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海边假日(三)

  基尔伯特跟着那群流浪艺人们痛痛快快地闹到半夜才回来,房间里罗德里赫早已睡下,他轻手轻脚地脱下衣服,洗漱完毕后他的情绪还是有些亢奋,很想把罗德里赫拖起来跟他讲讲晚上的见闻,可是这家伙睡得太安静了,基尔伯特蹲在他床头轻轻捏起他的脸再松手弹回去,乐此不疲地重复这个动作,罗德里赫在睡梦中无力地想推开那只手,手指软绵绵地一根根勾在手腕上,基尔伯特停下动作,借着从窗口透进来的月光观察着这个与他完全不同世界的人,他饶有兴趣地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罗德里赫的手垂在他的手背上,是温热的。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自己的举动真是太傻了,于是缩回手钻到自己的床铺上,很快就睡了下去。
  

  第二天清晨,基尔伯特按照军队里的时刻表一分不差的醒来,他出门在市场附近买了个面包卷当早饭吃,还挑了一小瓶伏特加灌到军用水壶里带着喝,再晃晃悠悠地逛到空无一人的海滩上。早上的海浪颇有些凉意,基尔伯特看到海就心里直痒,想都没想就跳了进去。

  等到他再上岸的时候,沙滩上人已经多了起来,罗德里赫雷打不动地躺在椅子上看书,直到基尔伯特走到他面前才放下打了声招呼。

  “你从来都不下水吗?”基尔伯特喝了一小口伏特加,虽然味道比不上啤酒,但在运动后喝别有一番爽辣的刺激感。

  “等太阳再出来些,现在水温太低了。”

  “我昨天下午也没见你下水。”

  “下午温度太高了,会晒伤的。”

  基尔伯特不可理喻地看着罗德里赫,在他的印象里连自己患风湿的老祖母都没这么多讲究。

  罗德里赫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他放下书慢吞吞地从躺椅上起来,“等卖汽水的来了麻烦帮我要一杯苏打,多加一片柠檬,放四块冰。”

  “……”

  “钱先放在这里了,小费您看着给吧,我先走了。”

  “哦,”基尔伯特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你走吧,没事,这杯水我请。”

  罗德里赫本来想把对“这杯水”的要求再讲一遍,最后还是放弃了。

  他走后许久,基尔伯特还在琢磨这家伙为什么在只穿背心泳裤的情况下还给人一种穿了晚礼服的感觉。

  卖汽水的意大利人吹着口哨转到他面前时他一把拉住,他似乎记得罗德里赫还有什么要求但怎么也想不起来,就随便拿了杯汽水把小费往盘子里一扔。

  
  太阳开始当头时,罗德里赫迅速从水里躲到伞下,他把浴巾披在身上擦干身上的水渍。

  “多谢,下次我请。”罗德里赫收起桌上分文未动的钱,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然后他感觉像是有一包炸药在口腔里爆炸开来,前所未有的辛辣刺激着整个脑部神经,恍惚间一股医用酒精味提醒水内的不明成分。

  他尽其所能地压制住自己的反应,仍控制不住剧烈咳嗽起来,旁边基尔伯特一边憋笑一边道歉说自己刚才随手拿这杯子兑了点伏特加喝,这令罗德里赫更加恼火。

  “您真是太幼稚了!”他强压住发抖的声音说,酒劲很快涌了上来,他推开基尔伯特,自己跌跌撞撞地跑回房间一头倒在床上。

  
  罗德里赫迷迷糊糊爬起来时,天已经黑了,他勉强起身看了眼桌上的饭菜,皱着眉头又躺了回去。

  “你还打算接着睡吗?”基尔伯特从盘里用手拿了块三明治送进嘴里。

  “现在不想吃东西,”罗德里赫的声音从枕头里传来,闷闷的,“头疼。”

  “我也不知道你对伏特加反应那么大。”

  “没错,我的酒量是德意志民族的败类,您满意了吗?”

  “吃点阿司匹林吧,我包里有。”基尔伯特吮了吮手指上的酱汁,从柜子里翻出一小盒药片,和苏打水一起递了过去。

  “谢谢。”罗德里赫熟练地倒了把药在手心,仰头就着水喝下。

  “还生气吗?”基尔伯特坐在自己床上,眼巴巴地看着罗德里赫,“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没力气跟你计较那些,”罗德里赫趴在枕头上,眼睛依旧回避着基尔伯特,“反正你后天就走了。”

  “明天,”基尔伯特纠正道,“明晚的火车,我下午就要出发。”

  “嗯,走好。”


  罗德里赫翻身面朝着墙壁,基尔伯特看不到他的表情,过了一会儿,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和这个家伙在一起总有种莫名的、一触即发的气氛,连空气都吸得人烦躁起来。

  基尔伯特在房间里走了几圈便出门百无聊赖地逛着,外面的艺人表演还是那么热闹,但已经完全不像昨天那样吸引他,他犹如一个局外人一样漠不关心地看着游客们热情的喧闹。

  都怪这家伙,他想,本大爷好端端的一个假期都给毁了,就他妈半杯伏特加,至于吗!他要是来军队里,肯定一个月不到就被欺负得回家找妈妈去!基尔伯特冷不丁地想起自己在训练营时班上一个叫海因里希的小伙子,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总是水汪汪的,来训练营不到三个月,班上的人几乎都以各种名义睡过他。基尔伯特回忆起自己把那个长着小鹿眼睛的家伙压在身下时,本来只是想吓唬一下他,却在看到那家伙哆哆嗦嗦求饶时反而真的来了欲望。后来海因里希退伍后,大家分享起各自和他的经历,似乎很多都是被他那怯弱的样子更勾起心底的欲望……

  够了,基尔伯特闭上眼睛长舒了口气,自己思绪太乱了,回屋睡吧。
  
  屋里,罗德里赫又恢复了仰卧的姿势,睡得像个孩子一样安稳,基尔伯特摸了摸这家伙的脸颊,带着酒精蒸腾的温度吸引他俯下身,很自然地吻了上去。等他回过神来,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躺回自己床上,安然睡下。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