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静静的琴弦(五)

  基尔伯特回来后发现罗德里赫似乎开朗了不少而且更黏人了,每次回头都能看到这家伙在自己身边晃悠,这让基尔伯特有种已经成家立业的错觉。

  “罗德,你能离开你老妈的确精神可嘉,不过你这样等于又给自己找了老爸。”

  “我觉得在你身边比较安心。”

  “那我将来要是不在这工作呢?”

  “你去哪儿?”

  “呃,慕尼黑、不莱梅……都有可能,或许还会去瑞士呢。”

  “无所谓,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你这样很变态喂。”

  “我可不会像意大利男孩一样忍着忍着最后人都跑了就留一肚子说不出的纸条……对了,你去你弟弟那里问到什么没?”

  “我老弟已经准备好去意大利亲自问个明白了。”

  “也就是说他也还不明白……”

  “废话,谁能明白?”

  “你父亲。”

  “谁?”

  “你走的第二天他来这了。”

  “卧槽我走的真及时。”

  “然后他还说了一大堆,有一条是我爸是你妈的哥哥,所以你是我表哥。”

  “……你他妈再说一遍?!”

  “我姓茨温利,这么拼的。”罗德里赫从钱包里摸出老贝什米特给他的纸条,指着上面的“瓦修·茨温利”。

  “你想告诉我我随手从班上捡一个家伙领家来发现就是自己亲戚么……”

  “你不高兴吗?我这辈子还第一次见除了我妈以外的家人,感觉挺激动的。”

  “……你让我冷静一下。”

  “哦,好。”

  “……你竟然是那个女人的儿子?!”

  “你也听说过我妈妈?”

  “我从小就听你爸和我爸讲你妈的英雄事迹:一把手枪抵你脑袋上跟你爸说,要是他敢见你,她就一枪崩了你再自杀,吓得你爸这辈子都躲在瑞士。”

  “我一直以为她是把枪抵在我爸的头上。”

  “罗德,我现在觉得你特别正常……太正常了,我老爸以前跟我说过姓埃德尔斯坦的都是疯子,你……没遗传吧?”

  “……不知道。”

  “我会把枪收好的。”

  “哦……我去做晚饭。”

  “老样子,烤土豆香肠,其他随便。”

  “明白。”

  晚饭时,基尔伯特看着罗德里赫戴着手套细嚼慢咽的样子忍不住打听,“你那个手套里不会也有什么故事吧?”

  “为什么这么问?”

  “你弹了二十年钢琴,手应该挺好看的,结果我跟你住了半个月连你手指甲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看比较好。”

  “怎么?不会是你妈在上面刻字了吧?”
  “哪有那么夸张……是我自己弄的,”罗德里赫慢慢扯下手套,几条长长的伤疤横跨整个手背和手掌,看上去触目惊心。

  “怎么弄的?!”基尔伯特跳起来扯过那双手翻看。

  “琴弦。”罗德里赫轻描淡写地又戴上手套,“这样我就不用弹钢琴了。”

  “……我收回我饭前说的话……不过为什么?你不想弹就不弹好了,何必把手也毁了?”

  “我不知道,就是感觉……该结束了……不这样做那些要命的琴弦就静不下来,一刻都不停。”

  “你练琴练出幻觉了?”

  “可能吧,我到现在都是只要一看到钢琴耳边就会响起旋律……”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罗德里赫从报纸堆里翻了翻,指着一版著名钢琴师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个人演奏会的报道,“两年前和他为比赛做准备的时候,谁赢了谁就能被乐团签走,成为正式钢琴师。”

  “你妈这辈子的夙愿。”

  “没错……我必须成功,否则就没有存在的意义,而且不只是我,我妈妈把她全部的心血都花在我身上,用她的话来说她为此苟活了二十多年,不成功就等于否定她和我两个人全部的人生。”

  “这想法也太变态了!世上有那么多事那么多职业可以选,为什么一定要吊死在钢琴这棵树上?”

  “……弗朗茨也是这么跟我说的,但当时我完全不能理解,我认为他是在替我找借口让我放弃……其实我们最初一起学习的时候,老师就对我说,我的技法比自动钢琴还准,但是毫无意义,因为没有任何感染力,只有带来感染力的钢琴演奏才算是艺术。”

  “感染力?”

  “呃……就类似于对曲子的感情和理解,在演奏中把它们表现出来……他告诉我说,我一直弹的只是乐谱,而音乐家应该挖掘乐谱背后的东西。”

  “然后你就挖出幻觉了……”

  “我每天都在想,去感受曲子背后的东西,到后来那些音符就像刻在我脑海里一样,我手只要放在琴键上,它们就开始尖叫……刚开始我还能控制自己的手指,比赛那天我满脑子都是那些音符,自己的意识时断时续,所以……可以说表现得糟糕透顶。比赛结束后,我就知道什么都结束了……我看着那些还有些震颤的琴弦生平第一次感受到音乐背后的东西……就是死亡……那些琴弦像藤蔓一样爬过来勒住我的脖子,我就拼命扯开它们……等回过神来,呃,已经在医院里了。”

  “所以你现在病好了吗?”基尔伯特指了指耳朵。

  “差不多吧,已经半个多月没响过了。”

  “……等会儿我洗碗吧,你好好歇着。”

  “我不累。”

  “要你歇着你就歇着,好好看电视。”

  “……好吧。”
  

评论(1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