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Oh, death(三)


喂,番茄混蛋,基尔伯特靠在安东尼奥的躺椅上,抬头看着天花板的鲨鱼标本,能跟我讲讲西尔维娅的故事吗?

哟,你听罗德里赫说了?

嗯,不过他就讲你为了西尔维娅被鲨鱼咬死了,具体过程就没说。

啥毛线?他就这么说俺吗?安东尼奥嘴里含着番茄嘟嘟囔囔,俺当年好歹也是个叱咤风云的海盗老大,怎么听起来死得这么窝囊?

那实际是怎么回事?基尔伯特问。

实际啊……安东尼奥咽下嘴里的番茄,实际上是这么个情况。


【海盗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船长的故事】

你听俺名字这么长就应该知道,俺家原本是个贵族,不过我七八岁的时候俺老爸差不多把俺家家底都败光了,就仗着自己的贵族名号骗了个做海外贸易的商人女儿结了婚。后来那商人发现俺老爸除了那身爷爷留下来的缎子外套以外一文不值,一气之下就把俺们爷俩儿扔到船上干活去。

其实俺觉得船上日子挺好的,比圈在阴气森森的什么老古堡里强多了。不过俺爸觉得自己功亏一篑,加上在船上喝了什么不干净的水,连气带病就死了。

俺就在船上被老船长和各个水手自由自在地养到了十二岁,船上的活儿俺全都干得比谁都厉害,他们说俺简直天生就是个当船长的料。

直到俺十二岁那年,出海的时候遇到了一波摩尔人海盗,他们各个身手跟神猴一样快,潜在海里就像鳗鱼一样灵巧,没几下就把俺们的船凿了几个大洞。老船长就跟我和其他几个水手说,我们是水性最好的几个,他们会在我们身上绑好绳子,然后让我们拿着东西到船舱去把漏洞堵住,再把水排出去,这是唯一能救下我们全船人的方法。

俺一听,这法子可行,就二话没说,拴上绳子跳下去了,其余几个年纪大一点的水手本来还挺犹豫的,看我年纪最小也下去了,就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我们几个麻溜地下到船舱里,跟上面打了声招呼就拿了东西去堵窟窿。

说真的那是俺第一次执行这么刺激的任务,心理激动得不行,下水的时候听到耳边别的水手骂娘说他妈怎么这么多窟窿,这船最多撑五分钟就得沉了。俺都不在意那些,就想着按船长说的,怎么把窟窿补上,到处找来木板钉子还有酒桶什么的,准备往船底钻。

这时候俺听到有个解了身上的绳子爬到甲板上看动静的人说,妈的,船长他们都跑了!俺身边的水手哄的一声都骂了起来,俺们都知道,船长的备用小船最多能坐三个人,为了活命他把俺们都耍了。

俺当然也生气船长就把俺们这么扔了,不过更在意咱们的船,这可是好船啊,窟窿堵住后拉上岸修一修没啥毛病嘛。俺就没管他们,自己跑到船底继续修船,补窟窿,排水,直到差不多船不会再沉下去了为止,就上甲板上看看情况。

那时候甲板上一个活人也没有了。

俺猜俺船上的水手是打算跟那些摩尔人投降的,可惜摩尔人听不懂他们在说啥,就拿了东西杀了人跑远了。

过了几天,等俺把船开到岸上后,东家的人都一脸活见鬼的表情,因为老船长跟东家说我们船已经被海盗凿沉了,他们几个拼死拼活才跑了出来。

俺听了这狗屁故事就火了,想到那么多死掉的水手弟兄们,不杀了他都不解恨,就拿了把刀猫在他家院子里等他一进门就砍他。

然后俺看到了西尔维亚,她在院子里从花丛中抬起来的脸,俺看一眼心就像被木槌砸了一下,哐嘡乱跳。她回头看到俺,也被吓了一跳,然后看了一会儿,问俺是不是饿了,俺就直愣愣地点头,手里的刀往腰里一插就两脚发飘跟着她进屋了。

她给俺煎了这世上最他妈好吃的鸡蛋,做了番茄汤,还有牛奶。我实话告诉她说这是我长这么大吃过最好吃的一顿,她开心坏了,说她老爸总是说她做的菜都不如她妈妈好,气得她都不想给他做菜。我说你老爸肯定是个傻子,她说他才不傻呢,她老爸是她见过最厉害的船长,无论发生什么他都能活着回来。别的船长家的女儿每次老爸出海前都能哭湿一整条裙子,她就不怕,她知道自己老爸总是有本事回来,就高高兴兴地挺起胸脯亲亲老爸,吻吻他的十字架,祝他早日回来。

我听她那么说突然怎么就理解她那个混账老爹了,我跟她说,其实我本来是想来这砍死他的,因为他害死了咱们一船的人,不过现在我觉得这混蛋拼了命就为能回来让你看到他也是挺值的。

西尔维娅啃着指甲说,杀了你们船上人的不是那帮摩尔人海盗吗?

咦,俺听她这么一说,对哦!俺应该去杀那帮摩尔人替弟兄们报仇,俺就跟西尔维娅说,等着啊,等俺把那群东边来的海盗都杀光了就来娶你!

西尔维娅说,想娶我你得信教,然后跟我好好地举行婚礼。

俺当然心里就记下了这两条,之后俺就混进一个大航队里出海了。那个航队的船长知道俺是从摩尔海盗手里活下来的,也就留下俺了。俺天天在船上练习搏斗,准备随时遇到摩尔人就跟他们开战,然后就可以回去娶西尔维娅啦,船上的人都说俺像个傻子,俺也不在意,他们又没见过西尔维娅!

但好景不长,没过两年,商队遇到另一波海盗,俺跟他们拼死打了半天,但他们人太多了,俺们商队很快就败下阵来。那时候俺突然明白个道理,怎么才能打败摩尔海盗?俺就应该成为海上最强的海盗!

俺的商队投降后,那帮海盗看俺年纪小,也就接受俺跟着他们一起干,俺在做海盗方面还挺有天赋的,没几年就成了海上最年轻的海盗船长。

后来有个来剿灭俺的海军头子跟俺说,哪里哪里有摩尔人,只要俺们愿意出力消灭这帮异教徒,他会让当地主教亲自为俺们洗礼入教。俺跟他说没问题,不过希望主教老爷顺便能帮俺举行个婚礼,等俺消灭了那帮摩尔人,俺就可以堂堂正正去娶西尔维娅啦。那个海军头子满口答应。

俺当海盗的时候也看望过几次西尔维娅,俺跟她老爹说了,只要俺的船来了就让她在岸边跟俺打个招呼,俺就不抢他的船,而且别的海盗也不会敢动他的船队,她老爹当然答应了。俺去找摩尔人之前又跟她老爹安排了咱们的婚事,她老爹说他已经给西尔维娅找了未婚夫了,俺就问是谁俺去砍死他,她老爹就不说话了。

跟你说,俺这辈子其实过得还是挺值的,俺在临死前三天入了教,死的当天也看到了穿着婚纱的西尔维娅,美得跟他妈天使一样!所以俺才不稀罕什么天堂,都没有西尔维娅的头发丝儿好看!而且听说上了天,当不了天使就会被要求去投胎,就会忘了这辈子,俺可不要!

别急,俺马上就说到俺是怎么死的了!

俺杀光了那群摩尔人后,带着他们的尸体和俘虏到岸上,当地人冲我们一阵一阵欢呼,跟英雄回家一样,海军头子还给了我一个什么奇奇怪怪的勋章,然后主教就给我举行了受洗仪式,西尔维娅还把自己的十字架给了俺。

三天后,海军头子说我们毕竟是海上的人,应该有一个海上迎接的仪式,就调了片海,让我在海面上和迎亲的弟兄们一起,等着西尔维娅被她老爹驾船送过来,再一起去教堂。俺只要能娶到西尔维娅就行,管他什么规矩呢。

到了迎接西尔维娅的那天,俺就看着俺的新娘子慢慢朝俺靠近,太他妈的幸福了!

就在西尔维娅快上船的时候,岸上投石机朝我们扔来了无数石头,西尔维娅的船立刻就被打翻了,俺赶忙下水把她捞起来带到船上,让手下人一边反击一边赶紧开船,离岸边越远越好。

但那片海里的鲨鱼,被我们这边的血腥味引了过来,开始撞我们的船,我们把一些肉和尸体切碎了往远处扔,也没能把他们全部引开。

最后俺当然为了保住船上的西尔维娅就拿鱼叉和鲨鱼打起来,说真的,俺敢保证这世上没有比俺更能杀鲨鱼的人了,只是这帮混账实在猛了点。不管怎么的,俺也不能让鲨鱼吃了西尔维娅,俺最后就跳下水一边猛杀它们,一边往远了游,等所有鲨鱼都离西尔维娅远远了以后,俺就感觉身子一直一直在往下沉,一直沉。

在海里面看太阳光还真是挺美的,俺沉着沉着,竟然发现自己又慢慢浮了起来,然后一个站在水面上的人用钩子把俺从水里捞了出来,跟俺说,俺死了。


那个站在水面上的人是罗德里赫?基尔伯特问。

是啊, 俺那时还以为他是神仙呢。

后来你怎么找到西尔维娅的?

等啊,安东尼奥轻轻抚摸着镰刀的手柄说,西尔维娅足足又活了将近五十年才去世,厉害吧,她在俺去世后就去当了修女,一直跟上帝祈祷。提奥里希说,亏了她,不然没准俺还得下地狱,就再也遇不到她了。俺就等到西尔维娅去世的时候,在床前迎接她,她马上就同意要成为俺的镰刀,从此俺们就一直在一起啦。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