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非人类日记(七)

  “哎,你感觉现在脑子有什么问题吗?”基尔伯特在罗德里赫醒来之后的二十多个小时里寸步不离地观察他,目前发现除了经常露出思考人生的表情以外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我只是需要点时间来适应一下。”

  “变强还是很容易适应的,相信我。”

  “我现在晚上不需要戴眼镜了,而且努努力还能听到一公里外的电视上在演什么,似乎力气也大了很多(当然前提是吃饱了),这算是变强了吗?”

  “废话。”

  “……基尔伯特,你看着我的眼睛。”

  “干吗?”

  “看着我,不要动……我问你什么你要如实回答我。”

  “……嗯。”

  “我现在彻底是个吸血鬼了是吧?”

  “对。”

  “弗朗西斯和亚瑟知道吗?”

  “知道。”

  “他们知道我是冯·埃德尔斯坦家的吗?”

  “知道。”

  “他们说什么?”

  “他们在思考教会会不会找上门来,看来不会。”

  “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是教会派到吸血鬼里的卧底,因为太蠢了才会一百年都没完成任务。”

  “……好吧,忘了我刚才的问话,没事了。”

  基尔伯特感觉自己失神了一会儿,“那个,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我想起我小时候看过茜茜公主。”

  “谁他妈小时候没看过《茜茜公主》?”

  “……是吗?我本来还想炫耀一下的。”

  “……看来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罗德里赫,”基尔伯特松了口气,把刚拼好的猎人装置递过去,“看看,我改良过的新式武器,专门为你这种眼神不好力气又小的家伙设计的。”

  “哦,谢谢。”

  “我给你演示一下,呐,这里可以放五只箭,你可以一支支发,也可以一次发五支,按这里发射出去后还能张出一张网……这你要是再打不中目标我也没辙了。”

  “……哇,你好厉害!”

  “那当然,这两天我发现我简直就是猎人中的天才,我们再练一段时间应该就能干死那个吸血鬼始祖了。”

  “……”

  “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想到,我作为吸血鬼杀掉吸血鬼始祖,好像是犯法的。”

  “……犯法?”

  “呃,就相当于人类中平民刺杀贵族一样……犯法。”

  “是不是,你们杀人就和人杀猪一样不犯法,但杀吸血鬼就像人杀人一样要被判刑?”

  “对,杀完之后我就是吸血鬼里的通缉犯了。”

  “……你怎么不早说?”

  “我那会儿忘了,刚想起来就被你弄死了。”

  “……要不,你跟我回狼人部落吧。”

  “我不会学狼叫。”

  “我们一个月里就那么一天是狼,正常都不会整天嗷嗷乱叫的好吗!跟着我们,你喝血我们吃肉,正好一点不浪费。”

  “我可以去你们那里做神父吗?”

  “……啊?”

  “万一你们狼人里面有想信教的呢?得给他们一个机会嘛。”

  “大哥,吸血鬼神父给狼人小孩洗礼,怎么听都是个恐怖故事吧?”

  “流亡的吸血鬼神父会不会听起来更诗意一点?”

  “并没有。”

  
  半个月后,罗德里赫和基尔伯特按照一幅颇有原始手绘风格的地图来到委托人面前。

  “唔,亚瑟的人对吧?”长发女巫穿着匈牙利百褶大花裙,脚踩波西米亚风人字拖,嘴里吹着泡泡糖上上下下打量着他俩。

  “呃……我们的确是他派来的……吸血鬼猎人。”

  “哇哦,吸血鬼当吸血鬼猎人,有志气,我喜欢~”

  “喂,我也是吸血鬼猎人!”

  “一个狼人竟然需要工具来除掉吸血鬼,我不鄙视你就不错了,哪凉快哪呆着去!”

  “你一个女巫竟然需要吸血鬼和狼人帮你除魔,才应该惭愧吧?!”

  “老娘我最近在减肥,懒得动手。”

  “确认一下,你的确知道贝什米特一族现在在哪儿对吧?”

  “我不知道。”

  “……”

  “但我知道有个中国人知道,他前段日子刚把一个贝什米特家的白化病狼崽子当狗卖给一个脑子进水的吸血鬼。”

  “……”

  “……原来你有病?”

  “……你他妈才有病。”

  “哦~”女巫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你不会就那个可怜的小贝什米特吧?”

  “对,不过我他妈已经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经不起狼崽子的称呼!”

  “你们二十多岁就算成人了?”

  “……顺便介绍一下,这家伙就是那个脑子进水的吸血鬼他侄子。”

  “啊~幸会幸会!”

  “客气了……”

  “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所以我们替你干活你就能帮我们找到那个中国人对吧?”

  “没问题~”

  “快点告诉我们去哪儿找他!”

  
  第二天晚上,两人拖着一副棺材来到女巫的帐篷里。

  “解决了?”

  “自己看。”

  女巫踢掉棺材盖,里面安静地躺着一个被插成刺猬的人形肉干。

  “看我干吗,是那个眼神不好的家伙射的,扎了一圈还能完美避开一切要害也是他妈绝了!”

  “那最后也是我把他的血吸干的好吗……”

  “等等,你吸吸血鬼的血?”

  “我觉得味道比别的动物都好多了,有什么问题吗?”

  女巫眨了眨眼,别有深意地笑了几声,“没什么~”

  “……喝了应该不会死吧?不然都洒地上很浪费。”

  “一般来说,吸血鬼之间吸血是一种建立血缘关系的方式,人类建立血缘关系的方式是……你懂的。”

  “卧槽你脑洞太大了吧!”

  “那吸血鬼吸狼人的血也算……吗?”

  “按那个逻辑类比的话,应该算人兽杂交。”

  “闭嘴!你脑子里到底想些什么东西!”

  “切,当我看不出来么,好端端的一个吸血鬼会跟着狼人?”

  “我是因为杀了吸血鬼始祖犯了戒律,没办法才……”

  “难道不是他让你杀的?”

  “是亚瑟的命令,基尔伯特是帮我的。”

  “那你不动手让这家伙一个人做不就没事了吗?反正你也没什么用。”

  “……是这样吗?”

  “……看我干吗,我一直觉得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嘛。”

  “……看来我脑补的那点罗曼蒂克都被你们毁光了,”女巫从胸前夹出一张纸递到他们面前,“去找中国人吧,好走不送~”说完顺手捏了捏罗德里赫的脸,在他耳边说了句拉丁语。

  走出森林后,基尔伯特忍不住问,“她说了什么?”

  “预言,她说我们会找到狼群然后继续生活在一起。”

  “那为什么不让我听到?”

  “笨,因为你听不懂拉丁语呗。”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