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独伊】夏日未至之来自奥地利的大表哥

纯糖给微微比心)

  “阿西,跟你商量个事,”基尔伯特放下电话深吸一口气说,“有个亲戚过几天要来。”
  
  “哦。”路德维希正在收拾厨房,头也没抬应了一声。
  
  “是罗德里赫……”

  路德维希手里的抹布啪叽掉在地上,一时空气间弥漫着名为回忆的安静,两人相对无言,各自抖落着记忆深深处蒙尘的地毯。

  “……好在他是来我们家。”路德维希思索了很久安慰道。

  “嗯,所以你说我们要不要借机欺负欺负他呢?”基尔伯特脸上浮现出向往的笑意。

  “我觉得他愿意来我们这,本身就是一种类似于自残的行动。”

  “所以我们更要满足他这种需求啊。”

  “不过……”路德维希捡起抹布,“他来了后我工作量应该会翻倍吧。”

  “我会逼他自己动手的。”

  “那也许会变成三倍。”

  “乐观点,阿西,他一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少爷,有什么好怕的!”

  “……感情当初一放假就被扔到他家的人不是你。”

  “咳,你哥我当时要打工赚钱嘛,他整天在家闲着也是闲着。”

  “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种寄人篱下的生活。”

  “小时候吃点苦对身心发育是有好处的,”基尔伯特拍拍弟弟肩膀,“你看我们俩哪个不比他们家的人出息?”

  “可他们不需要出息银行帐户里的数字就会自己涨。”

  “这样坐吃山空是迟早的事。”

  “有瓦修在不会的。”

  “不管怎么说,我得让他好好体会一把什么叫来之不易的生活。”

  “来证明他绝对是脑子进水了才做出这种不靠谱的抉择。”路德维希小声说。
  
  三天后,罗德里赫如期而至。

  “哟,你没带什么行李嘛,我还以为你会把你家半个仓库都搬过来呢。”基尔伯特哂笑着接过行李箱。

  “我怕你家装不下,算了,看着要用什么就再买吧。”罗德里赫进屋后大衣也没脱直接坐在沙发上,“路德呢?”

  “上班。”

  “你怎么没上班?”

  “为了接你,大哥,不然你找到明年没准都摸不着我家家门。”

  “那倒是,你要不特意指出来我都没想到这是你们住人的地方。”

  “他妈不然呢?”

  “没什么……我再确认一下,你和你弟弟都没有女朋友对吧?”

  “谢谢关心,没有。”

  “那就好……”罗德里赫长舒一口气。

  “你刚失恋?”

  “我一直单身贵族你知道的。”

  基尔伯特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

  “我问了一大圈只有你们这里全家都是单身,没办法,只能将就了。”

  “你再说下去信不信我明天就领回来一个女朋友?”

  “不信,”罗德里赫轻描淡写地说,“你们家就两个房间,我来了后你打算带着你的女朋友睡沙发吗?“

  “呵?你来我家你还想让我睡沙发?”

  “你要舍得的话,让路德睡我也没意见。”(咳,注意断句)

  “开什么玩笑!我家的规矩是客人就该睡沙发!”

  “路德在我家的时候我们可从来没拿他当客人。”

  “路德一直非常希望你们能把他当客人,就不用守那么多规矩学那么多东西了。”

  “小时候吃点苦有利于身心发育,你看他现在就比你强多了。”

  “……你再说一遍你为什么要出来住?”

  “你看你说话都不好好听,我还没来得及讲为什么呢。”

  “所以你他妈能快点说吗?”

  “我姐姐谈了个法国男朋友,现在住在我家,说是回维也纳蜜月旅行……这家伙每天都能想出一百种不重样的调情方法,时间地点永远都不确定,所以……”

  “哈哈,你被闪出来了?”

  “然后我弟弟,海因里希现在整天泡在诺拉身边,也带她来维也纳度假……”

  “诺拉是那个……谁来着?”

  “瓦修的妹妹,对,瓦修对我弟弟非常不放心,所以他也跟来了。”

  “卧槽他之前不是你姐夫……”

  “所以你能想象我家现在的场景吗?”

  “噗哈哈哈……你让我笑一会儿哈哈哈……”

  “你自己慢慢笑吧,我先休息一会儿。“罗德里赫脱下大衣往卧室走。

  “喂喂喂!我说了你给我住沙发!”

  “嗯,帮我把行李拿进来,谢谢。”

  “在我家你要听我的!”

  “别那么见外,我好不容易才把这里当成自己家。”

  “你信不信我半夜从沙发梦游到你床上?”

  “信,你愿意来就来好了,”罗德里赫轻描淡写地说,“只要别再像你小时候一样在我旁边尿床就行。”

  “……妈的这破事你要记多久?!”

  “天长地久。”说完,接过行李把基尔伯特关在门外。

  “泥煤……”
  

评论(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