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海边假日人设、番外加巴伐利亚私设

  介于这车开得可能有些突然,这里放个人设好了。

  罗德里赫:个人家庭比较混乱,十四岁时因为战争失去父亲和姐姐的未婚夫,住在巴伐利亚的表叔替他打理家业,姐姐因为此生最爱的人已经死了,从那以后就对婚姻非常随意,过得开心就结婚,不开心就离婚,这让她弟弟和叔叔都有些头疼。他叔叔是单身贵族,绝对的享乐主义者,有个住在萨克森的老情人藕断丝连,家里的这个也没放过,发现侄子有“那方面”潜质后就积极开发,罗德里赫成年后逐渐插手家族事务,一度想脱离叔叔,经历过几次非常失败的感情经历后彻底放弃了,加上那年代对同性恋打击得非常严重,他也就不相信自己还能遇上所谓的爱情,只要发现有一丝动摇的念头就会用绝对清醒的理智扼杀住。目前生活的唯一乐趣就是以各种理由各种方式从他叔叔身上捞钱,看他肉疼的表情会有种莫名的痛快。
  
  基尔伯特:从小就很崇拜当军人的父亲,因此一有机会就加入军队,在部队时跟着一个有法国血统的家伙学了不少撩妹技能,不过很少成功,感官刺激对他来说是个永不停歇的追逐,对爱情和一夜情有自己一套泾渭分明的理论,认为两者并不冲突:爱情追求持久和神圣的婚姻关系,一夜情则是激情迸发的烟火,散过即逝。对他来说一个成功的一夜情就像一位将军攻克了一座城池一样,而难度越大攻克后成就感越高。目前只和两个男性有过肉体关系,巧的是两个都是奥地利人,不过想找的长期伴侣依旧是女性。和罗德里赫分开后一年多,他某次去维也纳打听到了埃德尔斯坦家住处,出于好奇和一些说不清的原因,想顺便拜访一下,罗德里赫的姐姐接待了他,半年后他们就决定结婚了,这场被所有人都不看好的婚姻倒是意外得维持了很长时间,成为一家人后,和罗德里赫刚开始有些尴尬,后来也成为不错的朋友,两个人相互吐槽各自伴侣,也算是其乐融融。
  
番外:
  
  
  “维蕾娜挑人的品味真是越来越令我刮目相看:从法国酒庄老板一路嫁到普鲁士上尉,再下次是不是就要嫁给冰岛土著了?”
  “叔叔,麻烦您在人家婚礼上就留点口德吧。”
  “我赌一匹马这小子肯定撑不过两年。”
  “唔,那我想要您那匹奶油色的矮脚马。”
  “切,你对这个新郎了解多少?这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靠谱的鸟。”
  “呃,有过一次深入了解……我认为两年他怎么也能撑下来的。”
  “你小子!作弊!刚才的赌约不算数!”
  “是您主动提出来的,我可没说我不认识他。”
  “得得得,你算是翅膀硬了,连叔叔都敢算计。”
  “我是真心希望维蕾娜这次能多撑几年,她再结几次婚我家老底都要赔光了。”
  “你急什么?你又不结婚,省下的家底还不都得留给那群别人家的兔崽子们?”
  “您怎么这么确定我不会结婚?信不信我明年就给冯·埃德尔斯坦家添一个继承人?”
  “呵呵,那你信不信叔叔我今年就可以给你们冯·埃德尔斯坦家添一个争夺家产的好对手?到时候你们家的那些小少爷们就抱着家里的欠条哭去吧。”
  “……那看来我势必是要把我这位表弟扼杀在源头了。”
  “明白就好,你家里除了那个满欧洲嫁人,回家就来要嫁妆的姐姐以外,还不是叔叔最疼你。”
  “那能不能顺便把您新买的车借我开几天……”
  “想都别想!”


随手附一个巴伐利亚私设

  姓名:马库斯·维特尔斯
  身高:181.3(如果尺子精确度再高一点就是傲人的181.36)
  年龄:37
  外貌:身材中等匀称,因为啤酒喝多了有些微小肚子,半长深金发扎在脑后,深蓝瞳色
  爱好:骑马,啤酒,香肠
  性格:自从没落后就热衷于走自然浪漫主义路线,不过出门还是会开着自家产的宝马到慕尼黑街上晃悠,但开车技术经常被路德吐槽“大哥您还是骑马比较安全”,尤其是赶上啤酒节和球赛的时候,路德还要带着萨/克/森一起把他捞回家。喜欢摆摆老大哥的架子,热衷于吐槽路德是“现在的德国年轻人啊……”并坚信路德是被基尔伯特带歪的,“都是普/鲁/士的错”。无聊了还会随便跨境跑到奥/地/利那里像两个老人家一样一起吐槽现在的局势,路德领他回来时忍不住问“大哥你到底是哪家的”,“啤酒喝多了偶尔也需要换换口味”他回答,“奥地利家喝的不还是啤酒吗?” “非也,我这是一种文学比喻。” “……”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