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非人类日记(三)

基尔伯特回来时胳膊里夹着个酒桶,进屋后扔给罗德里赫,“够你喝一个月的了。”

  “肉呢?!”亚瑟咆哮。

  “都被我吃了,你可以跟那个吸血鬼蹭点饮料喝。”

  “来尝尝?这血味道还不错,估计是O型的。”罗德里赫斟了一杯递给亚瑟,被嫌弃地推开。

  “攒了这么多O型血的兔子,真不容易啊。”

  “弗……基尔伯特一向做什么都很厉害。”

  “谢谢夸奖。”

  “罗德里赫你敢不敢动一动你那老年痴呆的脑子,这一桶血要不是那个牧师的我跟你姓!”

  “那你准备好姓埃德尔斯坦吧,”基尔伯特起了瓶啤酒,“这血是那妖精家里的存货。”

  “我靠?!这无头骑士的报酬就是一桶血?”

  “他没给报酬,我自己拿的。”

  “别开玩笑了,那妖精从我爷爷那辈就认识他,除非脑袋搬家,否则在他家顺走一只苍蝇都不可能。”

  “等下,”罗德里赫插嘴,“他本来脑袋就不在身上,否则就不叫……”

  “这是幽默,德国佬!”

  “也就是你们英国才有长得这么不严谨的妖精!你知道么,我他妈坐在他面前都不知道该看哪儿,本来应该是脸的地方啥都没有,胳肢窝里倒夹着一张脸……简直不能忍!”

  “你丫一个狼人瞎学什么强迫症?!”

  “可是这的确很为难,”罗德里赫兴致勃勃地解释,“按礼节,我们说话时应该直视一个人的脸表示尊敬;可礼节上又要求,我们不能紧盯着一个身体残缺的人残缺的部分,这真的很矛盾……”

  基尔伯特连忙点头,“差不多就是这样。”

  “……”亚瑟觉得有些一口气上不来,“我要问什么来着……对了,那最后你把他怎么了?”

  “说来话长,他要求太多,基本上要让他满意我得把整个教堂给拆了,而且就算拆了教堂,教会还可能再建一个教堂,这单生意我他妈得干到什么时候?!”

  “而且还只会给一单生意的钱。”

  “……你就直说你把他怎么的了吧。”

  “所以我算来算去,还是把他吃了划算。”

  “还能免费领一桶血,干的漂亮。”

  “必须的,本大爷做事一向干脆利落。”

  亚瑟深深地、长长地吸了口气,再闭上眼缓缓吐出,“冷静点。”

  “放心,我们一直都很冷静。”罗德里赫已经准备好零食,靠着基尔伯特开始看晚间肥皂剧。

  “看出来了我说的是我自己你俩都给我闭嘴……”

  “他说的是什么?”基尔伯特问。

  “英语。”罗德里赫说。

  “……哦。”

  “要我翻译吗?”

  “不用。”

  “他说让我们不要说话。”

  “……”基尔伯特用余光瞄了眼亚瑟的脸色,“我觉得他可能更希望我们两个消失。”

  “如果不是他三番五次请我来的,谁稀罕到这种地方?”

  “嘿,他过来了!”

  亚瑟颇有气势地叉着腰站在他们面前。

  “……你挡到电视了。”

  “你说的,谁稀罕来这是吧?!”

  基尔伯特看着亚瑟的表情跟罗德里赫耳语:“我记得我老妈当年给我讲狼外婆的故事时就是这个表情。”

  “你们狼人小时候也听《大灰狼与小红帽》?”罗德里赫惊讶地问。

  “废话,这故事很有教育意义的,告诉我们从小就要离猎人远远的,而且千万不要被女人迷惑双眼。”

  “……啊,原来还有这层意思,受教了。”

  “那你们为什么要听这个?”

  “当然是为了……”

  “你们两个说完了吗?!”亚瑟咆哮。

  “为了跟狼学习让人类上钩并且吸取狼的教训不要被猎人抓到,说完了。”

  “看来猎人是我们共同的敌人,说完了。”

  “那就听我说!从现在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跑路!明天一早乘早班游轮去法国,再……”

  “早上我们要睡觉……”

  “闭嘴!听我说!”

  “喂,我们为什么要跑?”

  “因为你这二哈把一个无头骑士给咬死了!现在估计整个爱尔兰的无头骑士都会骑着马来找我们!谢谢!”

  “那我们去法国住在哪里?”

  “弗朗西斯会来码头接我们。”

  “弗朗西斯是谁?”

  “德·波诺弗瓦家的。”亚瑟看着他们阴沉沉地笑了一声。

  “天……”罗德里赫发出一声哀叹。

  “那谁?”

  “他们自称是圣骑士的后代,口号是驱逐黑暗……”

  “猎人?!”

  “放心,我跟他讲过你们是我的人,只要你们听话。”

  “……咳,”基尔伯特咳嗽一声,“我去……收拾东西。”

  “……我去睡觉,不给你们添乱了。”

  “明早你不起来我就把你连着棺材一起烧了听到没?”

  “你不用这么大声我也能听到的……”

  “闭嘴!晚安!”

  “……Good night 。”
  
  
  

PS:估计连着看我lof的都会有点精分😂一天填了两个差了十万八千里的坑简直……可是发了糖就有心情发刀子,发完刀子又想来点糖治愈一下……好纠结啊ᕕ(ᐛ)ᕗ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