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独角戏

  “嘿,我叫基尔伯特·贝什米特,还是第一次做情报工作……啊,档案上都写了?……也是……嗯,我是从东德逃过来的,全家人就剩我一个……哦,好好好,马上!”
  

  “……喂,那两个人总是那么严肃吗?……我跟你说话呢,把耳机摘下来好不好,这么点时间不会漏掉什么消息的……你为什么写字?在这里不能用嘴说话?……哦,好吧,找了个哑巴做情报员,真够可以的……你是哪里人?慕尼黑?……维也纳?没去过……那两个呢?听口音像是法国人和英国人……果然……那他们听得懂德语吗?……哇,那他们听得懂我们说话,我们听不懂他们……切,你听得懂有什么用?……好吧我错了,你别生气……这里就我们两个是德国人……呃,德语国家的人……我们应该是一条战线上的,对吧?……你看,德奥友好源远流长嘛,他们不一样,都是老牌资本主——呸,当我没说……反正以后我们两个要相互照应,听到没?……怎么照应?你把他们的事跟我通通口风,我好有个准备……当然有用!我跟你说,那帮人可不信任我着呢,就因为我是东边的人……你要知道我可是拼了老命才过来的,要是因为哪句话不注意被西边人毙了我真是找谁说理去……”

  
  “哎,你为什么会做情报员?……什么叫适合做这个?你从小就知道自己要跟电报机过一辈子吗?……噫,原来还有这么阴暗的想法……可是就算你知道一切情报,又不能做什么,行动都是那两个人的事……好吧,安全感,可是从知道别人底细获得安全感是不是太……喂,我可没那个意思,你这种我也能理解,不然打又打不过别人,总不能活活被人欺负死吧……”

  
  “嘿,罗德里赫!过来过来……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卧槽这是行动暗号!!我他妈还以为是菜单……他们这些行动暗号有什么规律没?要是每次行动都得背一本菜单出来,脑子根本不够使好么……哦,法国是奶酪,英国是红茶……他们还有什么别的代号系统吗,好记一点的?……好吧,法国就是吃,英国就是喝,不是吃喝就是拿破仑,威灵顿……好像这两个也是吃的……行,记住了,谢啦……”

  
  “跟你说我早晚要毙了那俩货!开什么玩笑,把我扔到一个满大街都是克格勃的地方让我等了他们足足两个小时!我他妈动也不是,坐也不是!之后连句道歉的话也没有!……嗯?这什么玩意?……你做的?这么厉害……再来点再来点!……唔,你这蛋糕做的很有我老妈的味道……你还吃吗?不吃都给我好了……说真的,你手艺比弗朗西斯强……你真的是跟他学的?我一点没吃出来,明明是正宗德国味嘛!……喂,我是在夸你……”
  

  “罗德!来来来,给你个东西……好吃吧?正宗美国货!……我拿三个领袖头像章换的,上次任务时我顺手拿来留个纪念……快点!别回味了!小心被他俩看到!”
  

  “……我有点想我老妈了,还有我老弟……今天是我26岁生日……往年这时候路德会陪我一起喝酒喝到第二天,老妈还会给我烤一个比我脸还大的蛋糕……算起来路德也有21岁了……他应该能考上大学吧……喂,别就我一个人说话啊…………抱歉,忘了你说不了……嗯?你要干吗……我靠哪来的小提琴?!…………哎,这个曲子我听过,小时候奶奶喜欢哼两句,好像就是这个调子……这是什么曲子?……原来是舒伯特……是好听……虽然听不懂,就感觉调子挺开心的……”

  
  “你家人还在吗?……哦,那真可怜……好处是无牵无挂……这是你妈妈?……三十岁了?真看不出来!长得挺像伊丽莎白·泰勒……我也有一张,等我翻翻啊……在这!……这是我爸年轻的时候,这我,我妈怀里抱着的是我弟,他三岁时我们全家照的这张,我还记得我老爸那天允许我喝樱桃酒……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你也爱喝,是不是?……哈,下次我再倒腾一瓶出来!别告诉他们,这是咱们两个人的秘密,听到没?”
  

  “嗯,怎么了?……切,这年头在东西边界上死个美国人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好吧,美国人的命就是值钱些……他们还让你干什么吗?……别急别急,慢慢写……嗨,这种都是走形式,每天在边界上都能死掉一打特工,一个个调查过去得累死……放心,有什么问题我帮你,别怕……”

  
  “今天就我们两个?……调查?好吧,随他们去……猜我今天带了什么?……靠,能不能留点惊喜!去去去,拿个起子过来!……哎,我们俩感觉像不像上课的时候偷吃东西?……你没上课吃过东西?!……好吧,你可是少了人生一大乐趣啊……在课上偷吃个李子都觉得人间美味……你觉得这樱桃酒味道怎么样?我磨了房东大妈一晚上她才松口……再来点……我们要不要放个音乐跳个舞什么的?……嗯……你知不知道弗朗西斯把唱片机藏哪儿了?……我靠这老狐狸!……选个活泼点的,跳起来有劲!……你们是这么跳吗?有点娘吧?……我这才不是熊舞!我给你学学熊是怎么跳的啊……真的!别笑!你肯定没见过真熊!……动物园那算什么!来,我教你真正的熊步舞……噗哈哈哈你那是熊还是猩猩?……继续继续!挺好玩的……你这个是什么?别写别写!我猜……猴子?……松鼠?……狐狸!我就知道!狐狸!狐狸!……你再猜猜我这个……错!……你不用写我都能知道你猜错了!我再学一遍……有点接近……对对对!就是狼!……接下来谁错谁喝酒!我先来!”
  

  “……你干嘛?……这个点他们也要睡觉的,放心……用个唱片机也要讲么…………睡吧睡吧,要我抱个被子过来吗?……没事你枕着吧,我不累……哎,我要是半夜打到你脖子上的这道疤你会不会挂了?……真不会?还是不要紧?……你真是命大,被炸到脖子还能不死,我一个邻居只是被炸伤一根手指,感染后整个胳膊都给切了……你那什么表情?还要睡前晚安吻吗……左边都亲了右边也来一下吧……晚安!”
  

  “他俩又说什么?……真的?!什么时候?……我知道了……嗨,这种事也能理解,总归要有个人背锅嘛,从小我就经常被扣帽子……你不用替我担心,我不会有事的……我就是东边的人,我还不了解他们么,让我去做肯定比你们要稳妥得多……这次要是运气好本大爷还能多给你带些东西……别这副表情,我会回来的……等我的好消息!”
  
  
  
  “哟,你终于回来了!……怎么了?干吗那么看我,我回来你不高兴吗?……来,坐下,我给你倒点酒慢慢说……坐这,不会沾到血……先别管他们,看着我……你一直都相信我的对吧?……我也从来没骗过你,我说过我会好好回来,呶,我回来了……我说了我会杀掉他们的,所以他们现在心脏上都穿了个窟窿……我只是说到做到罢了……他们都怀疑我,所以我也一直都骗他们,你相信我,我就告诉你实话,就这样……你想问为什么吗?你应该已经有答案了吧……嘿,别哭,不是你害死他们的,他们本来是要死的,你只是一个……跳板,之类的……借着你,深入进这个情报组再把他们一锅端,就是我的任务……对,我能翻墙过来的唯一理由就是他们让我翻墙过来……你肯定也有怀疑过,但你宁愿相信我,对吗……你真好,如果可能的话我真想和你找个什么安静点的地方一直过下去,每天喝喝酒,吃点香肠……可我弟弟刚考上大学,我妈妈也刚退休,我不能就这么毁掉他们两个人……告诉你吧,我二十一岁的时候就是克格勃了,我会一直、一直替上边卖命直到我死去,如果我逃跑或是有任何违反组织的念头,我家人就没了,我老爹临死前梗着一口气让我照顾他们,不停地执行任务就是我唯一的选择……所以我说你没有家人真好……别乱动,这一刀没捅在致命位置,只是看起来比较吓人……电话在这里,你自己叫辆救护——还是我帮你吧……嗯?你想杀了我吗?……喂,别做傻事,你没必要死在这个愚蠢的任务里,你明明和我一样,对效命的组织并没有什么忠诚……喂!”

  
  “报告,任务已完成……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确认死亡……亚瑟·柯克兰,确认死亡……罗德里赫……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确认死亡……完毕。”
  
  
  
  Fin.

据说端午不能说快乐……

评论(1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