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维也纳的枪声(四)

  从森林回来那天晚上,罗德里赫躺在床上休息了许久仍然惊魂未定,但他的思绪不再那么杂乱无章,他有种从未有过的、强烈的、庆幸自己还活着并且渴望活下去的感觉。他想到那些被他夺去生命的人,尽管不愿承认,但他已经开始慢慢接受了基尔伯特的思想:要想自己活下去,就必须踩在别人的尸体上,再进一步就是,既然都要踩在别人的尸体上,为什么不追求胜利呢?拼上那么多人的性命最后还输掉,太可悲了。

  然而胜者只有一个。

  之后基尔伯特没再找过罗德里赫,除了喊他去帮忙传达他的命令,罗德里赫自然也不会去找他。在接下来的几次追杀和反击中,他们这两队普奥联军几乎完全归了基尔伯特管辖,奥军这方面倒并没有太多微词,毕竟胜利是大家共同的渴望,而基尔伯特明显是个能引领他们走向胜利的人。

  对此罗德里赫也没有什么不满,而且他感觉自己似乎开始慢慢适应了基尔伯特的节奏,这种只属于战场上的默契很难形容,只能体现在刀剑和枪炮激烈的碰撞声中。在这样高强度刺激的环境里,罗德里赫早就忘了自己上司们会如何看待自己的这次胡来,他只关心自己眼前的这场仗会不会赢,而每次基尔伯特都没有让他失望。他甚至有种感觉:于疯狂中获取的胜利更加令人振奋。

  这不是个好现象。

  这个从小到大就像一局标准的教学棋一样每一步都按部就班长大的青年,开始怀疑自己到底还能不能回到过去那样安详、考究的生活中。他有一种模模糊糊的渴望被激发了出来,当他拖着剑从尸横遍野的战场上一头倒在帐内的行军床上时,那种焦灼会随着心跳慢慢平静,整个人沉浸在一种淋漓的畅快中。然而一段时间过后,他又陷入那种漫无目的的渴望,甚至搜肠刮肚地想找一个去普鲁士军营的借口,只能靠理智压制住自己这些反常的想法,然后默默祈祷着下一次胜利,再下一次。

  当最终胜利的消息传来时,整个营地都沸腾得无以复加,其实很难说他们的这些小小战役对整个战争进程的影响究竟有多少,不过谁在乎呢,他们赢了。

  那晚,普鲁士和奥地利的士兵们不管相识与否都热烈地拥抱在一起相互灌着啤酒,这也是罗德里赫记忆中第一次喝醉,他的勤务兵也没好到哪去,差点把地上的普鲁士军装捡起来给自己长官穿上。他们跌跌撞撞地回到帐中,隐约地听到外面的士兵在高呼:回家了!我们要回家了!

  “我们……这就要回去了吗?”

  “是的,少爷……家里人肯定都在期盼您回家给他们讲讲这里的故事……我会让汉娜烤一个……特别大的馅饼……配上今年新酿的苹果酒,我要让莫妮卡陪我一起喝……你喜欢苹果酒吗少爷?”

  “嗯……一般般。”

  “我记得您小时候很喜欢的……还让我帮你在牛奶里多掺点……小时候真好,什么都不懂……”

  “你说我们……真的还能回去吗?”

  “当然……已经没有敌人了少爷……放心吧……”

  “……嗯……”

  罗德里赫那晚睡得很沉,梦里他回到家和舅父说了很多很多话,醒来时却一句都不记得了。

  也可能是因为醒来的方式太过不同寻常:他一睁眼看到基尔伯特坐在他床头玩着他的戒指。

  “您在干什么……还给我。”

  “你结婚了?有孩子没?”

  “订婚……”

  罗德里赫起身去夺,基尔伯特顺势将戒指扔到半空中再换只手稳稳接住,“告诉我她是谁我就还给你。”

  “这和您有什么关系?!”

  “当然和我没关系,戒指又不是我的。”

  “……安妮,梅特涅家的安妮。”

  “长得怎么样?”

  罗德里赫突然意识到自己出征后再也没想起过未婚妻的模样,“……她小时候很漂亮。”

  “小时候?唔,那你从小就喜欢女孩子?”

  “我家里都是女孩子,我有五个姐姐,还有个妹妹。”

  基尔伯特吹了声口哨,“太可怕了。”

  “可以还给我了吗?”

  “我再考虑一下,你这样挺好玩的……”基尔伯特干脆把指环套在自己手上,“你小时候都是和一屋子的女孩子们玩过家家吗?”

  “我舅父会带我出去骑马打猎,还有钓鱼。”

  “你们皇帝真应该给你舅父颁个勋章。”

  “谢谢,如果您没有什么别的问题的话请把戒指还给我。”

  “伸手,我给你戴上。”

  “不需要……”

  但基尔伯特已经抓住了他的左手,在四根手指上挨个点了点,最后牢牢套在无名指上。

  罗德里赫把戒指转了转摘下来重新戴在右手上,“您……这次来到底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要紧的,打听一下你那帮上司有没有为难你,我知道他们反应肯定不会像我一样快,所以问一下需不需要我先帮你说个情什么的。”

  “……不需要。”

  “别逞能,你们军纪不严但是在鸡毛蒜皮的破事上管得还是很宽的……”

  “为什么您好像总认为您很了解我们似的?”

  “那我说错了吗?”

  “您当然不会错,但是……帮我您有什么好处呢?战争已经结束了,我对您也不再有任何用处。”

  “哦,你当然没用,只是我很喜欢你,有人跟你说过你的眼睛像小孩子一样漂亮吗?”

  “……”罗德里赫迷惑地眯了眯眼,“您在说什么?”

  “我喜欢小孩子,小男孩,让他们坐在腿上揉他们脑袋的感觉太棒了,你试过吗?”

  “没有……这很奇怪,而且很……失礼,如果不是自己家的孩子的话。”

  “你爬过你老爸的膝盖吗?”

  “当然没有,这很没教养。”

  “在自己亲爹膝上玩很没教养?”

  “我们又不是意大利人……麻烦您可以回避一下吗?我要换衣服了。”

  “你直接换好了,这附近方圆几里都找不到一位小姐,再说大家长得都差不多你有什么好害羞的?”

  “我不习惯这样……请您尊重我。”

  基尔伯特笑了一声,“行,我会和我老爹说一声,他和你们奥地利的一个将军混的还算不错,有消息我再告诉你。”

  “……谢谢,不过我并不想……”

  “本大爷才不关心你怎么想的,再见。”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