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海边假日(二)

  直到日薄西山,基尔伯特才慢吞吞地回到房间,一进门就看到罗德里赫打扮得像是要去约会一样正式,手里还拿着一副眼镜,正用鹿皮布仔细擦着。

  “你要出门?”

  “就去楼下,吃晚饭。”罗德里赫戴上眼镜,冲着镜子理了理自己的袖口。

  “和人约了吗?”基尔伯特站到浴缸里,把脱下的衣物一件件挂到钩子上,“哪位姑娘?在这里认识的?”

  “就我自己,”罗德里赫叹了口气,“或许在您看来吃晚饭穿得正式很可笑,不过在我们家,这是规矩,也是多年养成的习惯。”

  “嗯嗯,我懂,”基尔伯特的声音在淋浴的水声下有些模糊,“你们都和客厅里的瓷瓶一样,摆出来好看,就是不能碰。”

  “下午的事我向您道歉,不过……”

  “不过我还是要说,”基尔伯特从帘子后面伸出头来,“你这副装扮比你在沙滩上至少老十岁。”说完做了个鬼脸又缩了回去,罗德里赫还想说点什么,这家伙已经唱起歌来,军号般的嗓音彻底断了他最后一丝念想。

  
  基尔伯特去餐厅时穿的依旧是军装,倒不是完全因为他想显摆自己的军人风范,他打心底里就喜欢这些军装,套在制服里让他自我感觉都高了几公分。他故作矜持地向几个朝他看的女士点头示意,这时,直觉悄悄提醒他罗德里赫就在附近。

  果然,那个家伙正形单影只地坐在靠窗的桌子边,看报纸的姿势不禁让基尔伯特想起他九十高龄的爷爷。

  “你吃好了?”他坐到对面问。

  “还没到点菜的时候呢。”罗德里赫继续埋头看报纸,眼睛都没有抬一下。

  “那你这么早出来就坐这里看报纸?”

  “还有喝咖啡,这的咖啡味道不错。”

  “你真的不是为了躲着我吗?”

  “我说过,”罗德里赫慢悠悠地翻过一页报纸,“我不习惯和陌生人共处一室。”

  “这我就不懂了,你这么漂亮为什么总是要一个人?”

  “先生,”罗德里赫放下报纸郑重地说,“您的语文老师没有教您形容一位男性不应该用那个词吗?”

  “哦,抱歉,”基尔伯特诚恳地道歉,“我不是说你现在的样子,你不穿衣服比现在漂亮多了。”

  罗德里赫又捡起桌上的报纸,“麻烦您去吧台那里点些东西喝吧,再过二十多分钟餐厅就可以点菜了。”

  “我就说你躲着我嘛,还嘴硬。”基尔伯特小声嘟囔了一句,也不知罗德里赫听见了没有。
  

  吃饭的时候,基尔伯特一边大嚼着盘里的意大利菜一边不住地伸长脖子去看窗外热闹非凡的卖艺晚会,在喧闹的杂戏表演中,一个肤色颇深的青年在独自陶醉地吹萨克斯风。

  “他在吹什么?”基尔伯特问。

  “应该是给恋人听的民谣吧。”

  “那他是在追呢,还是已经分手了?”

  罗德里赫仔细听了听,“我猜……应该是还在追求吧?”

  “想追的话就站出来说嘛,就在外面吹实在太耽误事了吧!”

  “如果都像您这样直白的话,这世上得省了多少伟大的爱情悲剧。”

  “要我说那些悲剧都是他们自己作的,看他们整天见面就支支吾吾,关键的那句话死都不说,真能把人急死!拜他们所赐,一个二十分钟就能演完剧活活拖到三个多小时。”

  “正是因为这样那样的束缚,爱情有了阻力才值得向往,遥不可及的事物总是最美好的。”

  “所以说你们事儿多,”基尔伯特拿餐巾抹了抹嘴,“我出去逛逛,你呢?”

  “我再坐一会儿。”

  “哦,那再见。”

  “好的,晚上见。”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