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奥中心】照例和正文结局无关只是塞不进正文的各种设定

  1953年

  他细小的手指轻轻抓着母亲抵在他额头上的枪,微笑地看着父亲。

  1960年

  他终于能站在钢琴上够到天窗,他很激动地爬出窗外,外边的阳光真好,蓝天比屋里看到的更清澈。下面有人在喊他,他开心地向那人使劲挥手,后来人越聚越多,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都抬头看着他,最后一个穿制服的人爬着梯子把他抱到地上,那些人鼓起掌来,他感觉自己就像报纸上的明星一样。

  1962年

  儿童心理医生鉴定说他可以去上学了,并安排他去教会寄宿制学校,全程有人看护,于是他翻出那把枪塞到行李里高高兴兴地走了。同学们试着往枪里塞各种东西,看它们怎么被弹出来,轮到罗德里赫时,一个不经意地推搡,枪走火了。

  1965年

  他又转到一个新学校,这个班上的学生没听过他跳楼和开枪自杀的名声,还会带他一起玩。直到一次出游时,他们开玩笑把他推进水里,他不会游泳,差点没淹死。

  1972年

  他开始寄宿在钢琴教师家,和他一起学习的法国师兄对他很好,每天同吃同住,有时候洗澡都在一起。

  1974年

  参赛名额只有一个,钢琴老师派弗朗西斯去,他认为罗德里赫心理素质不够好,上台效果也不及弗朗西斯。罗德里赫知道后没说什么,只是一个人在厨房时想得走神忘记关煤气,老师家的厨房天花板被炸上天。

  1975年

  自己在家练了一年多后,终于能参加比赛,决赛对手竟然是弗朗西斯。比赛结束后,曾经的钢琴老师来医院探望罗德里赫时说,他当初不让他参赛,怕的就是这个。

  1977年

  他想起多年前在天窗上看到的天空和当时坐在屋顶上的感觉,筹划了几天后,从精神疗养院跑了出来,从当年出去的天窗外回到家中,拿走一本存折和那把手枪,按着发黄明信片上写的地址,乘了北上的火车。

  1978年

  “好久不见了,妈妈。”

  “你怎么……还敢回来?!”

  “我是来向您道别的。”

  “不需要,我的儿子已经死了。”

  “那也请您听他说完最后遗言吧。”

  “我不听!”

  “我在柏林有了新家了……”

  “我不听!”

  “……在那里我生平第一次交上了朋友……”

  “闭嘴!”

  “他们都是您眼里的酒鬼和蠢货,但我觉得他们是世上最好的人……”

  “够了!”

  “我现在的生活比之前好一万倍,妈妈,离开您我才知道正常人是怎么活着的,我才知道这么多年我为了那台钢琴到底错过了多少……”

  “那些无聊的庸才就算活一百岁又有什么意义?!”

  “可我之前甚至都没有活过!”

  “……你来就是对我说这些的吗?”

  “我开始新生活了,妈妈,我希望您能替我高兴。”

  “你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的儿子已经死了。”

  “那,您会祝福我吗,妈妈?”罗德里赫轻声问。

  “祝福?”维蕾娜冷笑着望向自己的儿子,“我在我父亲临死前也这么问过他,他知道他的元首自杀后就掏出一把手枪指着我的额头问我愿不愿意陪他一起走,我看着他的眼睛——那是我亲生父亲的眼睛,曾经吻着我的头发说我是他最亲爱的那个人,他要我陪他一起死。我说不,我不想死,他问为什么,他死后我就会像一只被扔进屠宰场的羔羊,我告诉他因为我还没有成为钢琴家,那也是他曾经对我的期望,我甚至都没有上台演奏过一次,我不能死。他就笑了,把枪收回来递给我一盒氰化钾,说我早晚会需要的,说完他就把枪口对准了自己……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大声问他,你会祝福我吗爸爸?求求你!我想成为钢琴家!他没有看着我,只是说了句,我不会祝福抛弃我的人,就算下地狱我也会诅咒他。然后他就死了,这就是我父亲给我的祝福。那盒氰化钾我一直留着,我想等我成为真正的钢琴家的那一天就咬破它,我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活着。当年那群禽兽把我强奸了我没有打开它,当我因为怀孕被人顶替时我也没有打开它,但是当你毁掉你那双手的时候我对着那盒东西苦思冥想了一个月!罗德里赫,你是我最后的机会!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活到现在的?!我为了这个目的忍了这么多年,你毁了我唯一活下去的理由,而你还敢站在我面前,问我为什么不祝福你?!我最亲爱的儿子,我就算下了地狱也会诅咒你的!你记住!”

  “我知道了……那您可不可以告诉我,您还爱我吗?”

  “我恨你。”

  “我也是,”罗德里赫低下头,“可是我有多恨您就有多爱您。”

  “你不应该这么对我,你不可以这么对我。”

  “您也一样。妈妈,我们相互折磨了太久了。”

  “我不想再见到你!”

  “或许这样最好,”罗德里赫吻了吻母亲冰冷的脸颊,“我在这门口犹豫了一个月要不要进来,现在说出来,感觉轻松多了。”

  “滚开。”

  “你也该试试开始新生活……”

  “滚!”

  “那,永别了,妈妈。”
  
  1980年

  “喂,基尔,下周去滑雪吧?”

  “行啊,你请。”

  “嗯,顺便带上路德和费里。”

  “他俩回来?什么时候说的?”

  “费里告诉我的。”

  “为什么告诉你啊我才是路德他哥!”

  “可能因为滑雪场是我家的。”

  “……闭嘴,少爷。”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