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维也纳的枪声(五)

  基尔伯特走后,罗德里赫轻轻摩挲着自己手上的戒指,他有种说不清的预感,像暴风雨来前的恐惧和期待。

  士兵们已经开始收拾行囊踏上归途,悬挂在军帐上的剑和枪支被小心地收起来等待下一场不知道会何时发起的战争,期待着下一位举起它们的主人。

  基尔伯特始终没来,托马斯进进出出地指挥着士兵把帐内搬得只剩下一张行军床和一套桌椅,罗德里赫百无聊赖地在纸上画着未婚妻的模样,却怎么画都像是个陌生人,最后干脆在空白处随手涂了几只战马和开枪的士兵。

  “你这马的尾巴翘得也太高了吧?”

  背后传来的声音把罗德里赫吓了一跳,“您什么时候进来的?!”

  “刚进来,”基尔伯特四下扫了扫,“我快渴死了,有酒吗?”

  “床脚那里还有半瓶,您自己拿吧。”

  基尔伯特拔掉塞子闻了闻,“谁他妈要红酒!啤酒呢?”

  “没有,麻烦您将就一下吧。”

  “你可真是……好歹也该备一瓶香槟等着本大爷吧?”

  “您来我这就是蹭酒喝的吗?”

  “蹭酒我还来你这?我来是跟你说,你那个处罚已经改了,现在是……你自己看吧,这份是草稿,正式的估计等你回去休息个半年就能下来了。”基尔伯特从口袋里摸出几张纸扔给罗德里赫。

  纸上连篇累牍地谴责了这次藐视上级、辜负皇帝期望的恶劣行径,然后画风一转好在能在战场上令普军积极配合我军行动,没有辱没奥地利军人的风范,罗德里赫有些尴尬地迅速翻到最后的判决:剥夺全部荣誉勋章,降职三级,扣除两年薪俸。

  “还不错吧?”

  “嗯,的确非常宽容……”

  “回去记得多请你们那位颠倒黑白的外交官吃几顿饭,据说他故事编的都可以上报纸了。”

  “谢谢提醒……”罗德里赫抿了抿嘴唇犹豫地开口,“您今后去维也纳我一定会好好招待您的,随时欢迎您的到访。”

  “我可没功夫等你那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实现的道谢,”基尔伯特靠在书桌前灌了口酒,把手上印着家族徽章的戒指凑到罗德里赫唇边,“吻一下,说『感谢您的恩赐』,你不是最喜欢敬语吗?庄重点。”

  罗德里赫有些生气地把那只手拨到一边,“请您不要拿我开这种玩笑!”

  “我没在开玩笑。”

  基尔伯特左手覆上罗德里赫的脸颊,拇指有些温柔过份地划过颧骨,掌心传来的温度让罗德里赫不禁哆嗦了一下,他别过头躲开那只手,“您再这样我要……唔——”

  只是一瞬间,基尔伯特突然把罗德里赫按到椅子上,一只手扳着他的脸吻了上去,另一只手紧紧嵌住他拼命挣扎的肩膀,右腿膝盖毫不客气地顶开猎物的双腿直入腹地。

【啪——拉灯】


 基尔伯特离开后许久,托马斯端着一杯热腾腾地咖啡走了进来,罗德里赫军服整饬地躺在行军床上静静地看着帐篷的天花板。


  “先放在桌子上吧。”


  “嗯……那个,不管怎么样……咖啡最好还是趁热喝,长官。”


  罗德里赫叹了口气,软绵绵地支起身把端来的咖啡皱着眉头一口喝掉。


  不管怎么样,咖啡还是要喝的,战争已经结束了,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


  就是,这咖啡太苦太咸了点,托马斯是把盐当糖放进去了吧。
  

完整版在这里↓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27936322798865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