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非人类日记人设

这题目是温良小天使起的,全称是非人类们的日常记事,按我这种懒癌的尿性,基本人设就是懒得写在正文里的脑洞,其实这文的主角本来是亚瑟,普奥打酱油,但关于少爷的脑洞根本停不下来,就……全当我私心吧😂


 罗德里赫:出身圣骑士家族,从小接受洗脑式圣骑教育,十岁时,因为某吸血鬼(形象参考巴/伐/利/亚私设)的一个脑洞,被抓走开始改造成吸血鬼,在吸血鬼叔叔锲而不舍的坚持下,终于几乎忘了全部圣骑时期的记忆。说“几乎”因为他始终都记得自己的名字,而他之所以忘不了自己的名字,是因为那名字就刻在他脖子里挂的十字架上,吸血鬼叔叔每次想把那十字架扯下来都会被灼伤,于是哄骗他自己扔掉,然而百试百灵的哄骗技术在这件事上彻底失灵,原因在于罗德里赫有一次动摇了把十字架摘下来放到吸血鬼手上,霎那间十字架就开始变得黑漆漆的,于是连忙又戴了回去,过了很久才慢慢恢复光亮,再之后吸血鬼叔叔用尽办法他也不肯摘了。

  过了十多年,吸血鬼叔叔终于确保罗德里赫在思想上除了信教以外已经可以成为一个完美的吸血鬼,便使唤他出去找吃的,他享用过后剩下的就甩给罗德里赫。但是不久后他就发现自己每次醒来身上有些奇怪的无力感,于是挑了一天装睡,发现罗德里赫会趁他睡觉时吸他的血,他立刻暴跳起来怒斥了他一顿,罗德里赫解释说他白天太饿找不到东西吃,而且他觉得吸血鬼的血比人的要美味许多,喝一点就行了。

  吸血鬼叔叔才意识到自己亲手培养了一个站在吸血鬼食物链之上的存在:不死的吸血圣骑士。他庆幸自己之前一直疏忽了这小子的体力培养,于是把教育重点转移到艺术和贵族的繁文缛节上,通过奥匈帝国式传统贵族教育成功地把一个生化武器驯化成有着极高艺术人文修养的寄生虫。然后把他扔到八百里外的一个废弃古堡里,每年写信联系几次确保他不会哪天醒悟过来回头找吸血鬼们算账。

  然而基尔伯特的出现彻底打破了罗德里赫与世隔绝的生活,准确说来,是他把罗德里赫从死去的世界拉进活人的世界。尽管最初罗德里赫颇有些抵制,但很快就适应了现代人类的生活并将这段时光视作短暂的身心放松

  当他彻底变成吸血鬼后,过去那些被各种洗脑的记忆杂糅在一起,他想起来自己本来就应该成为一个圣骑士,经历种种莫名其妙的巧合后现在已经彻底没有了机会,他觉得自己应该怪谁,又想不清楚到底该怪谁。从圣骑家族到吸血鬼家族,他的人生总是像一个球一样被一个人接着一个人传来传去,回过头来发现没有一个轨迹是完全属于他的,直到遇上基尔伯特。

  他选择狼人部落里有一部分原因是女巫的预言(或祝福),他知道了基尔伯特的寿命已经没有多少光景,于是格外不想失去这个伙伴,也许是他认为基尔伯特理应对他负责,也许是他已经习惯了身边有他,所以他想,基尔伯特走到哪里他就跟着去吧,今后再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人了。

  基尔伯特死后,他很有种想法把他做成干尸运回古堡,但想到这个狼人这辈子最反感这些,还是决定让他入土为安,带着一颗基尔伯特生前给他的狼牙独自回去了。回去后发现自己已经在古堡里呆不下去了,在他成为吸血鬼后第一百一十一个年头里,头一次感受到难以忍受的孤独和悲伤,艰难挣扎了几个月后,他又回到了狼群中。之后的日子里,他就那么一直跟着狼群和各种妖精们厮混着,做一个流浪的吸血鬼神父,他还替基尔伯特弟弟的女儿洗礼,做了孩子的教父。
  

  基尔伯特:刚出生时体质不好被认为活不了太久,于是从小加强锻炼。第一次化身成狼的时候让整个部落都大为惊恐,那一身雪白的毛色和鲜红的瞳孔被认作危险和不祥的征兆,尽管他父亲抱着百科全书说这属于生物界的正常变异,但依旧受到排斥,只有弟弟肯亲近他,大部分时间是离群索居的孤狼。也因为毛色原因,除了在冬天,都很容易成为目标,因此多处受伤。

  在那次黑魔法师袭击中,因为中了魔法阵被封印成狼形不能恢复,和其他小狼一起为黑魔法师们效力。到了黑魔法师住所的第一天,就被指着墙上的狼皮、骷髅等毛骨悚然的东西警告说胆敢逃跑或是偷懒,便是这个下场。做了近五年多奴隶后,被一个来自中国的道士看中说奇货可居,和黑魔法师商量拿去倒卖利润对半分,几经辗转被卖到一个吸血鬼手里,又被送给了罗德里赫。

  如果不是亚瑟给了他回家的希望,他早就不敢想这件事,觉得跟着这个古板可笑的吸血鬼日子过得还凑合,而且说的是德语这点完全可以盖住其他缺陷。再次呼吸到久违的自由空气让他极为兴奋,也越来越想家,终于回家后,他几乎死而无憾了。事实上,因为他狼化的时间过长严重损害了他的寿命,在人类年龄三十多岁的时候,他就在一次捕猎中史无前例地磕掉一颗牙,最初没在意就随手扔给罗德里赫做纪念,之后却身体迅速衰竭,不到一年便无疾而终。死前他对罗德里赫和弟弟说不要伤心,他最后这几年开心得要死,这辈子值了。
  

  亚瑟:出身有着古老传承的巫师家族,不过从他父亲一辈开始已经没落得不成样子,他父母双双失踪后,他便跟随祖父学习巫术,也是柯克兰巫师家族唯一的传人。学成后尝试过各种方法复兴巫师界,但他又不屑于向那些麻瓜们献媚,尤其反对像猴子一样表演巫术。所以只是靠着祖上传下来的家养小精灵们强撑着巫师招牌,全靠着妖精界口耳相传接一些古里古怪的活儿维持生计,认识的基本都是些异类,比起人类,他的确觉得妖精更好相处一些。在好不容易骗来的两个活宝甩下一堆烂摊子走了之后,生意越来越难做,手下的小妖精们也开始闹革命,他一气之下把它们都赶走了。之后的几十年里,他做弗朗西斯的助手,出席各种高档场合,衣着光鲜利齿伶牙,不过人缘不太好并且越来越贪杯。五十几岁的时候,一次醉酒导致心肌梗塞就消无声息地死了,他的葬礼上只有弗朗西斯和一些他看不见的妖精们参加。
  
  
  伊丽莎白:母亲是法力高强的女巫,父亲是个吉普赛流浪歌手,小时候因为这双重身份受到不少歧视,但她用天生的乐观和战斗精神战胜了这些,在学校里打败了所有男孩后被勒令退学。她依旧深爱自己的父母,喜欢在父亲弹琴时给他伴舞。女巫的法力会折损她们的生命,所以她为了替母亲分担一些就把任务托给其他人,比如总是找不到活儿的巫师们。自己靠着和父亲卖艺以及和王耀做些交易,日子过得还算快活。

  
  王耀:祖上据说有成仙的道士,但到了王耀他爸爸那一代,真正的道士都绝种了,他在中国靠着这口饭根本养不活几个弟弟妹妹,就趁着边境开放那几年流窜到俄罗斯,扛着一大包煎饼馒头和咸菜,跟着罗盘瞎走八走竟然摸到了黑魔法师们待的地方,之后替黑魔法师们倒卖各种生物,其赚钱的门道之多令黑魔法师们敬佩不已。靠着胆大心细头脑灵活以及从小满嘴跑火车的套话训练,很快就发家致富,并引领弟弟妹妹们开启跨国生意,买卖兴隆。
  

评论(3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