已经没有死神在炼狱里混得比他更久了,基尔伯特观察过,这家伙每次在听到天使号角时都不带期待一下的,就像在听别人家的闹铃一样。

跟着这家伙,老子是不是也得熬上个五百年才能上天?

啊,我的青春,基尔伯特哀嚎。

所幸罗德里赫是个懒人,大部分时间还是把基尔伯特往安东尼奥那里一塞,人手不够时再把他提取出来带到人间遛一圈。据安东尼奥说,罗德里赫这么干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把有各种问题的新人甩给他,等他差不多教的能上手了就拉去给自己帮忙。

所以你他丫的到底帮他培养了多少茬新死神?有次基尔伯特忍不住问。

安东尼奥掰了掰指头,乖乖,咱们都认识四百多年了咋记得这个!

指望这两个加起来在炼狱呆了至少有一千年的老家伙能把自己培养上天真是比登天都难,基尔伯特内心一阵绝望。

那你为什么一直帮他?基尔伯特不解。

习惯吧,安东尼奥下巴杵着镰刀说,毕竟俺最初就是给他当了快五十年的死徒——就是死神徒弟,你们这帮年轻人现在都叫死神助理。说起来俺这魂灵也是被他收割的,俺跟着他直到有了西尔维娅,安东尼奥爱抚地拍了拍镰刀,然后俺就成正儿八经的死神啦!

基尔伯特掐指一算,那你当了有三百五十年死神?为什么还不上天?

俺喜欢这儿啊,俺在这儿自由自在的还能跟西尔维娅天天在一起,干嘛去上天?安东尼奥说。

别告诉我罗德里赫也是因为喜欢这里所以不走的,基尔伯特说。

他啊,你就当他是因为喜欢这儿吧,安东尼奥说完就抱起脚边的吉他弹了起来。

哎,你说我什么时候能有个镰刀啊,基尔伯特问,好歹让本大爷能有个盼头。

哈,急啥,安东尼奥说,能不能遇到都得看命,不过你记住,不是你找镰刀,是镰刀找你,所以急也没用。

那要是也有个鱼钩似的镰刀找我我可以拒绝么?基尔伯特问。

当然可以,这玩意就跟结婚似的,得双方自愿,要是你看不上人家可以等下一个,不过下一个得等到什么年头,是不是比上一个好那就鬼知道了,安东尼奥说,劝你还是少瞎想些没用的,趁着罗德里赫没来赶紧歇歇吧,要吃番茄补补脑吗?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