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独伊】夏日未至之该来的想跑也跑不掉

  中午,在家的两人布置好餐桌,倒上红酒享受着阳光下的美好午餐。

  “费里,你带了几瓶红酒?”

  “有一个小行李箱里都是我家地窖里藏的红酒,大概……六瓶吧?”

  “不错,你想的真周到,我现在已经后悔咖啡带的太少了。”

  “下午茶你来做吗?”

  “没问题,以后早晚跟着他们将就一下,中午和下午我们自己解决,又轻松又自在。”

  “单身真好啊……”

  “前提是有人养着的单身。”罗德里赫补充道。

  “没错没错,不用工作,只要过好自己日子就行了!简直就是……呃,全职太太?”

  “……你能不能换个比喻?”

  “啊?……哦,我想起来了,我听一个中国师傅说我们这种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家』,听起来很有大boss的感觉是不是?”

  “我们明明是小布尔乔亚好么?!”

  “诶……好古老的说法……”

  “总比什么全职太太好吧。”

  “你说我们要不要找个工作?”

  “我有工作。”

  “每周一次去你家财务那里报账领钱不叫工作吧……”

  “生活以外的体力劳动都叫工作。”

  “那贝什米特兄弟基本除了睡觉都在工作……”
  “嗯,真可怜,”罗德里赫漫不经心地又给自己倒了些红酒,“明明早就过了为生存挣扎的境地,却还不懂得生活,真不明白那种只要一箱啤酒就能满足的人生追求。”

  “换个角度看这种人也非常可爱啊,没那么多计较,随遇而安还特别能干,什么都会……”

  “所以有特别能干的他们去工作就够了,我们帮他们生活。”

  “……罗德哥哥,我们是不是也要稍微有些借宿在这里的自觉啊?”

  “我们不是做家务了吗?”

  费里西安诺有些尴尬地把随手扔在椅背上的围裙折了折。

  “就是来柏林后取钱会不太方便……我还是给瓦修打个电话吧。”罗德里赫掏出从出家门后就没开过机的手机,拨通了号码。

  “嗯,什么事?”电话另一边的声音丝毫听不出情绪起伏。

  “我就是说一声,能不能以后把钱都直接打到卡上,年底一起报账?”

  瓦修沉默了一会儿,“你在哪?”

  “柏林。”

  “哦,那你就呆在那里吧,钱的事自己解决,你姐姐早就说过你该学会独立生活了。”

  “这话就是你教她说的,海因茨早就告诉我了。”

  “嗯,还有别的事吗?”

  “有,你得答应会帮我报销信用卡。”

  “是你自己要从家里跑出来的,还要家里给你报销,少爷,天下没这么好的事。”

  “……瓦修,你不能因为和我家那两位生气就拿我做出气筒。”

  电话另一头又沉默了,“为什么不能?”

  说完,挂断。

  罗德里赫翻了下手机,海因里希和维蕾娜的ins上毫无例外地都出现了远处瓦修生无可恋的脸。

  “……罗德哥哥?”费里西安诺小心翼翼地惊醒似乎已经陷入哲学沉思的罗德里赫。

  “我想我还是回家吧。”

  “诶?那我们幸福的四人生活呢?还有你不是下决心要离家出走给他们看吗?怎么能这么快就放弃了!”

  “你等等……我从来没想过离家出走好不好,只是想找个地方清静一下……”

  “这就是开始新生活的机会啊!人生的转折点总是在不经意间,面对这样那样的挫折,我们更要鼓起勇气用爱来……”

  “费里,你是不是最近一直在看教会发的小册子?”

  “唉,看来这套对你不管用啊……”

  “现在只有支票对我管用。”

  “唔,我们用爱来感化他们,支票就来了。”

  “……”

  “让别人喜欢上你,然后就会愿意为你做各种事情,这就是爱的回报。”

  “……”

  “如果你们能相互喜欢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就会充满和平充满爱~”

  “我明天就回家,这里太可怕了……”
  
  晚上,费里西安诺告诉路德维希这个噩耗时,这位正直可靠的青年由衷地长舒了一口气,脸上抑制不住地浮现出罕见的笑容。

  “你是说真的吗?你真是太棒了,费里。”说完便跑到厨房找到自己哥哥通报喜讯。

  人缘差到这份上也是不容易,费里西安诺幻灭地摇摇头,自己的四人和谐生活看来是没指望了。

  但正如他说的,人生的转折总在不经意间。

  第二天费里西安诺起床时发现罗德里赫丝毫没有要收拾东西打包回娘家的意思。

  “看他那么高兴我走实在太不爽了。”罗德里赫慢悠悠地搅着咖啡说。

  “诶?那你说什么他们又同意你留下来?”

  “我用做爱去感化他,成功了,世界和平。”

  “……”
  
  这天晚上下班后,在酒吧喝酒的兄弟俩相对无言许久,最后基尔伯特拍了拍弟弟肩膀说,其实那个什么,同性恋没什么可怕的,各种方面来说都挺好的,路德维希不说话,默默干了一扎啤酒。
  

评论(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