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法英】非人类日记(五)


  深夜,博物馆的房顶上,吸血鬼和狼人一左一右地看星星。

  “基尔伯特,你是什么星座?”

  “摩羯。”

  “难怪什么都会做……工作狂,挺好的。”

  “中学女生么你,还信这个?那全德国遍地都是摩羯座。”

  “中学女生和星座有什么关系?”

  “你没上过中学?……我好像问了句废话,你要是上中学可能这辈子都毕不了业。”

  “我们吸血鬼有自己的一套教学,注重的是家族传统的传承。”

  “我看博物馆的简介上讲,你们吸血鬼连孩子都生不出,哪来的家族?”

  “一般就是成年吸血鬼选一个继承人,每天喂他一点自己的血,过一段时间他身体适应了后就把他的血全部吸干,再让他喝许多自己的血,杀掉他,一天一夜后,他就成了吸血鬼。”

  “那继承人转化过程中不会留下心理阴影吗?”

  “成年吸血鬼有种迷惑的能力,可以让继承人忘掉过去的一切,等继承人也成了吸血鬼后,他就开始练习捕猎和迷惑之类的技能……”

  “你会催眠吗?”

  “不会。”

  “那你会捕猎吗?”

  “我叔叔会定期给我送猎物,不需要我做这个。”

  “……所以你其实未成年?”

  “嗯。”

  “那你是不是你那什么叔叔的继承人?”

  “当然是。”

  “……相信我,你叔叔肯定对你已经放弃了,他早就又养了几个小吸血鬼你不知道而已。”

  “不可能,他一直说我天赋秉异。”

  “你知道有种修辞手法叫讽刺吗?”

  “他说我是他见过的唯一一个能在阳光下行走的吸血鬼。”

  “……我以为你是靠了什么日光戒指。”

  “什么日光戒指?”

  “《吸血鬼日记》里的……算了,也就是说除了你以外别的吸血鬼还是怕阳光的?”

  “只是中欧一带都这样,《暮光之城》里说美国的吸血鬼也不怕阳光,所以或许我是从……”

  “……《暮光之城》里吸血鬼还能生孩子呢。”

  “或许我也能……”

  “说真的,你除了喝血以外,哪里像个吸血鬼?”

  “我有尖牙。”

  “我也有,一些没做牙齿矫正的小孩也有。”

  “我活了一百岁呢。”

  “你叔叔会迷惑人,让你忘了自己活了多大很轻松吧?”

  “我真的活了很长很长时间。”

  “时间相对论听过么,我在黑魔法师那里觉得至少过了半个世纪,结果出来后发现才五六年的功夫。”

  “我记得很清楚!从我最初住在古堡里到现在,当地主教已经换了十七任了。”

  “……”

  “你说……我要不是吸血鬼的话……我是什么?”

  “……明天去问亚瑟吧。”

  “今晚就去……”

  “你不是说他俩今晚会做某种练习吗?”

  “……那还是等明天吧。”

 
  弗朗西斯开门看到这两只时以为他们这么快就继承了当地的罢工传统,“嘿,第一天工作感觉怎么样?”

  “学到了很多知识,谢谢!”基尔伯特绕过他朝屋里喊,“喂!亚瑟!起床没?!”

  “一大早的狼嚎什么?!”亚瑟叼着牙刷冲出来。

  “来找你鉴定一下这家伙是什么品种。”基尔伯特把罗德里赫一巴掌推到前面去。

  “他说我不是吸血鬼。”

  “你不是吸血鬼你是什么玩意?!去去去,别耽误老子吃早饭!”

  “你见过能在日光下行走的吸血鬼吗?”

  “谁知道呢,或许信教的吸血鬼就能吧,哈利路亚。”

  弗朗西斯好奇地插嘴,“还有吸血鬼信教?那你点圣水的时候怎么办?”

  “我不怕圣水。”

  “十字架?”

  “他脖子上就戴着个十字架。”

  “……哇哦,那你有心跳吗?”

  “有,不过很慢。”

  “卧槽你他妈还有心跳?!”亚瑟差点把漱口水吞下去。

  “亚瑟,你听过那个故事没?曾经有群吸血鬼袭击了一个村庄的许多青年和孩子,他们被吸过血后并没有死,只是都吵着要喝血,村里其他人以为他们成了吸血鬼,就召集附近村子里的人把他们全部杀掉,再把他们都埋到一个坑里,结果两天后,当地所有村民都被咬死了,坑里反而空空如也。”

  “因为那些孩子都变成真正的吸血鬼了?”

  “没错~那些阴险的吸血鬼吸干了那群孩子的血后,还直接把自己的血喂给他们,结果造出了一群跟疯子一样乱咬的小吸血鬼。”

  “……这个故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亲爱的,如果现在我把你杀了的话,你就是真正的吸血鬼了~”

  “所以你现在是人不人鬼不鬼?”

  “……”

  “来,喝点红酒压压惊吧,”弗朗西斯递过去一个杯子,“你可能是中世纪以来唯一一个跟我们家族人一起喝酒的吸血鬼。”

  “有啤酒吗?本大爷也渴了。”

  “天哪……哥哥我真想记下这一刻:圣骑士、巫师和狼人、吸血鬼一起举杯共饮……”弗朗西斯朝墙上那些头顶光圈的骑士祖先画像举了举杯,“祝健康~”

  “对了,你说我们工作了就会告诉我我家人在哪儿,不是诳我的吧?”

  “当然不是,我听一个匈牙利女巫说的,不信你们可以找她问问。”

  “她在哪?”

  亚瑟从怀里掏出小本子翻了翻,撕下一张纸递过去,“这是她的委托。”

  “……‘替老娘赶走那个罗马尼亚来的吸血鬼,重赏’?”

  “哇哈,罗马尼亚吸血鬼,八成是吸血鬼始祖级别的吧~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喂,快说如果我们接了这个委托,怎么干掉一个始祖吸血鬼?”

  “除非你是个始祖级别的圣骑士。”弗朗西斯说。

  “……我们可以成为圣骑士吗?”罗德里赫问。

  霎时,房间里安静了一下。

  “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理想。”罗德里赫认真的说。

  “难怪你叔叔没选你做继承人,估计也是绝望了吧你这个天主教安插在吸血鬼中的卧底!”

  “你想想,人类用猎人的知识都可以捕杀狼人和吸血鬼,我们比人类还是要强的吧?”

  “……弗朗茨,我为什么觉得他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我也觉得好像……无法反驳?……”

  “没问题的话,那我们从今天起开始学习捕猎吧。”

  “呃,博物馆地下室的钥匙在这里,你们自己去学吧。”
  
  “……我们好像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亚瑟看着那两只的背影,脸色复杂的说。

       “我只希望墙上的这些先生们晚上不会来找我。”

       “你可以找罗德里赫告解一下,他肯定对《圣经》比你熟。”

       “算了,太丢脸了。”

       “你也知道……”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