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海边假日(一)

  房间的门被猛地推开,又砰的一声关上。

  “您好,我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中尉!”进来的人向另一张床上的人按了下帽檐,把行李甩到空床上用手摸了摸床单,“还可以,就是潮了点。”

  “这可是海边啊,亲爱的客人,”身后的意大利人夸张地耸着肩膀,“没有大海的气息,谁还会来这里度假呢?太阳一出来就好了,这里的太阳是世界上最棒的!”

  基尔伯特点点头,“行,我就租这间,三天后退房,先付后付?”

  “你知道,现在是旺季,一个房间很难得,所以……”意大利人露出为难的微笑。

  “行行行,”基尔伯特掏出钱包,这时一直躺在另一张床上的人走过来。

  “我租的时候说好了是单人间,”那人紧盯着服务生用标准的意大利语说,“我付的也是单人间的钱,这是怎么回事?”

  “可我们总不能让远道而来的客人睡大街啊……”服务生着急地手舞足蹈,“就三天,三天后这个房间就完完全全属于您了,就三天……”

  “怎么回事?”基尔伯特拿钞票敲了敲服务生的肩膀,“还收不收钱了?”

  “您可以换个房间住吗?”那人又用德语问道,基尔伯特回头看着服务生。

  “都住满了,”服务生赶忙收下钱塞进口袋,“这几天来了一大批游客,海滩上全都是人,您知道的。”

  “他可以和别人一起住。”

  “只剩下一对夫妻和两位女士的房间有空位了,”意大利人摊着手摇摇头,“这可不好办啊。”

  “那,替我转告你们经理,他住的这三天我只会付一半房租。”说完,他把试图再解释一下的服务生礼貌地请到门外,轻轻关上门。

  “放心,我没病,”基尔伯特拉开窗帘,深吸了几口海边的空气,“军队里轮到我放假,就出来逛逛,本大爷身体好着呢。”

  “我只是不习惯和别人住一起,”那人躺回床上,拿起一本书翻着。

  “那您结婚后怎么办?”基尔伯特嘻笑着问,“和过去那些老贵族们一样分房睡?”

  “也没什么不好的。”那人漫不经心地说。

  基尔伯特打开床上的行李,把个人用品整齐地摆好,“嘿,怎么称呼您?”他坐在床边换上拖鞋问。

  “罗德里赫·冯·埃德尔斯坦。”那人从书背后抬起头,冲他勉强笑了笑。

  “哟,果然是贵族,难怪事儿多,”基尔伯特解下外套,在床上叠放好,打开浴室门,“您要用浴室吗?不用的话我先冲个澡。”

  “您去吧。”

  基尔伯特关上浴室门的时候,感觉罗德里赫在背后盯着他,他一回头又一切如故,错觉吧,他安慰自己。

  
  等他洗好出来时,罗德里赫的床上只留着一本书和一条随意折起来的毯子,他在身上抹了点油,换上泳裤按照导游图的指示来到海边。他脱下凉鞋,双脚在不断滑落的沙子里舒展着,浪花一阵阵地拍打着他的脚踝,他一脚深一脚浅地向前走着,海面没过膝盖,再到大腿,再到腰部以上,他一头扎了进去,等到空气全部用完再猛地露出头来,他抹了抹脸,视线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一瞬间,他好像又感受到那个房间里的家伙在盯着他看,他四下望去,却找不到视线的来源。

  基尔伯特畅快地在海里游了两个多钟头,上岸后一边甩着身上的水一边找抱着泡沫箱卖汽水的小贩,海面上的风把沙滩上的遮阳伞吹得东倒西歪,一个肤色和整个海滩格格不入的身影醒目地躺在一杯冰镇苏打水旁边,基尔伯特的双脚便不听指挥地凑了过去。
  

  “嘿,是你!”

  苏打水旁边的人懒洋洋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您游泳回来了?”

  “嗯,吞了几口海水,渴死老子了!你知道哪有卖汽水的吗?”基尔伯特捡起旁边躺椅上的浴巾擦着身上的水渍和沙子,很欣慰地发现自己原本白得吓人的肤色开始泛出健康的红色。

  “卖汽水的刚走,按意大利人的性子,大概要再过一个小时才会来。”

  “等他回来我早干成一条咸鱼了。”

  罗德里赫轻叹了口气,瞄了眼那杯水,“您要是不介意的话……”

  “完全不介意!”基尔伯特把杯子里的水仰头一饮而尽,嘴里咯啦咯啦地嚼着杯底的冰块,“哎,都来海边了,干嘛不下去游游?”

  “我是来休养的,保持体力才是关键。”罗德里赫又躺了下来,把身上的浴巾一直盖到脖子。

  “不把自己晒黑一点不是白来了吗?”基尔伯特用手捏了下罗德里赫的脸,“你这皮肤也太娇嫩了,像个女人似的。”

  罗德里赫侧过头躲开基尔伯特的指腹,“我当然不会像你们这些军人一样健壮,反正谁也不会指望我们去保家卫国。”

  “锻炼一下对自己身体也好嘛,我爷爷活到九十岁还硬朗着呢!”基尔伯特从浴巾下面抓着罗德里赫的手腕翻过来看,“你这胳膊一看就是除了钢笔什么都握不住的,多游泳可以很快就把肌肉练出来。”

  “谢谢提醒,”罗德里赫缩回手,“不过我对肌肉没兴趣。”

  “真的假的?哎,我总觉得你在看我,是我错觉吗?”

  “您的错觉真可怕……”罗德里赫作出要闭目养神的姿势。

  “嘿,别睡,”基尔伯特坐在躺椅边侧,胳膊肘撑在在罗德里赫胸前,另一只手戳着他的脸颊,“再陪我聊会儿。”

  “您家里人有没有提醒过您这样很失礼?”罗德里赫皱着眉头捉住那只手把它扔了下去。

  “你说话为什么一直都不看着我?”基尔伯特干脆趴上去从下方直直地盯着罗德里赫,“这也是你们贵族礼节吗?”

  罗德里赫眼神游离着躲避那道目光,轻轻推开身上的家伙,“别闹,正经点。”

  “你怎么老是那么严肃?”基尔伯特笑嘻嘻地捏住罗德里赫的下巴晃了晃,“度假嘛,开心些!”

  “我说了别闹!”罗德里赫提高了声调,用力甩开基尔伯特的胳膊,旁边昏昏欲睡的游客顿时来了精神,纷纷伸长了脖子往这边看,两人一时有些尴尬。

  “抱歉,”罗德里赫冷静些后低声说,“我先回屋去了,您在这里继续玩会儿吧。”他起身轻轻按了下基尔伯特的手臂,抱着浴巾迅速离开这片海滩。

  基尔伯特回味着刚才指尖划过臂膀那种有些酥痒的触感,他摸了摸刚才罗德里赫碰过的地方,这家伙,手心温度可真高啊。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