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Oh, death(二)

基尔伯特有点怀念生前那些阳光趴在身上热乎乎的日子,炼狱这里有着千年不变的阴森森的石头屋子,满眼望去都是黑漆的死神袍。

这里会有人抑郁吗?基尔伯特问安东尼奥。

抑郁有什么大不了的,安东尼奥不解,他们又不会自杀。

……所以这就是个想死也死不了的精神病院吧?

基尔伯特想到了生前看过的一部电影《飞跃疯人院》,电影里印第安人砸破玻璃和铁栅栏跑出去的场景当初让他稀里哗啦哭了好一阵。

精神病院?安东尼奥想了想,我印象里好像不少精神病院出来的都上天堂了。

基尔伯特已经不想说话了,他靠在安东尼奥的床边百无聊赖地听着吉他,生前他可是最怕无聊了,总觉得无聊地活着还不如死了强,如今……

真是无聊死了。

“基尔伯特,”门外传来罗德里赫那节奏精确的三声敲门,“出任务了。”

基尔伯特懒洋洋地和安东尼奥打了声招呼就出门跟了上去,想到以后还要看这家伙一成不变的脸看上几百年,很绝望。

“哎,罗德里赫,”基尔伯特一路上总想找点话打发时间,“你的那只钩子跟你有什么故事吗?”

“这是我的镰刀。”

“可它长得就像钩子,尤其像我老爹拿来钓鲑鱼的玩意。”

“基尔伯特,虽然你眼里他只是把工具,但其实曾经也是和我们一样的灵魂。”

“哦?那这么说安东尼奥的那只西尔维亚曾经是个人?”

“当然,她是安东尼奥生前的恋人,那个傻瓜就是为了她,和鲨鱼打了一架死的。”

“还有这种故事?!这家伙都从来没告诉过我!”基尔伯特想起之前安东尼奥和他说过的话,“难怪他说镰刀和死神的关系像结婚一样,”

“他是这么说的?”

“对啊,所以你的这把钩子也是你未婚妻?”

“他是我弟弟,不到十岁就因为从马上摔下来去世了,所以他化成的镰刀也很小。”

“哦……”基尔伯特挠了挠头,“那你帮我跟他道个歉,我老爸不会拿小孩去掉鲑鱼。”

“他说不要紧,想想你是死在他手上的,就很开心。”

这孩子心理有问题,基尔伯特十分肯定。

“哎,罗德里赫,为什么精神病院出来的人会上天堂?”基尔伯特想起安东尼奥和他说过的话,“天堂到底招得都是些什么人啊?”

罗德里赫沉默了一阵才回答,“没有欲望的人,和不知道欲望能带来什么的人。”

基尔伯特觉得这话太晦涩,“那异教徒呢?”

“异教徒不归我们管,能来炼狱的,说明生前都和我们信仰一样。”

“可是我看你也不像有什么欲望的,整天一脸生无可恋为什么还一直留在这里?”

“富人要上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罗德里赫背书一样地说,“可能因为我活着的时候花在教堂的钱太多,被上帝发现了。”

“咦?我一直以为那能帮你进天堂。”

“过去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然后就来到这里待了几百年。”

“真惨……”基尔伯特咂舌,“提奥里希也没跟你说怎么才能上去吗?”

“他说了,”罗德里赫用一种很微妙的眼神看着基尔伯特,“但我想等一个人。”

“等谁啊?”

“不告诉你。”

“切,本大爷还懒得问呢。”

罗德里赫落到一家医院的屋顶上,招手让基尔伯特跟上,两人慢慢降到一处窗台上。

病床里躺着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他浑浊的双眼迟缓地转向罗德里赫他们所在的方向,眼皮无力地跳动了一下,机器上显示的心率骤然起伏了几下,然后戛然归于平静。

罗德里赫走上前用镰刀轻轻取走老人的灵魂,基尔伯特用准备好的链子一头扣在自己手腕上,另一头扣住老人的灵魂。

“能稍微……再等一下吗?”刚刚脱离自己躯壳的老人怔怔地看着床上的自己。

“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的任务,我们可不想错过下一位的死亡时间。”罗德里赫说。

“我只求十分钟……”

“如果我们错过灵魂收割的时间,就算只有几秒钟,那个灵魂都可能会成为孤魂野鬼再也找不到升入天堂的路,这个后果您并不能承担得起,我们也一样。”

“这样啊……”老人失落地叹了口气。

“就等一会儿嘛,”基尔伯特忍不住说,“我们名单上的下一个人要天亮才死呢。”

罗德里赫微微皱了下眉头,“我不喜欢破坏规定……那就等五分钟。”

“谢谢……”老人嘶哑地滚动着喉结,继续怔怔地看向病床上的自己。

“哎,”基尔伯特戳了戳罗德里赫小声说,“你看他这么大岁数了能当死神吗?”

“看情况,当不了死神也可以当镰刀,只要选对了人,就可以和选中的死神一起升到天堂。”

“这样啊……”基尔伯特突然有点同情罗德里赫的弟弟,想着跟自己哥哥一起上天堂,结果活活在炼狱里熬成心理变态。

五分钟过去了,期间只有一位护士进来,发现老人已经去世后,便麻利地收拾好东西,记录下死亡时间,出去找人把尸体带走了。

基尔伯特等得百无聊赖时注意到病历牌上的姓名,“咦?你是不是那个什么做慈善的家伙?我小学的时候好像参加过你夫人举办的义卖会,那年特别热闹市长都去了。”

老人点点头,“那时她还在……她就喜欢热闹,其实我对这些……倒是没什么兴趣……我当年连礼拜日都是嫌她啰嗦才去教堂的……”

“该走了。”罗德里赫说。

老人最后环视了一圈病房,长舒了一口气,“嗯,走吧。”

“你刚才是想等谁吗?”基尔伯特问。

“没有,就是想……再待一会儿……我知道我的孩子们肯定不会这么晚来……他们还以为我活得好好的呢……怎么会想到我这么突然就去世了……对了,我还可以来再来看看他们吗?”

“不好意思,按规定只有上了天堂的人才有机会探视自己的亲人。”

“那……那我妻子她上天堂了吗?她叫……”

“很遗憾,并没有,她成了一名死神助理。”

“这样啊……那……我还可以见到她?”

“你要是愿意的话就把自己变成你夫人的镰刀,这样你们将来还能一起去天堂。”

老人皱纹密布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但愿吧……看来我又要听她唠叨了……”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