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独伊】夏日未至之今天的天气依旧很好

  在那之后的几天时间里,每当四人一桌吃饭气氛就有些微妙,不过一个多星期后,就基本没什么障碍了,主要是那两个借宿的永远一副太阳照常升起的淡定模样,以至于兄弟俩都不好意思再不好意思。

  于是日常就成了白天出去工作的两只晚上顺道买东西投喂家里的两只。当然家里的两只也不是整天吃白食,费里西安诺做起了兼职插画,还替罗德里赫找了份钢琴家教的活儿,两人每天意思意思工作一下就心安理得地过着小布尔乔亚式生活。

  除了有一点小插曲比如罗德里赫有天心血来潮穿着T恤牛仔裤眼镜一甩躺在沙发上看书结果被那天正好心血来潮的路德维希揉着头发低声问晚上想吃什么。

  嗯,基本上这个和平的四人世界里充满爱。
  
  有道是,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只妈,费里西安诺不是妹子,所以路德维希这天周末下午开门见到的,是位叔叔。

  “您是……”
  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的穿着长相路德维希陷入推理:那套西装感觉像是从米兰时装周上扒下来的+南欧人长相→有点地位的意大利人→我家谁会和这种人有关系?→费里西安诺/罗德里赫→这人长得真是太像费里西安诺了,不过有时候感觉意大利人都长一个样→“……来找费里西安诺的?”

  “啊,对,顺便也找我家这只宝贝的男朋友,你们这屋里有个叫路德维希的吗?我以前看过他相片但记不住,叔叔我看德国人都长一个样。”

  “……哦,我就是。”

  “哇偶~”来人做了个惊喜过望的夸张手势,“你这有酒吗?我们来喝两杯吧!”

  “嗯,费里西安诺昨天没喝完的还在冰箱里存着。”

  “来来来,倒上倒上!”叔叔左脚蹬右脚把鞋脱了,翻开冰箱毫厘不差地拖出那瓶酒,打开木塞闻了闻,“暴殄天物啊这小混蛋!就这么把他爷爷藏的美酒跟……这堆什么东西放在一起。”

  “猪扒。”

  “什么?”意大利人迅速眨了眨睁大的双眼,幅度有点大地做了个表示听不清的手势。

  “我是说,那堆东西,是猪扒。”

  “……我没想问你那是什么东西。”

  “哦,抱歉……我去拿杯子。”

  意大利人看了拿来的杯子又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你认真的?啤酒杯?!小兄弟,你这个举动堪比我家那个拿青花瓷碗喝红酒的中国人了!”

  “我这的确是杯子,不是碗,我不会拿不是喝酒的东西来盛酒的,请放心。”

  端着红酒的人看着路德维希认真的表情有些无语,只能吻了下酒瓶说委屈你了宝贝,然后想起这瓶子之前是和猪扒放在一起的。

  “对了,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尤利乌斯·瓦尔加斯,你可以叫我‘尤里叔叔’或“老爸”,就叫‘尤利乌斯’也可以,我喜欢别人把我叫的年轻点,尤其是年轻人,年纪大的就不行了,显得不尊重,但同样的话从年轻人嘴里说出来就可爱多了,尤其是漂亮的年轻人,和他们在一起感觉自己也才刚到三十岁……对了,你看我像多大的?”

  “52岁左右。”

  “……为什么?”

  “您说您姓瓦尔加斯,还认得我,还认得出费里西安诺爷爷藏的酒,所以您应该是费里西安诺的父亲,费里西安诺今年24岁,他说他妈妈18岁的时候就嫁给比她大十岁的男人,所以您应该52岁,左右。”

  尤利乌斯端着酒杯愣了十几秒然后爆发出一阵大笑,“天哪,我儿子到底看上你哪里了……你知道么,啊你肯定不知道,小费里周围有那么多会说话会哄人的小甜心,他和他们都打打闹闹就糊弄过去了,老爸我都看在眼里呢,我本来觉得这样挺好的,他知道那些人都只能玩玩,可你是不是也太靠谱了一些?难道这孩子缺乏父爱吗?!这让我太心痛了!我对这孩子看来哪里还是照顾得不够周全,唉也是,我一直觉得他那么乖,又有艺术细胞,简直就是不用操心的小天使,所以可能还是不够关心啊,毕竟他妹妹们也都长得又漂亮嘴又甜,哦,还有我自己的几个兄弟姐妹,然后他们的那些孩子……哇,这些年真是太忙了!跟你讲,孩子多事情也多,你们将来不生孩子也挺好。”

  说得好像说生就能生出来似的……

  “嘿,小伙子,怎么不说话?”

  “……我现在觉得费里西安诺也挺省心的。”

  和一打老老少少的费里西安诺比起来。

  “当然当然,我知道,小费里一直夸你把他照顾的很好,说除了有时候沟通有些障碍以外——哦现在我彻底理解这话的含义了,你们从大学到现在这么多年也不容易,我记得那时候他跟我说起你的时候,我问那小子是谁,他说是埃德尔斯坦家的路德维希,我一听就放心了……”

  “等……等下,我姓贝什米特,埃德尔斯坦家的确也有个叫路德维希的,住在巴伐利亚……还有,您认识埃德尔斯坦家?费里西安诺也……认识?”

  尤利乌斯认真地看着路德维希,“我被搞糊涂了,你是小费里的大学室友吗?”

  “嗯。”

  “你是埃德尔斯坦家的吗?”

  “不是……不过我曾经住在那儿。”

  “那就对了嘛!”尤利乌斯一摊手,“你就是和小费里从小到大玩的那个小子。”

  “……不,我和他认识没那么久。”

  “你不记得自己小时候有个意大利小朋友了?”

  “有,不过是罗穆路斯家的,叫爱丽丝。”

  “罗穆路斯是费里的爷爷,小费里当时被他妈妈整天打扮成女孩子出来唬人,直到小爱丽丝出生才放过他。”

  “……”路德维希感觉脑子里什么东西被掀了一下,他需要静静。
  

  晚上,费里西安诺翻冰箱时惊讶地发现红酒少了。

  “诶?发生了什么?”

  “你爸今天下午来了,”在厨房煎猪扒的路德维希面目表情地说。

  “那他现在在哪?”

  “回去了,他说今后你自己折腾吧,随时欢迎你回家……还有我。”

  “啊……那就好,”费里西安诺松了口气,“果然你是能把我老爸糊弄过去的。”

  “不过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你是那个爱丽丝,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

  “……所以我听罗德里赫说我走了之后你学了三年《献给爱丽丝》等着弹给我听时超级感动啊,在大学的时候我看你每次练习《献给爱丽丝》时都和刚恋爱的初中男生一样,还以为是不好意思当面弹给我听,后来发现你是没认出我来……自己情敌是自己这种事竟然都能让我遇上,诶嘿~”

  “呃,真的很抱歉。”

  “算啦算啦,至少这么多年我们两个一直都相处的不错啊,今天还得到老爸的承认了,该庆祝一下!”

  “嗯……我现在,有点担心一起回维也纳的那两个。”

  “……哈利路亚。”

  “……阿们。”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