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静静的琴弦(二)

  罗德里赫行李少的可怜,基尔伯特一只手很轻松就能提起来。

  “你第一次出门就带这么点东西?”

  “……太重我拎不动。”

  “……一句话,你该锻炼身体了。”

  “锻炼后会像这样吗?”罗德里赫指着橱柜上一个浑身肌肉的青年相片问道。

  “你的话就是一天吃八十个鸡蛋跑二十个马拉松也练不成我老弟那样的。”

  “那是你弟弟啊……”

  “不像吗?”

  “像你哥哥。”

  “我跟你说,别看他长那样,内里纯着呢。”基尔伯特推开卧室门指着床上那只巨大的毛绒玩具熊,“他一个朋友送他的,说抱着这玩意治失眠,能长高,然后我老弟就真的一本正经地每天抱着他睡。”

  “……我晚上也可以抱着它吗?”

  “……你是想长高还是想治失眠?”

  “都想……”

  “放心,长高是没机会了,”基尔伯特把行李推进来,“以后这就是你屋了,只要别弄坏东西随便你怎么住,那个熊你爱抱着就抱着,小心点别抱坏了,嫌占地方就扔衣柜里。”

  “好的,那我晚上几点睡?”

  “我怎么知道你晚上几点睡?!”

  “……没有规定吗?”

  “废话,你爱几点睡几点睡。”

  “早起也没有规定吗?”

  “休息那天随便,平时上班你估摸着不迟到就行。”

  “早饭需要我做吗?”

  “你乐意做就做呗,起不来就在楼下咖啡馆解决。”

  “那……”

  “你哪那么多废话,进屋去!”

  “……好的。”
  

  傍晚,基尔伯特打开电视,罗德里赫听到声音凑了过来。

  “我可以看吗?”

  “自己找地方坐,”基尔伯特抱着啤酒往旁边挪了挪,本想把啤酒也递过去半路上手又缩了回来,“忘了你不喝这个。”

  “有咖啡吗?”

  “那玩意只有我弟弟熬夜工作的时候会喝,要我说,你想在柏林扎根,喝啤酒是第一步。”

  “……那我找个杯子?”

  “直接对瓶口喝不会死的。”

  罗德里赫想象了一下自己对瓶喝的画面,“我还是找个杯子吧。”

  “厨房右上角柜子里自己拿,”基尔伯特按着遥控器,“真烦,最近怎么都是音乐会音乐电影之类哼哼唧唧的玩意,谁听得懂他们在唱什么?!”

  “《魔笛》。”罗德里赫在厨房里回道

  “你说什么?”

  “莫扎特的《魔笛》,现在他们在唱的。”

  “……洗你杯子去,就你知道!”基尔伯特把电视一关,从柜子里翻出几盘录像带,“嘿,一起看个枪战片吧?”

  “枪战?”罗德里赫拿了两个杯子坐回沙发上,看了眼屏幕上横飞的子弹,“这有什么好看的?”

  “刺激啊!我靠你看那个血洒的!”

  “……原来是血啊,我说这人怎么身上这么多水……要是彩色的就好了。”

  “彩色的你敢看?”

  “血洒一地的场面……也没那么恐怖吧。”

  “哪天我借盘彩色的给你看,到时候你可别哭出来,”基尔伯特用手比划了个枪的手势,“本大爷要是生在那年代肯定去当个特工,又能打枪还有一大堆大胸妹子贴过来。”

  “你喜欢枪吗?”罗德里赫抿着杯里的啤酒问

  “那当然!做梦都想有一把左轮!”

  罗德里赫放下杯子钻到房间里,不一会儿便出来,手上拿着个像是枪的东西。

  “帮我看一下这是左轮吗?”

  基尔伯特酒瓶送到嘴边愣在那里,“卧槽你哪来的?!这他妈是把鲁格!”

  “贵吗?”

  “拿过来给我看看,”基尔伯特翻来覆去地摆弄着那把闪亮的家伙,“可惜缺了点零件,不然你就发了……哎,快说哪来的?”

  “我小时候从我家天花板夹层里翻出来的,有一次我把豆子塞进去,枪走火还把我自己打到了。”罗德里赫把鬓角的头发撩上去一点,靠近太阳穴的地方有个淡淡的疤痕,“所以我把它拆开看看为什么,结果拼不上去……多的零件我收起来然后忘了放在哪了。”

  “……你要是枪法再准一点就英年早逝了。”

  “我当时想看看豆子是怎么被打出来的……”

  “笨死你算了……哎,你老爸不会是什么江洋大盗吧,怎么会给你留下这么个玩意?”

  “这应该是我外公的,和这把枪放在一起的还有个小铁盒,上面印着我外公的名字,不过里面是一排小玻璃管,估计是什么青霉之类的,不好玩就放回去了。”

  “你外公是什么人物?军官?”

  “不知道……我向我妈妈打听外公的事,她就让我自己问他。”

  “那他怎么说?”

  “他的墓碑上刻1907.10.26~1945.5.08。”

  “……我大概知道他是什么人了。”

  “那个,”罗德里赫看着基尔伯特始终拿着那把枪不撒手,“我可以拿这把枪可以抵房租吗?”

  “真的假的?!你要把这枪给我?!”

  “应该算是卖给你吧……能抵半年房租吗?”

  “你要是把这枪给我了本大爷让你住一辈子都行!”

  “……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太好了……”罗德里赫长舒了口气,“说实话,我现在身上的钱都不够买回家的车票。”

  “你连天花板夹层里的东西都能翻出来,还找不到你老妈的存折?”

  “找是找到了,但不好意思拿太多……就挑了钱最少的一本,谁知道这么不禁花。”

  “啧啧,你还带了什么值钱的东西吗?”

  “钢琴太重了,带不了……”

  “……你竟然还能想到带把枪出来,可喜可贺。”

  “这毕竟是小时候一直玩的东西,比较有感情,而且拿来砸坚果也挺方便的……”

  “靠!你拿鲁格砸坚果?!”

  “……不然我要拿钢琴砸吗?”

  基尔伯特往沙发上一仰,长叹一声,“第一印象都他妈是骗人的。”

  “……你是说我吗?”

  “回屋睡觉去吧,少爷。”

  “哦,好,晚安。”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