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汪奥喵】猫三狗四(一)

  这天,日常在客房席梦思上睡觉的猫听到客厅里传来一阵喧闹,虽然听门口的脚步声就已经知道来的是霸占卧室导致自己只能屈居客房的那只人类,但今天好像……还多了个什么别的声音,他支起耳朵转了转,嗯,这呼哧呼哧的喘气声绝对不是人类的。

  “这是什么?”他听到罗德里赫已经问了他想问的问题。

  “哦,德牧,稀有品种,厉害吧!”这是那只带不明生物来的人类的声音。

  “……德牧?”

  “汪!”这是那个急于想要证明自己身份家伙的声音。

  “是我家黑狼生的。”

  “我记得你家那条黑背是公的。”

  “它跟别的母的生的。”

  “这么说它妈妈是白色的?”

  “它妈妈也是黑背。”

  “……”

  “你看看这毛!像雪狼一样是不是?!”

  “……哦,你说那只博美。”

  “对对,把它抱给我的护士小哥说这种稀有德牧变种的概率是几十万分之一。”

  “汪!”这是那个似乎是德牧的家伙洋洋得意的声音。

  “好吧……它会欺负我家猫吗?”

  “德牧可是牧羊犬!很温顺的!”

  “我就是对你的温顺概念不太有信心……”

  “走,去见见你新朋友!我儿子他对谁都很友好的。”

  猫听到它们走过来的声音,紧接着感受到那个呼哧呼哧的家伙在拿鼻子蹭他脸,不会有鼻涕吧,猫嫌弃地把爪子摁在狗脑袋上推开,狗像是接收了信号一样一跃而起,吧唧落到床上弹了几下,抱着猫热情地舔了起来。

  口水……猫闭着眼睛翻了个白眼,有气无力地咪了一声以示抗议。

  “你看你看,它们相处得多好!”

  喵?猫气愤地甚至想睁开眼来正式抗议一下,想到它们听不懂猫语,呜——

  “汪汪!”头枕在猫背上滚来滚去的家伙表示自己很喜欢自己的新宠物。

  “行了,让它们玩吧,咱们再去买点狗粮。”

  咪呜,别忘了猫罐头,猫赶忙起身65°角露出最纯良渴望的眼神,喵~那边那个偶尔才想起来给我铲屎的,看到没。

  “嗯,记得再带点猫罐头。”

  听到这句话猫立刻趴了回去,颐养天年。

  
  门关上了。

  猫冷笑着踱到狗面前,扇了它一巴掌,喵!这是我重要的地方,你哪来的回哪去!

  狗摸了下被打的左脸,然后把右脸凑了过去,呜汪,拿鼻头顶了顶猫爪子,你叫什么名字?

  喵呜!猫毫不客气地也给了右脸一巴掌。没名字,下去!

  呜—汪?你好像听得懂狗语?狗一脸崇拜地看着猫。

  喵……猫仪态优雅地卧了下来,我听得懂狗语、鸟语、奥地利语,德语,喵。

  汪?什么是奥地利语?狗一脸求知若渴地摇摇尾巴。

  喵呜,猫一脸懒得解释地舔舔爪子,我家那只说的就是奥地利语。

  呜?人类说的不都是一种语言么?

  喵!奥地利人怎么会说德语,笨。

  我以为所有人类说的都是德语,汪。

  每个人都说的是不同语言,因为每个人来自不同的地方,喵。

  哦呜~猫你多大了,怎么知道这么多,汪?

  喵,直接问年龄很失礼的。

  汪汪?!你是女猫?!狗跳起来把猫搂到怀里使劲蹭脸,顺便把猫上上下下舔了个遍,我这辈子终于见到女的了!汪汪汪!

  喵!男猫!喵喵!猫不堪其扰地挣扎着从狗身上挠下几爪子白毛,放开我!喵哈!

  狗伸爪把猫在床上扒拉了几个来回,汪,你都没丁丁怎么可能是男的!

  哈!因为猫都长得比较含蓄!猫四脚朝天地在狗脸上胡乱抓着,哪像你们把那么难看的地方都露在外面!喵!

  狗抬爪扒了扒猫肚子上的毛,呜……没胸。

  废话,我可是有过好几任女猫的!喵!

  汪?!狗放开爪子匍匐在床,快告诉我怎么勾搭女的,汪!

  她们自己会贴上来的,喵,猫慢条斯理地整理仪容。

  汪汪!你有过多少女猫?

  喵~保守估计,七位。

  汪!这么说你是个老猫了。

  喵?!这叫经验丰富!猫睥睨了狗一眼,你发过几次情,喵?

  一次,汪!然后没等碰到女的就过了,汪……

  喵呜~发情没留种的男狗和阉狗有什么区别。

  汪汪汪!没有丁丁的男猫有什么资格说我!

  喵喵!我至少是三十个小猫的爸爸!

  汪汪!小猫呢?!我一个都没看到!

  喵!在他们妈妈那里啊!

  汪!不负责任!

  喵喵喵!你连女狗都没见过的有什么资格说我!

  汪!……呜……狗哽咽了。

  猫冷哼了一声,舔舔爪子,用教父般慈爱的力道拍了拍狗的头顶,喵,有我在,喵呜,你早晚会有当爸爸的一天。

  狗感激地又扑上去抱住猫蹭了蹭,你是我见过最好的猫!

  口水……猫嫌弃地又给了狗两巴掌。

  对了汪,你主人怎么叫你?

  它就叫我猫,喵。

  我听我家主人叫你家主人少爷汪,我可以叫你少爷么汪?

  喵呜,猫窝起来闭目养神,随便喵。

  汪!我叫本大爷!汪汪!

  ……哈,不要吵。

  呜……大爷狗无聊地在少爷猫转了两圈,把猫枕在自己下巴上,像抱着一团暖乎乎的毛毯很快睡着了。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