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独伊】夏日未至之春天里来xing花开

  路德维希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罗德里赫了,他甚至都不敢确认自己到底和谁是一条战线上的。

  比如吃饭时,基尔伯特会主动要求换换口味,“也不能总吃烤土豆牛排,上次小费里做的肉酱面味道也不错”。

  比如晚上看电视时,路德维希总要把电视声开得再大一点,再默默地从费里西安诺盘里拿过一根冷香肠就着啤酒啃。费里西安诺具有强大的精神力可以在隔壁房间传来的背景音乐里丝毫不受影响地边吃边讨论女主的胸到底是不是垫的。

  “费里,我总有种不太踏实的感觉……是我精神出问题了吗?为什么你们都这么淡定!这不对吧?喂,告诉我,你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把马尔斯解决不了的问题交给维纳斯。”费里西安诺嘿嘿笑着说。

  “……你想告诉我就是你在撮合我两个哥哥最后让他们搞到一起去了吗?”

  “咳,哪里,我只是稍稍点化了一下,我也没想到罗德哥哥这么有……觉悟。”

  路德维希把头深深埋在手掌里,“告诉我至少你不是弯的吧……”

  费里西安诺表情复杂地叹了口气,“我是啊,一直都是。”

  路德维希从沙发摔到地上。
  
  晚上,罗德里赫迷迷糊糊地爬起来看了眼手机,是路德维希发来的电子邮件。

  『和同性恋相处需要注意什么?』

  罗德里赫心底顿时升起一种欣慰与无语交织的复杂情感。

  『如果是和费里西安诺交往的话,很简单,不要管你的下半身就什么都解决了。』

  二十分钟后。

  『虽然这么说可能不太礼貌,但你在我心里前二十多年间树立的形象真的已经崩塌了。』

  罗德里赫翻了个白眼。

  『没关系,想到你亲哥努力维持二十多年的形象也毁于一旦,我就很开心了。晚安,再敢吵醒我,弄死你。』

  最后这句是他俩谁说的?路德维希陷入了深深的推理。

  “路德,你还不睡吗?”半夜起来上厕所的费里西安诺揉着眼睛打着哈欠问。

  “……我在思考人生。”

  “路德,你知不知道有时候就因为你想太多才……”

  “嗯?”

  “——才头发变稀的……”

  “有吗?”路德维希有些紧张地摸了摸头顶。

  “你要再不睡的话就快了。”

  “哦,好……对了,费里,你觉得他们两个现在关系……正常吗?”

  “很好很和谐啊。”

  “所以这应该很不正常啊!他们相互看不顺眼有将近二十年了!”

  “竟然花了二十年才发现自己没那么讨厌对方也是够可以的……”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发现你不是最迟钝的那个,很欣慰。”

  “哦,谢谢,你真好。”

  “……不用谢,你不回房间睡吗?”

  “没事,沙发我都睡习惯了。”

  “好吧,晚安~”
  
  罗德里赫这天是被费里西安诺收拾行李的声音吵醒的。

  “……你要去旅行?”

  “回家。”

  “怎么了?路德欺负你?不会吧?”

  “他昨天给我发卡了。“

  “……相信我他肯定不是故意的。”

  “可是他当初找我来就是为了解决你和基尔哥哥的问题,现在你们没问题了,我也没必要……”

  “放心,你走了路德过不了多久就会去你家找你的。”

  “啊?”

  “理由和我来这里一样。”

  “……”

  “还是说你就是想让他跟你回家见你亲爱的爸爸妈妈?”

  “……并没有。”

  “那就把东西收拾收拾放回去,眼泪擦一擦吃饭去吧。”

  “哦,”费里西安诺吸了吸鼻子,“今早路德做的吗?”

  “不是,我让基尔买回来的。”

  “……他现在怎么这么听话?”

  罗德里赫默默将视线转向远方。

  “有时我在想,我要是有你一半没节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那是因为你还年轻,再长大些将来那种东西都会掉光的。“

  “……嗯,我努力。”

  “加油,看的出你是很有潜质的。“

  “谢谢……虽然这夸得好奇怪……”

  基尔伯特下班和路德维希一起去超市卖东西时顺便扔了两盒巧克力到筐里。

  “你什么时候喜欢吃这种东西了?”

  “不是我吃。”

  反应过来的路德维希感觉自己又被猝不及防塞了一嘴狗粮。

  “哥,你和他……真的,不觉得别扭吗?”

  基尔伯特趴在购物车上想了想,“这么说吧,感觉就像一个打了十多年都没通关的游戏,突然有一天那个虐了你十几年的大boss 被扔到你面前随便折腾,那种酸爽,好比屹立于王者之巅。”

  “可我怎么觉得现在被驯化的是你……”

  “那都是白天给他面子,”基尔伯特笑得相当欠扁,“晚上统统都会还给我的。”

  “……”

  “以前真是太年轻了,说真的,你要是想折腾谁就跟他睡好了,把他弄到哭出来完事还会像只猫一样黏在你怀里。”

  “……别说了哥,我现在更没法直视罗德里赫了……”

  “不用担心,他脸皮够厚……对了,那盒榛子味的你记着给小费里,不然罗德里赫肯定独吞了。”
  
  晚上,路德维希把巧克力递给费里西安诺时看到他脸上绽放的笑容刹那间有种醍醐灌顶的冲动。

  “你这么笑真挺好看的”这句话就这么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

  “啊~谢谢!”费里西安诺跳起来勾住脖子亲了他两下。

  路德维希感觉自己的理智已经像一个热气球一样蒸腾到大气层里去了。

  “我……我去洗个澡。”

  然后飘飘忽忽地进了浴室,打开花洒。

  费里西安诺原地愣了三秒,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真是,服了这帮德国人。”

  说完,拧开浴室门径直走了进去。
  
  一个半小时后,

  “他们是打算住在厕所里了吗?!”

  “我觉得你还是去楼下花坛里解决吧,”罗德里赫捧着书,一手捻起颗巧克力放在舌尖上慢慢融化,“然后就别回屋了,沙发归你。”

  “那我还不如找个酒瓶子。”

  “随便,那你就抱着酒瓶子在沙发上睡吧,反正不洗澡别想进来。”

  妈的,巧克力白买了,这是基尔伯特在沙发上最后的想法。
  




这两篇的背景音乐应该是: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老子不会写感情戏~让他们的革命友谊直接升华了吧~升华了吧~啊~

评论(9)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