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非人类日记(一)

  年轻的吸血鬼罗德里赫98岁生日这天收到他住在巴伐利亚森林里的叔叔寄来的一份礼物,打开来是条狗。

  狗爪子下按着封信,罗德里赫揭开印着家族纹章的火漆,读着上面冗长的宫廷书信体,内容翻译成白话文大致如下:
  叔叔我最近遇到一位自称王道士的千年老妖,和他相谈甚欢,他还替你算了一个叫八字的东西,说按照他们东方的算法,你马上就要一百岁了,他说命中有凶兆,所以叔叔我当即拍板从他手里买下一条纯种的镇宅辟邪白犬,他说纯白的兽类都是天上降下来的可遇不可求,更何况这个白犬还有神狼血统。叔叔活了这么大岁数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好东西,不用太感谢我,叔叔一向英明神武,养好了记得带回来遛遛。
 

  罗德里赫看了看信,又看了看狗,很生气:且不论凭空多加的那两岁是怎么算出来的,送礼物竟然要用快递!下次岂不是连写信都要发电子邮件?!吸血鬼家族千百年来引以为豪的古老传统呢?!
  
  他立刻摊开纸开始着手写一封更长的信去谴责这种过份时髦的行为。在他写信的三个小时里,狗早已从盒子里跳出来,在整个古堡里舒展好筋骨,解决好各种生理问题,在小池塘边欣赏好自己的倩影,再从花园兜一圈回来,罗德里赫还在写。

  它抬爪拍了拍罗德里赫的腿,表示它饿了,罗德里赫恍然大悟:“对啊,他还没告诉我这家伙叫什么。”他起身在书橱中翻出一本厚厚的画册捧到狗面前。

  “喜欢谁,就叫一声。”他把画册一页页翻开,从宙斯开始到希特勒结束,狗绝望地看着他,翻到弗雷德里希大帝的时候,它崩溃地呜咽了起来。

  “嗯,弗雷德里希,好名字,”罗德里赫合上书,拍拍狗脸,“叫弗利茨怎么样?亲切些。”

  狗懒得理他,直奔厨房打开冰箱叼出里面的牛排撕开包装啃了起来。

  “果然是神犬,还算有诚意。”罗德里赫看到这狗完全不需要自己操心,气消了一半,决定回到书桌上在写好的信后面再添上两句委婉的感谢。

  弗利茨吃好后就安静地趴在壁炉边的土耳其地毯上闭目养神,罗德里赫写完信后按上火漆转头看到地上的狗,鬼使神差地,把信塞到狗嘴里,“替我把信寄出去,邮筒出门左拐穿过迷宫树林再沿着洋槐树街走到底右转,再继续直走到十字路口左转。”弗利茨猩红的双眼瞪着他好一会儿,最后似乎是叹了口气,叼起信,用爪子打开前门出去了。

  从那以后,罗德里赫乐此不疲地使唤弗利茨,小到买日用品,大到捕猎,弗利茨就像个忠实的士兵一般一丝不苟地执行一切大小事务,如果不是因为怕狗毛会落到锅里,罗德里赫很有点想法让弗利茨学会煎牛排和煮咖啡,当然,饭后刷盘子的活还是归狗的。

  于是每天罗德里赫的日常就是看看书,写写信,等弗利茨叼回附近山上的野味就切好一人一盘。刚开始他是把肉随手撕下来点扔给弗利茨,后来突发奇想地觉得自己坐着狗蹲着不太好,就把盘子摆到桌面上,给弗利茨系上餐巾,对着吃,吃完盘子一推,狗就叼着盘子到厨房,站在小凳子上洗干净,晾好。

  哦,忘记说了,罗德里赫虽然在礼节方面是个连他五百岁的叔叔都受不了的保守派,日常生活中他还是会经常来点创意调剂一下的。这个礼物实在太合他心意,破天荒地,他向远在不列颠岛上的巫师朋友发出邀请函,请他来喝喝茶。
  

  “最近生意怎么样?”罗德里赫端起弗利茨踩着小碎步头顶过来的咖啡抿了一口。

  “生意难做啊,”亚瑟松了松领带,从弗利茨头顶的托盘上舀了勺糖,“主要还是缺帮手,案子倒是挺多,可惜忙不过来,交给那帮小鬼总是搞砸,唉。”

  “你一个巫师去做驱魔人的工作,小鬼们肯好好帮你才怪呢。”

  “话说的,我要是有你家这样的产业,我也会天天躺在家里使唤小鬼们伺候我了。”

  弗利茨用双爪把托盘放到茶几上摆好,笔挺地蹲在一边。

  “哎,”亚瑟上下端详着弗利茨,“你有没有觉得,这货不像狗啊?”

  “谁知道呢,可能中华神犬就长这样吧。”

  亚瑟一口茶喷出来,“中华?”

  “我叔叔说弗利茨是一个中国的千年老妖道士卖给他的,应该是中国狗吧?”

  “听得懂德语的中国狗?”

  “……神犬嘛。”

  “麻烦你给我醒醒啊,能不能不要那么迷信!”

  弗利茨这时坐在一边双爪交叉搭在胸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你看你看,”亚瑟指着弗利茨,“你见过狗是这个样子的吗?”他蹲下来在狗身上仔细检查了一番,“或许他是被变成这个样子的……等我拿工具画好魔法阵再看看它身上有没有封印。”

  “别动它,”罗德里赫搂过弗利茨用手指顺着它的毛,“那道士警告说不能动,他好不容易从天上逮下来的,你把封印解开它上天了怎么办?”

  亚瑟清晰地看到弗利茨翻了个白眼。

  “……我说,你怎么知道那个中国道士活了一千岁?”

  “我叔叔说他看起来特别年轻,不是高人的话,活了一千岁会那么年轻吗?”

  “……所以我他妈问的是,你怎么知道他活了一千岁?!”

  此时,弗利茨已经深深地低下了头,眼中似乎有泪。

  “那你说……”罗德里赫困惑地把胳膊肘撑在弗利茨头上,“他会是什么呢?”

  “呃……比如说……狼人?”

  “不可能!狼人那么丑!”

  “你见过狼人?”

  “在《哈利·波特》上看过……”

  “闭嘴。”
  
  尽管嘴上死不承认,亚瑟走后,罗德里赫还是忍不住想验证一下。他从动物频道上看到过说,月圆之夜狼会跟随同伴的叫声发出嚎叫,于是他暗中录了一盘狼叫,趁着月亮滚圆的晚上循环往复地放给弗利茨听。

  弗利茨安静地听了一个小时,起身走到录音机面前一巴掌拍碎了它。

  说明它还不是狼嘛,罗德里赫欣慰地想,顶多是个哈士奇。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