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静静的琴弦(六)

  这天罗德里赫从邮箱里翻出两封信,一封是路德维希从意大利寄来的,还有一封是从瑞士寄来的,寄件人是瓦修·茨温利。罗德里赫犹豫许久,最后决定拉上基尔伯特一起看。

  路德的信很简单,他见到了费里西安诺,就是那个意大利男孩,发现他又养了一只叫路德维希的兔子,他们过得都很好。

  “『他们』是说路德和这个意大利人还是意大利人和兔子?”

  “凭我对我弟的了解,是兔子。”

  “……继续。”

  路德描写了费里西安诺带他去的意大利各个景点,海边,还有教堂,都很美。最后问候基尔伯特和罗德里赫的健康,要他们不必挂念。

  “凭你对你弟弟的了解……他到底问出什么了吗?”

  “他大概……还没开始问。”

  两人深深地长叹了一口气

  “看你那封吧。”

  “我有点紧张……你上次说我爸是什么样的人?”

  “一本正经的抠门死脑筋老光棍。”

  “……好了,打开吧。”

  信很简短,语气颇像严厉的教堂神父,主要内容是了解到罗德里赫的现状表示又欣慰又担忧,希望他好好努力,不能奢侈浪费云云。

  “……奢侈浪费?”罗德里赫正反反复复看这封信时,基尔伯特从信封里倒出一张支票。

  “靠!三千马克!”

  “嗯?这么多?”

  “是啊!小时候我问他要半马克都得给他修一个礼拜的草坪还挑三拣四的!对自己儿子面都没见过就扔了三千!”

  “有个爸爸真好……”

  “你要是当初跟他过估计他能请保姆来伺候你。”

  “哇……我现在对他特别有好感。”

  “我老子要是能动不动甩我一脸支票我也对他特别有好感。”

  “我该收下吗?”

  “废话,赶紧收起来,走,今晚出去吃!”

  “有了这些钱我就可以回维也纳了……”

  “你想回去?”

  “嗯,毕竟上次从家里跑出来太仓促了,我想至少和她好好告个别。”

  “……那你去吧,小心点。”

  “我会回来的。”

  “回不回来你自己决定,正好让我清静几天。”

  “……我没有很吵吧?”

  “没有,我随口说的,忘了它。”

  “哦。”
  
  周末,罗德里赫乘了南下的火车回维也纳去了,基尔伯特白天晃悠得百无聊赖,晚上回家才想起来那家伙不在没人做晚饭,坐在沙发上喝着啤酒啃着冷香肠时想着这么多年瓦修舅舅一个人是怎么过的,竟然还没出家做修士去。

  几天后,基尔伯特又像以前那样和班上的几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天天出去喝酒了,日子嘛,习惯起来还是挺快的。

  一个多月后,基尔伯特收到罗德里赫的来信,他妈妈过世了,基尔伯特隔空送了他一个白眼,买了当晚去维也纳的车票。
  
  罗德里赫看起来还算平静,只是一身漆黑衬的脸色有些苍白。葬礼已经结束了,基尔伯特进门时看到同样一身黑的老爸和姑父正围在桌边喝啤酒。

  “哟你也来了,正好,后天你小子跟我回慕尼黑,罗德跟他爸去瑞士。”

  “去慕尼黑干嘛?我柏林还有事呢。”

  “路德跑意大利去了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而且我怎么听说他就打算呆在那里不回来了?!”

  “谁说的?!”

  “我听诺拉说的。”瓦修倒了杯啤酒递给基尔伯特。

  “你听听,我要知道我儿子的消息还问你舅舅!你妈还有你,都知道就不告诉我!别跑!这事我们得聊聊!”

  “啧啧,亏你当年还情报部门出身的,太失败了。”

  “你消息比谁都灵怎么二十多年都不知道自己老婆孩子在哪儿?”

  “先别吵,问一句,罗德他妈是怎么去世的?”

  “氰化钾,自杀,真是绝了那药竟然三十年都没过期!我们那时候的质量啊……”

  “废话,她一口气吃了半盒,就是头犀牛也该毒死了。”

  “……我怎么感觉你们一点都不伤心呢?”

  “我已经陪罗德难过了一遍了,现在……反而觉得有点解脱……哎,你呢?”

  “啊?我还在挺难过呀,看不出来吗?”

  “看不出来。”

  “她爸当初放我走的时候跟我说过,有机会将来再回柏林看看,如果他女儿没和他一起陪帝国殉葬的话,替他照顾她……妈的刚照顾两年就被你拐跑了!”

  “你还敢提,我还没跟你算拐跑我妹妹的帐呢!”

  “你替我照顾一个,我也替你照顾一个呗,现在看明显我比你照顾得好。我告诉你,维蕾娜可是埃德尔斯坦家最后一个人,就这么砸在你手里小心她爸以后天天晚上找你算账。”

  “你……”
  
  两个中老年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让基尔伯特感觉自己完全插不进话,罗德里赫便很识趣地邀他过来坐。

  “哎,你确定你没问题吧?”

  “有他们在,想有问题也难……”

  “那个,你妈为什么自杀?虽然我们都知道她早晚最走到这一步……”

  “我跟她说,我已经开始新的人生,让我自己选择一次,所以……或许也可以说我逼死她的。”

  “这种事你就别往自己身上揽了,学会想开点,总是逼自己的下场……你知道的。”

  “我现在,有点期待今后的生活,又很担心……”

  “担心什么?你看你现在身边多了这么多亲人,还有个这辈子都没这么大方过的老爸,没人会逼你做什么,只要你不去自杀没人会拦着你做任何事。”

  “听起来就像新生了一样……”

  “所以你这辈子可要好好活,接下来人生的路还长着呢。”

  “你说我用不用改个名字?毕竟这个名字背后……”

  “不需要,留个纪念吧,或许将来你的后代还会想用你的名字给孩子取名呢。”

  “嗯,”罗德里赫端起酒杯和基尔伯特的碰了碰,“谢谢你,一直想说了。”

  “不谢,将来想喝酒随时找我。”

  “好。”

  END.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