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独伊】夏日未至之宝宝不哭

  路德维希回家看到罗德里赫时的表情控制得和平时一样完美。

  “今晚我们出去吃吗?”

  “去什么去,浪费钱,烤土豆牛排啤酒,也让他快点适应咱们的生活,”基尔伯特抬手给了罗德里赫头上的呆毛一巴掌,“你说对吧?”

  罗德里赫不动声色地盯着路德维希,“你觉得呢?”

  于是路德维希知道比你妈和你老婆同时落水你救谁更纠结的问题是当你哥和你哥站你面前你选谁。

  但这对于我们长期浸淫在古典哲学思考中的德意志青年来说,也并不是那么困难。

  “那我们出去吃烤土豆牛排啤酒吧。”

  “都出去了还吃这些?!”

  “吃这些为什么要出去?!”

  好吧,我收回上面那句话。

  “……你们为什么又意见一致了?……等下,你们的意见是一致的吗?”

  “当然不一致!”两人异口同声。

  “……所以我要听谁的?”这是来自一个面对父母吵架已经放弃思考的宝宝的心声。

  “听我的,在家吃,”基尔伯特抢在罗德里赫开口前把他瞪了回去,“我们要节~约~”

  “……好吧,节约。”

  第一局,基尔伯特胜。
  
  晚饭前,罗德里赫开始仔仔细细地折餐巾,摆餐具,路德维希把盘子端上来时有点恍惚自己是不是应该回去穿个燕尾服戴上手套一手撑盘一手背后。

  就在这期间,基尔伯特叼着一罐啤酒走过来,瞄了眼桌面,接过路德维希手中的托盘抱到沙发上去吃,眼神示意身边的沙发很空。

  路德维希看了眼正盯着对面空荡荡座位的罗德里赫,叹了口气,老老实实从厨房把盘子端上桌。

  第二局,罗德里赫胜。
  
  晚上,罗德里赫施施然飘进房间,外面基尔伯特毫不客气地把电视加音响声音调到最大,路德维希一个人反锁在房间戴上耳机老天作证我什么都没听到,两小时后装作上厕所无意间发现沙发上正在拧小鸟布偶脑袋的罗德里赫,于是恭敬地收好小布鸟把他请到自己屋里:我哥就是这样的小孩子脾气,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第三局,平。
  
  是夜,路德维希在沙发上辗转反侧,这种心力交瘁的感觉仅次于在罗德里赫家夹在他们姐弟三人中作选择,突然,他灵光一闪,抓起手机跑到阳台上。

  “喂?费里西安诺……是我,路德维希……呃……你最近要不要来柏林度个假?”

  电话另一边传来迷迷糊糊的声音,“度假?……去柏林?”

  “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我现在家里有个哥哥就在柏林度假,所以我希望你也能来……”

  “……你哥哥,又不是你妹妹来……我要去干什么呀?”

  “要是我妹妹就不用找你了……是这样,在我家只要这两个哥哥在一起,他们就永远意见向左,我夹在他们当中太纠结了……希望你能帮下忙……”

  电话另一边是长久的沉默。

  “喂?费里你在吗?”

  “……路德,你不是想说……为了解决你们家三个人的问题,就把我扔进去吧?”

  “呃,这是我过去的生存经验……你记得我跟你说我每次假期去的那家人家里吗?每次姐姐和弟弟吵架,他们就会找中间的哥哥评理,然后那个哥哥就会去教我弹钢琴……”

  “就是说……我要去你那里教你……呃,做饭?”

  “做什么都行,反正我们两个就可以光明正大去干自己的事,由他们吵。”

  “……我们之前也没什么不光明正大的事吧?”

  “咳,当然没有,我是说……你记得毕业前跟我说今后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找你对吧?”

  “啊……好吧,我明天就去吧……”

  “费里你真的太好了!”

  “嘿嘿……我们是朋友嘛。”

  放下手机后的路德维希三分钟便进入了无比宁静祥和的梦乡。
  
  第二天早餐时,路德维希迫不及待地宣布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那个……过几天,我一个大学室友要来柏林……住在这……”

  “哦,室友。”罗德里赫点点头,一副秒懂的神情。

  “啊,室友!”基尔伯特不甘落后一副我才知道真相的神情。

  “不是你们想的……为什么在这种事上你们倒是总能达成一致啊……”

  “呵呵……经验。”

  “哼哼~经验。”

  “等等……你们还不认识他吧?”

  “认识倒不认识,不过自从你上大学后,假期就再也不去我那了。”

  “也不来我这。”

  “本来也不应该去你这……”

  “屁话,本大爷的弟弟放假不应该在我家应该在哪里?!”

  “……”

  于是路德维希决定安静如鸡地吃自己的饭。

  “对了,作为新客人,他来了后要睡沙发吗?”然而罗德里赫并没有忘记最初的话题。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路德的室友,人家大老远从意大利来这你好意思让他睡沙发?!”

  “我还老远从奥地利来呢,你还不是照样把沙发塞给我!”

  “我又没想让你来……”

  “停——停一下,”路德维希揉了揉太阳穴,“你们能不能,跟我保证,他来了后别欺负他?”

  “哈哈,这个你放心,少爷也就能欺负欺负你吧。”

  “嗯,你也就能欺负欺负我。”

  “……”

  路德维希望着窗外的阳光,真灿烂。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