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非人类日记(八)

  和中国人的见面非常顺利,当基尔伯特一见到那张脸就扑过去用胳膊勒住他喉咙时,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喊出“我死了看你怎么回家”成功脱险,最后挥一挥衣袖带走一卷疑似泼墨桃花的手绘地图。

  “这幅画真的很艺术,”罗德里赫研究半天得出结论,“裱起来似乎还可以卖个好价钱。”

  “谢谢提醒,我刚才一定是脑子短路才让你来看地图。”

  “至少我们已经知道就在阿尔卑斯山附近,到那里问问当地人或许就知道了。”

  “也只能这样了。”

  “……那个,我们可以先去因斯布鲁特逛逛吗?”

  “去那里干什么?你白天又不能逛街。”

  “缅怀一下过去嘛。”

  “哦,好。”
  
  两人悄无声息地扒上一辆去因斯布鲁特方向的火车,再趁列车员不注意溜进车厢大大方方地坐下整理仪容。

  “哎,罗德里赫。”

  “嗯?”

  “我才想起来,你不是应该已经忘了过去的事吗?”

  “我变成吸血鬼后就慢慢都想起来了。”

  “卧槽我都没看出来!”

  “你没发现我厉害了一些吗?”

  “……并没有。”

  “……好吧。”

  “你是去因斯布鲁特看看家人吗?”

  “嗯,我认识的人应该都在那里。”

  “或许这些年他们因为战乱之类的就搬走了呢?”

  “那他们最后也都会埋在家族墓地里的。”

  “……哦。”

  “你家人都活着真好。”

  “是啊,我被关在高加索时一直梦想着能埋在家族墓地里。”

  “那你肯定能实现……对了,你死时是人是狼?”

  “……除了月圆夜死的都是人好吗!说一百遍我们平时看起来和人类没什么区别!”

  “那你们为什么不干脆生活在人群中呢?”

  “怎么可能……我们也是吸取了无数血的教训才最终躲起来的,狼人吓唬刚变成狼形的小孩都是说‘再哭就会被猎人抓走把皮剥下来’,或者‘再哭就会被关到动物园里’。”

  “你们生存环境是有多恶劣……”

  “你小时候听的都是什么?”

  “好好侍奉上帝,就不会被狼人和吸血鬼吃掉,也不会被女巫巫师诅咒,也不会被恶精灵戏弄,也不会被魔鬼诱惑……”

  “你们家到底拉了多大仇恨……”

  “反正除了教堂似乎哪里都是危险的。”

  “嗯,我们也是。”

  “你们也住教堂?”

  “……我是说我们也只有在一个指定的地方才觉得安全。”

  “那我去你那里安全吗?”

  “有我在平时都是安全的,月圆之夜……我争取找个教堂给你住着。”

  “必须是天主教。”

“知道啦。”

  
  半夜,教堂附近的墓地里只有几只蟋蟀在嘶鸣,罗德里赫在林立的墓碑中穿梭,最后定在一个小小的十字架墓碑前。

  “你的?”基尔伯特念着上面的字,“弗利茨·冯·埃德尔斯坦 ……1891年10月26日到1901年12月24日……”

  “那是我爸爸送我的白色德牧,跟我同一天出生,”罗德里赫指着旁边一个大一号的十字架墓碑,“这个是我。”

  “……你和你家狗同一天死的?”

  “嗯,我们一直都在一起,直到那天茜茜公主来教堂访问,神父给我们放假,大家都很兴奋,晚上我们开始玩捉迷藏,我就牵着弗利茨躲在这个墓地里,在之后它突然跳出来扑向一个人……然后就落到地上死了。”

  “你那个吸血鬼叔叔?”

  “嗯。”

  “那你想不想找他算账?”

  “我就是咬死他弗利茨也回不来,算了吧。”

  “……我不是说狗的事。”

  “……可杀了我的人是你啊,他这么多年一直都有好好照顾我的。”

  “那他也害得你和家人分开这么久。”

  “就算他不带走我,我也是一辈子呆在教堂,而且你看,”罗德里赫指着另一边几个雕刻精美的墓碑,“就算没有我,他们也过得很好,”他摘下那枚已经漆黑的十字架挂在小天使脖子上,“我们走吧。”

  “十字架不要了?”

  “它黑了。”

  “黑的不是挺酷的么。”

  “变黑说明十字架的主人已经不再是我了。”

  “……那待会儿我去买个木头十字架送你。”

  “……”

  “喂,想什么呢。”

  “我在想要鎏金的还是嵌银丝的。”

  “再废话我地上找根木头削一个十字架出来。”

  “嵌银丝的,低调点。”

  “……我想起来弗朗西斯还没给我发工资。”

  “……那你从地上找根好看点的木头吧。”

  “没问题。”

  “再用哥特体在上面刻上Roderich,背面雕一个……”

  “等咱们到家了再说好吗!”

  “哦,你可别忘了。”

  “忘不了的,快走吧!”
  
  
  END.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