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all奥】礼物(二)

  早上基尔伯特起床看了眼手机,没有新消息,洗漱后插上耳机出去晨练。

  回家吃早饭时手机屏幕亮了:『嗯。』

  嗯?!

  基尔伯特迅速回了一句,『“嗯”是同意的意思?』

  三分钟后。

  『嗯。』

  『那就这么定了,今晚咱们约吧!』

  『明晚,七点半到九点。』

  『没问题!在哪儿?!』

  那边突然沉默了一下,过了一会儿,

  『你约的,问我在哪?』

  没经验真可怕,基尔伯特哽咽了一下,『我是想让你挑。』

  五分钟后,

  『来我家吧』

  YES!基尔伯特跳了起来,『你家在哪儿?!』

  十分钟后,

  『问弗朗西斯』

  于是宿醉得头疼欲裂的弗朗西斯在清晨6点43分接到电话另一头的破锣嗓子,“喂喂喂?胡子你醒了没?快告诉我罗德里赫他家在哪儿?”

  “……本来没醒的……怎么,你要上门劫色?”

  “滚滚滚,是他请我去他家!”

  “然后他让你问我?”

  “对,你是不是跟他说了我什么?”

  “呃……嗯,对啊,把你夸了一通,不然他能这么快答应你么……”

  “多谢了兄弟!下次请你喝酒,现在快点把他家地址发过来!”

  “……行,我先挂了电话……”

  “哎哎,问一下,他长得怎么样?”

  “……你不是加了他ins吗?”

  “嗯,头像是个钢琴。”

  “这就是提示你他长得像个钢琴老师。”

  “多大?”

  “比你大,比我小。”

  “哦,你多大?”

  “……哥哥我永远十八!”说完挂了电话。

  切,基尔伯特翻了个白眼,本大爷就知道你今年三十八。

  三十八加二十五再除以二等于三十一点五,去掉零头等于三十一,还可以,能接受。

  
  接下来的三十六个小时里基尔伯特平均十分钟就要看一次表,感慨打游戏时那时针仿佛按秒走的,如今本大爷要干大事了他丫的秒针仿佛是按年走的。

  终于熬到约定时间,基尔伯特大爷提前了两个小时出发,倒了三遍车后摸到了那个风景古典优美房租可以让他倾家荡产的住宅区。他在门口踌躇了十五分钟,仔细回忆弗朗西斯之前对这人的描述,按下门铃。

  过了一会儿门那边传来扑通扑通的声音,然后门开了。

  一只白色的小博美欢快地朝他叫了一声:汪!

  基尔伯特一时脑内想法有点多。

  不过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在他腿边打转让他忍不住把小狗抱起来使劲揉着它的脸。

  “你主人在家吧?”

  “汪!”

  “带我去找他。”

  博美很开心地迈开四条小细腿领基尔伯特拐到客厅,按弗朗西斯的描述,果然一眼就看到沙发上有个很像钢琴老师的家伙,手里还抱着本乐谱在上面写写画画。

  “您来的真早。”罗德里赫抬头看了基尔伯特一眼,又低头开始研究乐谱。

  这时他旁边的手机亮了一下,但他理都没理,直到乐谱翻完才拿起手机随便打了几个字母又扔了回去。

  “您要喝点什么吗?”罗德里赫仿佛才想起来一直被晾在一边跟狗玩的基尔伯特。

  “有啤酒最好了!”

  “只有咖啡。”

  只有咖啡你问个屁,基尔伯特勉强换上一副笑脸,“……那就咖啡吧。”

  “好的,请稍等。”

  又被留在客厅跟狗玩的基尔伯特看到罗德里赫手机又亮了下,忍不住凑过去看一眼,屏幕上显示的是“法国”。

  『他到了没?』

  一分钟后。

  『你再不回短信我要打你电话了!』

  一分钟后。

  『别告诉哥哥我你们正在进行……』

  三分钟后。

  『别对那孩子太狠,否则他真的就掰不直了』

  『如果他秒射了也别太鄙视他,谁都有第一次对吧』

  基尔伯特怒了,果断拿出手机证明自己清白,

  『你他妈才秒射呢!罗德里赫在煮咖啡』

  三秒钟后,弗朗西斯回话,

  『那你他妈在干嘛?』

  『在客厅里等咖啡,给狗挠痒痒,他家狗超可爱!特别好玩!』

  『……』

  『怎么了?』

  『没事……你继续玩吧。』

  罗德里赫那边手机又收到一条:

  『如果他对你没反应,有问题的不是他的小兄弟,是脑子』

  你才有问题呢,基尔伯特握了握狗爪,“本大爷可帅了是不是?”

  “汪汪!”

  
  “看来您和它玩的不错,”罗德里赫终于端着咖啡和点心过来了,“我下午做的蛋糕,您可以尝尝。”

  “哦,谢谢,你还会做蛋糕?厉害了。”没吃晚饭基尔伯特抓起一块三口两口就吞了下去。

  “味道怎么样?”

  基尔伯特回味了一下嘴里挺甜,“嗯,好吃!”把手上的巧克力酱凑到博美嘴边也让它尝尝,博美舔了一口从他怀里跳走了。

  “厨房里还有,可以自己切。”

  “不用,一块够了,”基尔伯特拿纸巾擦了擦手,“那什么,咱们……”

  罗德里赫看了眼手机,面不改色地又随手打了几个字母扔了回去,“我想起来今晚忘记带它去散步了,能麻烦您……”

  “呃那只博美是吗?没问题!”

  基尔伯特吹了声口哨,小狗颠颠跑了过来,“它叫什么名字?”

  “博美。”

  “我问你怎么叫它。”

  “……博美。”

  “你至于懒到连名字都不给它取一个么!”

  “我给它起过叫莫扎特,但它记不住。”

  “你有天天喊它吗?”

  “它听不懂是它的问题。”

  “你不信我现在给它取一个,以后天天喊它不到一个星期它就能听懂,”基尔伯特揉揉狗脸,“是不是,雪狼?”

  “……”

  “汪!”博美甜甜地吐了吐粉色的小舌头。

  “我在部队的时候有条军犬,高大威猛帅气逼人,叫黑狼,腿有你胳膊那么粗。”

  “……”罗德里赫放下杯子,“您可以带它远点逛,回来后再把这里收拾一下。”

  “没问题!”基尔伯特抱起狗大步流星地走了。

  罗德里赫又看了眼手机屏幕,

  『现在什么情况?』

  他想了想,

  『遛狗』

  『你们已经干完出去逛了?』

  罗德里赫皱了皱眉头,把情况全部解释一遍太麻烦,『问他』

  『你妹夫的罗德里赫!多打几个字手会断么?!会么?!』

  烦死了,罗德里赫把手机扔到一边又给自己倒了杯咖啡,等全部品尝完毕再慢悠悠打上,

  『不会』

  『……我错了,我以为这小子荷尔蒙无处释放了二十五年会足够主动成功破冰,结果他喵的劲儿全使在狗身上了』

  『嗯』

  放下手机,罗德里赫开始练习钢琴,直到基尔伯特乐颠颠地抱着狗回来,清理好房间,给狗洗好澡吹好毛送到窝里哄睡着,然后问他还有什么要做的没。

  “就这些,谢谢。”

  “那我们……”

  “这么晚了,公交车还有吗?”

  基尔伯特看了眼挂钟,“卧槽九点十分了!我得赶末班车,走了,再见!”

  风一样的就跑了。

  罗德里赫叹了口气,拿起手机,

  『说实话哥哥我也没想到你竟然败给一条狗』

  『闭嘴』

  他犹豫了许久,点开基尔伯特的头像,

  『明天,老时间』

  不久后收到回复,

  『放心,为了雪狼本大爷可以天天去!』

  这回罗德里赫摔了手机。

评论(1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