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法英】非人类日记(四)


  法国的早上阳光明媚,前来迎接的德·波诺弗瓦先生金灿灿的头发在阳光下似乎散发着神圣的光芒。

  车后座上,罗德里赫把自己的感觉跟基尔伯特说了后,狼人同情地拍拍吸血鬼的肩膀,“没关系,以你白天的视力,能认出来那是个人已经很不容易了。”

  “……也可能是电视剧看太多,散光的度数又加深了。”

  “想想你在山洞里一片片倒挂着的同类,我在书上看到说他们的眼睛就跟摆设一样,你戴个眼镜就能出门已经很先进了。”

  “别说了,我想想倒立就好晕……”

  “嘿,别睡!他俩说啥?”

  “他们在互相慰问,亚瑟问弗朗西斯最近泡了多少妹子,呃弗朗西斯在说他最近又学了些新招数可以晚上和亚瑟一起练习一下。”

  “卧槽这俩猎人和巫师打算练什么招?!不会又把我变成狼吧?”

  “笨啊,他俩明显就是打算晚上……那个流行词叫什么?『约炮』的。”

  “……本大爷竟然有一天被你嫌弃了智商。”

  “天哪,他们两个聊这种话题还能安心开车吗?”

  “他们聊到哪儿了?”

  亚瑟黑着脸转过头,“我们正聊到怎么把你做成标本放在博物馆里泡着!还有你,耳朵灵了不起吗?!”

  “下次说话小声点,”罗德里赫趴在基尔伯特耳边说,“放心,他们听不到我们的。”

  “……罗德里赫,你知不知道你当着我的面跟他说悄悄话很过分啊!”

  “你不是听不到么……”

  “我他妈能看到!”

  “算了,我们还是先把他们两个安置好吧,”弗朗西斯拍拍亚瑟的肩膀让他转过来,“还有五分钟就到博物馆了。”

  “什么博物馆?!”基尔伯特警觉地问。

  “到了你们就知道了。”

  
  罗德里赫下车后对着那栋古怪建筑的牌子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奇妙生物博物馆』是什么意思?”

  “我小时候去过,”基尔伯特插嘴,“里面都是什么鸟那么大的虫子啊,八条腿的猪啊,三个头的鸡之类的,看着就没食欲。”

  “里面是我们族人世代收集的一些猎物标本,”弗朗西斯走上前,把门上“罢工歇业”的牌子扔到一边,“以后你们两个就负责这里,白天收门票,如果损坏物品,三倍赔偿或者……以物赔物。”

  亚瑟很配合地在一旁用中指朝他俩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有工资吗?”

  “包吃包住,”弗朗西斯爽朗地微笑着,“有问题吗?”

  “我们住哪里?”罗德里赫问。

  “这里面有七十多个房间,你们随便住。”

  
  基尔伯特和罗德里赫走进去才知道七十多个房间是什么概念:平均每个房间有十几个妖精的尸体或化石,柜子里还藏着一些零零碎碎的妖精肢体部件以及各种狩猎妖精的工具。

  “这他妈简直就是恐怖电影的场景……”基尔伯特忧伤地看着墙上关于狼人日常习性的介绍以及两边玻璃柜中一男一女的狼人标本。

  “还是量身为我们订做的独立电影……”罗德里赫忧伤地在看被木椎穿透心脏钉在天花板上的吸血鬼干尸以及旁边附上的捕猎吸血鬼步骤说明和传说故事。

  “天杀的,那帮圣骑士竟然屠了我们一博物馆的同类!”
  “我可不想承认我跟他们是同类,这种审美缺失的妖精我宁愿他们灭绝,”罗德里赫指着不远处福尔马林缸里泡着的尖耳朵大鼻子侏儒,“不过他们能想出让我们卖门门票吸引人类参观这些柜子里的同类尸体,倒是挺幽默的……”

  “幽默个屁!赶紧跑吧!我可不想被立在柜子里旁边贴一张说明书!”

  “不用担心,亚瑟说只要我们安心工作他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

  “……罗德里赫,你是不是没吃过巫师的亏?还是说你就算吃亏了自己也没发现?!”

  “我觉得大部分巫师们除了没教养以外都挺好的……你被巫师欺负过吗?”

  “准确来说是黑魔法师……我老爸老妈一直告诫我要小心猎人,不要离群,可没告诉我那帮俄国黑魔法师更操蛋!他们一边跟大人们做生意,一边抓小孩,他们走了之后大家才发现孩子没了……”

  “同情你,我都想不到你是小孩子时被……”

  “我本来就不是!他们说我弟弟被抓走了,我就离开林子去找他然后……”

  “你弟弟被救回来了吗?”

  “我弟弟就没被抓走,我跑出林子才想起来他前一天晚上跟我说他住在隔壁山头的朋友家了。”

  “……我现在比较同情你弟弟。”

  “这他妈都是血的教训好不好!会魔法的没一个好东西!”

  “……当务之急是找找看有没有能住的地方,七十多个房间呢,总不会都是这种风格的吧……”

  
  与此同时,在波诺弗瓦家,弗朗西斯正心情大好地晃着红酒杯,“小亚瑟你真是天才,只要随便给点东西吃连工资都不用付就白捡了两个员工!”

  “而且纯德国血统,不会罢工。”

  “要是他俩跑了呢?”

  “那你连饭钱都省了。”

  “你说他们会不会闹革命推翻我们?”

  “你一家子是圣骑士还怕他们?”

  “亲爱的,圣骑士本来血统里就没多少法力,不然我们就没必要开发那么多狩猎工具了,就算有过那么点,等传到我们这代,基本上连会用那些乱七八糟工具的也没几个。”

  “家门不幸啊。”亚瑟幸灾乐祸地说。

  “主要还是因为这种旁门左道实在不赚钱,过去打死个狼人主教还会封赏,现在门口会有一群动物保护协会的来抗议。所以,有脑子的都不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鬼差事。”

  “谁说的?!总归还是有人需要驱魔……”

  “告诉我,你的顾客中有几个是人类?”弗朗西斯给亚瑟杯里又倒了点威士忌,“虽然你还自诩人类保护者,但你的朋友里除了我再找不到第二个人类了吧?而且就算是我,还顶着个圣骑士的头衔呢。”

  “照你这么说,我们巫师活该灭绝喽?”

  “灭绝不至于,”弗朗西斯摇摇手指,“只是可以作为业余爱好,不然你整天混在那些非人类里面,早晚也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其实你现在就已经很脱离人类社会了,像你那二十年没修过的眉毛、爷爷辈的老衬衫还有连牛津的书呆子们都不会穿的皮鞋……天哪小亚瑟,我都不忍心再说下去了。”

  “那就闭嘴!”

  “仔细考虑考虑吧,哥哥我也是为你好。”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