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非人类日记(二)

  对于罗德里赫这种生活规律得像上了发条一样的家伙来说,时间是完全没有什么概念可言的,开发弗利茨的各种技能就成了他唯一的生活调剂。

  比如有一天他把弗利茨带到藏书室让它选点本书看,弗利茨认真地巡视了一遍,选了一本中世纪的魔法书,坐在圈椅上看了起来,魔法书看累了就再挑一本哲学书或历史书看。

  多读书是件好事,罗德里赫欣慰地想,并把这件事记下来写信告诉亚瑟。

  比如他试图教弗利茨弹钢琴,被强烈拒绝后,偶然间发现它走路时竟然可以踩着节拍,尤其是弹类似于《弗雷德里希二世练兵曲》一类的军乐时,弗利茨昂首挺胸的步伐让罗德里赫忍不住想给它鼓个掌。

  当然,这事他也告诉了亚瑟。

  再比如他有一天搂着弗利茨时,突然很想尝尝它血的味道,就捧起它的爪子咬了一口,弗利茨暴跳如雷,之后看到他就吼,罗德里赫哄了它足足一个月它才不情愿地勉强躺到他怀里。

  这件事有点丢人,罗德里赫自然是没有告诉亚瑟的。
  
  亚瑟的回信很微妙:老子把祖先的荣誉押上赌这货是狼人,输了你来给我作小弟。

  这样的言辞大大刺伤了罗德里赫的自尊心:这个比自己小了有七十岁的巫师竟然会有要收他作小弟的想法,真是太放肆了。

  于是他同意亚瑟解开弗利茨身上的封印。

  然后他就看到了从魔法阵里站起来的人。

  “我靠,”那人仰天长叹了一口气,“本大爷终于他妈能说话了……”

  “弗利茨呢?”罗德里赫着急地问。

  “去你奶奶的弗利茨,本大爷是贝什米特家的基尔伯特。”

  “我才懒得管您是谁,我问我那条哈士奇去哪了?”

  亚瑟别过头,深深地扶了下额。

  “那是狼,白痴,”基尔伯特说完一脸痛快的表情,“罗德里赫,你真是我见过最二的吸血鬼没有之一。”

  “您这话语法有问题……”

  “闭嘴!”亚瑟和基尔伯特异口同声地说。

  “……那能请您再变回弗利茨吗?”罗德里赫皱着眉头,“我觉得跟您比起来,弗利茨美好多了。”

  “你竟然能忍住一直没吃了他真是奇迹。”亚瑟对基尔伯特说。

  “我他妈一直在担心这家伙会吃了我……他家壁炉上就挂着张狼皮,我每天看着那玩意压力很大的好么!”

  “那是我叔叔送给我的,他养的狗死了就把皮送给我留个纪念。”

  “……我是不是不应该问肉去哪了?”亚瑟小声嘀咕着。

  “吃了吧?也有可能因为味道太差就扔了。”罗德里赫坦然地说。

  靠,刚才忘了这老不死的耳朵尖了,亚瑟心里暗骂,眼看着基尔伯特的脸色越来越不对,他赶忙岔开话题。

  “对了,愿赌服输,以后你们就跟我一起驱魔……”

  “关我屁事!”基尔伯特强烈抗议。

  “你是我的,我是他的,没办法。”罗德里赫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总结的非常好,这是我目前为止听到你说过的最感人的话,”亚瑟转脸冲着基尔伯特换上一副黑巫师的标准表情,“我能让你变回人形也能让你变回去……到时候……”

  “你就成奥地利神犬了。”

  “……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们都吃了的……笑什么笑,”基尔伯特朝罗德里赫呲了下虎牙,“第一个先吃的就是你!”

  “说到吃,这里唯一的人类是他呀……”罗德里赫一脸无辜地指着亚瑟。

  “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先把他分了吃?”

  “去去去!”亚瑟不耐烦地挥舞着魔法棒,“晚饭我早就做好了,在餐厅里你们快点滚去吃吧!”

  “……这附近有山吗?”罗德里赫一把拉住要上楼吃饭的基尔伯特。

  “要走两英里才能看到……”

  “那就好,不算远,”罗德里赫松了口气,“我们走吧。”

  “为什么……”

  “吃完英国巫师做的晚餐你会后悔生出来的。”

  “……”
  
  然而家里多了两个所谓的帮手并没有让亚瑟轻松多少,相反,他每天忙得焦头烂额地回家就看到沙发上两个家伙一手叉着香肠一手捧着酒杯在看电视,罗德里赫有时候还习惯性地去顺顺基尔伯特的头发,被他一巴掌拍回去。

  “喂,巫师,你认识哈利·波特吗?”基尔伯特灌了口啤酒。

  “……我还打败过伏地魔呢。”

  “真的吗,怎么以前都没听你说过?”罗德里赫抿了口啤酒。


  “你们他妈给老子干活啊!当香肠啤酒不要钱吗!现在物价这么贵,不干活你们就等着饿死吧!”

  “不会的。”罗德里赫淡定地说。

  “大不了最后把你吃了,也能顶一顿。”基尔伯特淡定地说。

  “……”亚瑟挤到两人中间狠狠咬下一口香肠,“我告诉你基尔伯特,我是已经查出来你家人现在在哪个山头上蹲着呢,想回家就给我干活!”

  “……你以为我像你旁边那个吸血鬼一样好骗吗?”

  “我劝你最好抓紧,你也知道狼人的行踪可是很难抓到的,或许下个月他们就跑到另一个鬼地方,再什么时候能打听到消息可就难说了……”

  “有什么工作快说!”

  亚瑟慢吞吞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念道:“请帮我把门前教堂里的那个神父解决了,无头骑士。”

  “什么意思?一个妖精竟然打神父的主意,太过分了!”罗德里赫气愤地说。

  基尔伯特看着他,“别告诉我你这个吸血鬼还信教。”

  “而且是天主教,就差每个星期去教堂做礼拜了,”亚瑟补充道,“贵族家的教育着实令人刮目相看。”

  基尔伯特挑起罗德里赫脖子上的链子,上面挂着一个精致的小十字架。

  “……我还是自己去吧。”

  “你要帮一个妖精去杀神父?”

  “……我只是去和神父好好谈谈。”

  “哦,那回来帮我带只兔子。”

  “两只!”亚瑟连忙咽下香肠在背后喊了句,基尔伯特爽快地回头朝他俩比了个中指。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