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非人类日记(六)

   在博物馆的地下室里,罗德里赫正以前所未有的热情研读那些蛛网密布的中世纪古书,基尔伯特则在一边神情复杂地组装那些除魔工具。

  “喂,帮我找一下说明书看看这个要怎么拼?”

  “嗯……我找找……哦,在这,给你。”

  “给我有屁用,上面一个字我都看不懂。”

  “你连拉丁文都不认识?”

  “这年头除了要当神父的谁他妈还学那个?”

  “那你们竟然还说我笨,真不像话!”

  “你如果生在五百年前估计都可以当主教让一群人吻你的戒指了,不过现在,你要不是还看得懂说明书我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鸟用。”

  “……等我成为圣骑士看你还敢不敢这么说。”

  “你要是能成为圣骑士,本大爷都能统一狼人部……哎,老不死的,你觉得,我要是配备了这些七七八八的玩意,是不是统一部落……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你吗?一个人?不对,你一个狼人?”

  “重点是配备了猎人装备的狼人。”

  “那你也是一个狼人。”

  “……罗德里赫,要不我把你打死让你彻底变成吸血鬼吧,这样我的队伍里就多一个人了。”

  “不要,那样的话我就不能白天出门了。”

  “你白天出门干吗?我他妈给你当狗使的时候从来没见你出过门!”

  “偶尔去教堂散散心……之类的。”

  “……你就圆我个心愿,让我把你打死一次吧,反正过一天你又活蹦乱跳了,还比以前能干多了。”

  “你当我傻么,我现在还有一半机会能成为圣骑士,才不要跟你同流合污。”

  基尔伯特不说话,继续摆弄那些工具。

  “……你生气了吗?”

  “没关系,本大爷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一个人,你对我比那些黑魔法师已经好太多了。”

  “……你确定你杀了我我还能活过来?”

  “有一半几率吧。”

  “另一半是什么?”

  “如果你已经是吸血鬼的话,死了就死了。”

  “那你很可能就失手杀了世上唯一一个能在阳光下行走的吸血鬼。”

  “……好像也不是什么大损失。”

  “……是吗?”

  “我跟你说,当年那些圣徒们都是经历各种考验,能挺过去的就是上帝选中的人,怎么样,你要试试吗?”

  “……我相信上帝会保佑我的……不过你确定要拿这个东西?!”

  基尔伯特举起刚组装好的猎弓一箭横穿过罗德里赫的心脏。

  “哟,看来本大爷还是挺有猎人天赋的,”他拍拍罗德里赫的肩膀,“等你醒了我再拼一把给你。”

  
  两天后,基尔伯特又出现在弗朗西斯门前。

  “你说过,吸血鬼转化只需要一天对吧?”

  “嗯,怎么了?你该不会把罗德里赫戳死看看他会不会变成吸血鬼吧?”亚瑟没好气地问。

  “可是我戳完后这都两天了他还没醒!”

  “……基尔伯特你和那家伙呆久了智商也被带走了吗?”

  “你们不是都说他是半个吸血鬼吗?只要死一次就彻底变成吸血鬼……”

  “那是推断!推断!天,”亚瑟把脸深深埋进双手中,“现在巴伐利亚森林里的吸血鬼们也要找上门来了……”
  
“等等,先别下定论,”弗朗西斯凑过来,“我们去看看再说,他没开始烂吧?”

  “没,就是睡得跟死人一样……你说他不会是要长翅膀扑棱扑棱上天吧?”

  “想多了,他那种人在上天的路上就会跑丢的,快走!”

  
  地下室里,弗朗西斯上上下下地把罗德里赫检查了一番,最后扯下他脖子上那枚引人注目的十字架。

  “你们在逗我吗……”他指着十字架上的一串文字,“这家伙是冯·埃德尔斯坦家的……”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他和他叔叔一个姓,看来是捡的,真是个大发现。”

  “等下,这个姓我听过,”基尔伯特努力回忆,“好像是奥地利一个水晶还是巧克力还是咖啡的牌子,反正很有名……”

  “那是因为他家这些年跟我们家一样学会发展副业了,原本他家是因斯布鲁特一带硕果仅存的一个圣骑士家族。”

  “……你他妈在逗我吗?”

  “……所以我用一个圣骑士家的武器杀了另一个圣骑士家的后代?我靠他真的是教会派到吸血鬼中的卧底吗?!”

  “……所以这回找上门的到底是教会还是吸血鬼?”

  “会不会两个一起……”

  “闭嘴!”弗朗西斯俯下身又扒拉扒拉罗德里赫,“我怎么总觉得他没死呢?”

  “老子真的从来没这么希望他能继续活蹦乱跳过。”

  “阿门,你真是好心。”

  “哎,你们说喂他点血会不会醒?”

  “那就试试呗……看我干吗,谁杀的谁喂!”

  基尔伯特拿小刀在掌心划开一道血线,“本大爷可是给了你第二次生命啊……简直比你那谜一般的亲爹还亲。”

  “这话从一个把人家搞死的人嘴里说出来还真是大言不惭,”
  
  血一滴滴落在罗德里赫的唇上,过了漫长的三十秒后,他抿了下嘴,舔舔嘴角的血迹,三分钟后他揉了揉眼睛。

  “……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

  “你感觉怎么样?!”

  “头疼,可能是因为贫血吧……还好刚才补了点。”

  “尼玛那是一点吗……老子胳膊都快废了!”

  “抱歉,明天请你吃血肠……那个,你们两个还有什么事吗?”

  “没事没事,”弗朗西斯连忙摆手,“你们继续忙,没什么事我们就先回去了。”

  “呃……我十字架变黑了……”

  “可能是地下室空气不好氧化了,”亚瑟用胳膊肘撞了撞弗朗西斯,“我们今天还有工作,人家等得急着呢。”

  “哦,再见。”

  “再见~”
  
  
  
 
  
  

评论(1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