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独伊】夏日未至之小伙伴的心思你别猜

  好在来自意大利的天使第二天就降临柏林,路德维希甚至主动上前给了一个可以称得上热情的拥抱,这让费里西安诺有些受宠若惊,紧接着,他就被介绍给了那两只传说中的哥哥。

  “啊哈……你们好,我是来自罗马的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你们可以叫我费里,过去是路德的大学室友,嘿嘿~~”

  “啊,意大利人!不错不错!”浅色的哥哥很豪迈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您好,”深色的哥哥很客气地把他请到沙发上,“坐下聊吧。”

  费里西安诺朝路德维希抛了一个“我看不出他们两个有什么问题”的疑惑眼神,路德维希只是默默低头忙着把行李搬到卧室。
  
  “等一下,”罗德里赫叫住搬行李的路德维希,回头问费里西安诺,“您打算晚上住哪个房间?”

  “废话,他是路德的室友,就继续和路德住呗。”

  “可现在我住路德的房间。”

  “那更简单,你回你的沙发上住。”

  费里西安诺抬头正好迎上路德”他们两个就是这种问题“的忧伤眼神,会意地点了点头。
  
  “呃,罗德里赫哥哥介意和我一个房间吗?“

  “和你的话……我随意。”

  “那就好办了,路德和他哥哥睡一个房间,我们两个一个房间,就谁也不用睡沙发了~“

  “……“罗德里赫看着基尔伯特,后者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咳,那就这么定了吧,挺好的。”

  费里西安诺背过身朝路德维希眨了眨眼,路德维希默默回了一只大拇指。

  第一回合,室友组VS哥哥组,胜。
  
  房间里,费里西安诺把行李铺在地上,手忙脚乱地试图分类放进抽屉,罗德里赫走进来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动手帮他一起收拾。

  “我刚才就想问,你是……『那个』瓦尔加斯吗?”他比划了一个枪的手势。

  “啊?哦,对啊,”费里西安诺很高兴被认了出来,“你就是那个维也纳的老埃德尔斯坦家的人对吗?我还记得小时候和爷爷去过你家!”

  “那你和路德可不只是大学室友了啊……”

  “嗯,不过他已经不记得我了……还以为是我自来熟,哈哈。”

  “……这孩子脸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请节哀。”

  “唉……”
  
  另一边房间里,基尔伯特也在忧心忡忡。

  “喂,我现在有点担心你那个小室友啊。”

  “担心什么?他们两个一屋应该是最平静无害的吧?”

  “你是不知道,罗德那家伙是个同性恋。”

  “……哈?”路德维希又觉得胃上仿佛被锤了一拳。

  “我听海因里希说的,他大学时连假期都不回家,跟他的西班牙室友到处厮混。”

  “……有这种事吗?”

  “不然你以为那几个假期他去哪儿了?”

  “维蕾娜说他去国外旅行了……哥哥你确定那不是海因里希在逗你玩?”

  “你不觉得那家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同性恋气息吗?”

  “……”
  
  好吧,我们再听听这个房间是怎么说的。

  “罗德哥哥……我真是再没有遇到比路德更迟钝的了……他竟然和我住了四年都不知道我不是直的……”

  “咦?他不是说你一直在换女朋友吗?”

  “那个啊,女孩子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调剂啦~就像漂亮的壁画、可爱的小熊一样……而且我也没有一直在换,只是她们几个比较喜欢变装罢了……”

  “……那你谈过男朋友吗?”

  “当然谈过,只是最后都……你知道我老爸有点……那个什么,我得为他们的安危着想啊。”

  “那这次你能出来真不容易——你不会是从家里逃出来的吧?”

  “是啊,嘿嘿,所以行李都没整理好……”

  “……你确定你老爸不会找到这来吧?”

  “会啊……但不要紧的,我一直跟我老爸说路德是我男朋友,我和他的分歧只是我想来这里而他想让路德去我家。”

  “……路德他知道自己有你这么个男朋友吗?!”

  “放心,反正他那么迟钝,肯定能应付过我老爸的。”

  “你这是哪来的自信……”

  “那罗德哥哥你有女朋友吗?或者男朋友?”

  “我可以明确的说,在大学那几年是我这辈子最清静的时光……一个人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你家里人应该很鼓励你交朋友吧?”

  “所以我跟他们说我有个西班牙男朋友,是我室友……”

  “诶,你的套路怎么跟我一样?那你私下里也一直单身吗?不会吧……”

  “我才不会傻到好不容易摆脱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就再给自己找一个麻烦呢。”

  “可是我怎么一点都不相信你是禁欲系呢……”

  “我的确不是,但那个西班牙人的确是,他是要做圣徒的人。”

  “……”

  “跟他在一起我觉得自己都升华了。”

  “我想起我老爸说我哥哥的一句话:你要是能继承好家业,埃德尔斯坦家的人都能当好苦修士……”

  “你老爸对我们家还真了解……”

  “那你生理问题怎么……”

  “我弟弟有那么多前女友需要我帮他解决,顺便嘛。”

  “……你们家好乱。”

  “一般般。”
  
  另一个房间里,纯洁的兄弟俩还在为小伙伴的节操担心。

  “要是那小子来看你一次就被掰弯了,情何以堪啊。”

  “不会的,费里西安诺一直都喜欢女孩子,我们还是应该对罗德里赫的人品有点信心……”

  “哈哈哈,”基尔伯特干笑了三声,“整天和那对姐弟呆在一起的家伙心理不扭曲就不错了,别对人要求那么高。”

  “那你当初为什么年年都把我送到他家……”

  “我给他家干活能天天看到你,还有人给我们做饭,还不用付房租。”

  “所以他们家人怎么使唤你都忍了……我好像有点迷之感动。”

  “哭吧,你哥一直都很伟大。”

  “……那我明天跟费里说让他和你一屋?罗德里赫不会生气吧?”

  “不然就让他跟我一屋,让他自己选。”

  “……好,我知道了。”

评论(1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