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独伊】静静的琴弦(三)


  第二天基尔伯特一起床就闻到餐厅里传来的香气,罗德里赫正小心地把热气腾腾的早点摆上桌。

  “这都你做的?”

  “嗯,我看厨房里还有些材料就……”

  “不错,正好也让我感受一回过日子的感觉。”

  “那你之前过的都是什么?”

  “……手拿开,我帮你端……那什么,不管怎么说,辛苦了。”

  “不辛苦,不然起床我不知道干什么。”

  “……”

  “……怎么了?”

  “罗德里赫,有时候实话没必要说出来。”

  “那说什么?”

  “换个方式说,或者干脆不说。”

  “为什么?”

  “因为你说的实话总是很破坏气氛。”

  “……哦,好吧。”
  

  两个人早饭吃得异常安静,五分钟后基尔伯特忍不住开口:“喂,你还是说点什么吧……”

  “说什么?”

  “想说什么说什么。”

  “……你家针线在哪儿?”

  “早扔了,要针线干什么,这年头谁补衣服?”

  “我要补那只熊……”

  “你把熊弄破了?”

  “那个熊肚子很硌,我就把它拆开来看看……”

  “卧槽,我跟你说因为送熊的那小子说那熊代表他,我弟弟就真的把那玩意当人供着,都没敢洗过。”

  “那他话挺多的……”

  “是啊,意大利人嘛……诶你怎么知道?”

  “那熊有一肚子话。”

  “……啊?”

  “里面有三百一十二张小纸条,每个纸条上面都有一句话加一个日期……”

  “我靠?!”

  “……你们一直都不知道?那熊肚子上缝的线用手都能扯开。”

  “我们一直以为那是因为他手笨没缝好。”

  “……那意大利人后来怎么了?”

  “没怎么,毕业后回意大利了……你等会儿,这料爆的有点猛,我缓一缓……”

  “先去上班吧,时间快到了。”

  “啊?这么快?……我去,车钥匙帮我拿一下……碗回来再洗!”
  

  晚上,两人一回家就把熊肚子里的纸条翻出来,对坐着一张张看。

  “……我们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有什么关系,除了日期谁看得懂上面写什么!”

  “……”

  “……你看得懂意大利文?”

  “嗯。”

  “……上面写得什么?”

  “要读出来吗?”

  “读吧,路德不会在意的……大概。”

  “『我今天买了只很可爱的小鸟,因为它的颜色很像你的头发』”

  “哟~”


  “『小鸟唱歌的声音真好听,啾啾啾的,好想带给你来看看』”

  “哇偶~”

  “之后几天都是这鸟的事,『它长羽毛了』、『我在教它飞』、『我现在叫他路德它会叫着回应我』之类的。”

  “……怎么听上去好像小学生日记?”

  “这张有转机了,『我的小鸟还是不会飞上天,我让爷爷检查它的翅膀,爷爷说……』”

  “说什么?”

  “你要听实话吗?”

  “要。”

  “那是一只母鸡。”

  “……”

  “『我的路德会下蛋了』、『路德今天竟然下了两个蛋』、『我不舍得吃它们,把它们都画成彩蛋』、『爷爷竟然把我的鸡蛋都送给了小朋友!问题是他们在拿路德辛辛苦苦下的蛋相互扔着玩!』”

  “……还有别的内容吗?”

  “『今天我回家,发现刚从寄宿学校回来的罗维诺正和他的西班牙学长吃风味烤鸡』”

  “……我大概知道结局了。”

  “『我大哭了两天,为路德建了个小墓碑,我真的好伤心,因为我还吃了一口路德香喷喷的尸体……』”

  “……这么多纸条里还有什么别的话题吗?”

  “『我今天试着拿左手画了张水彩画,好难看啊』、『绝对不能在烤披萨的时候看电视!』、『妈妈做的墨鱼汁面真好吃』……”

  “看来是我想多了。”

  “这里,有个德语的……『路德,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我想多了还是你想多了?』”

  “……”

  “基尔伯特,我好心累。”

  “我也是。”

  “他到底想表达什么?”

  “不知道。”

  “那现在怎么办?”

  “……明天把这些东西都寄给路德让他自己想吧。”

  “……好主意。”

  “哦对了,罗德里赫,以后你有话还是直说吧,我怕以你的……恐怕含蓄起来更要命。”

  “没关系,不说话我还是会的。”

  “别,你说吧,气氛这种东西多破坏几次就都习惯了。”

  “好的,你先收拾收拾,我去洗碗。”

  “去吧去把……对了,你在这房间里还发现什么没?我记得我老弟有一箱小毛片的,就是找不到在哪儿。”

  “床底下右边绿色小箱子后面的黑色鞋盒里。”

  “……卧槽他拿我送他的生日礼物包装盒装毛片?!”

  “可能他觉得那些比较重要吧。”

  “闭嘴。”
  

评论(1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