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Oh, death(三)


喂,番茄混蛋,基尔伯特靠在安东尼奥的躺椅上,抬头看着天花板的鲨鱼标本,能跟我讲讲西尔维娅的故事吗?

哟,你听罗德里赫说了?

嗯,不过他就讲你为了西尔维娅被鲨鱼咬死了,具体过程就没说。

啥毛线?他就这么说俺吗?安东尼奥嘴里含着番茄嘟嘟囔囔,俺当年好歹也是个叱咤风云的海盗老大,怎么听起来死得这么窝囊?

那实际是怎么回事?基尔伯特问。

实际啊……安东尼奥咽下嘴里的番茄,实际上是这么个情况。


【海盗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船长的故事】

你听俺名字这么长就应该知道,俺家原本是个贵族,不过我七八岁的时候俺老爸差不多把俺家家底都败光了,就仗着自己的贵族名号骗了个做海外贸易的商人女儿结了婚。后来那商人发现俺老爸除了那身爷爷留下来的缎子外套以外一文不值,一气之下就把俺们爷俩儿扔到船上干活去。

其实俺觉得船上日子挺好的,比圈在阴气森森的什么老古堡里强多了。不过俺爸觉得自己功亏一篑,加上在船上喝了什么不干净的水,连气带病就死了。

俺就在船上被老船长和各个水手自由自在地养到了十二岁,船上的活儿俺全都干得比谁都厉害,他们说俺简直天生就是个当船长的料。

直到俺十二岁那年,出海的时候遇到了一波摩尔人海盗,他们各个身手跟神猴一样快,潜在海里就像鳗鱼一样灵巧,没几下就把俺们的船凿了几个大洞。老船长就跟我和其他几个水手说,我们是水性最好的几个,他们会在我们身上绑好绳子,然后让我们拿着东西到船舱去把漏洞堵住,再把水排出去,这是唯一能救下我们全船人的方法。

俺一听,这法子可行,就二话没说,拴上绳子跳下去了,其余几个年纪大一点的水手本来还挺犹豫的,看我年纪最小也下去了,就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我们几个麻溜地下到船舱里,跟上面打了声招呼就拿了东西去堵窟窿。

说真的那是俺第一次执行这么刺激的任务,心理激动得不行,下水的时候听到耳边别的水手骂娘说他妈怎么这么多窟窿,这船最多撑五分钟就得沉了。俺都不在意那些,就想着按船长说的,怎么把窟窿补上,到处找来木板钉子还有酒桶什么的,准备往船底钻。

这时候俺听到有个解了身上的绳子爬到甲板上看动静的人说,妈的,船长他们都跑了!俺身边的水手哄的一声都骂了起来,俺们都知道,船长的备用小船最多能坐三个人,为了活命他把俺们都耍了。

俺当然也生气船长就把俺们这么扔了,不过更在意咱们的船,这可是好船啊,窟窿堵住后拉上岸修一修没啥毛病嘛。俺就没管他们,自己跑到船底继续修船,补窟窿,排水,直到差不多船不会再沉下去了为止,就上甲板上看看情况。

那时候甲板上一个活人也没有了。

俺猜俺船上的水手是打算跟那些摩尔人投降的,可惜摩尔人听不懂他们在说啥,就拿了东西杀了人跑远了。

过了几天,等俺把船开到岸上后,东家的人都一脸活见鬼的表情,因为老船长跟东家说我们船已经被海盗凿沉了,他们几个拼死拼活才跑了出来。

俺听了这狗屁故事就火了,想到那么多死掉的水手弟兄们,不杀了他都不解恨,就拿了把刀猫在他家院子里等他一进门就砍他。

然后俺看到了西尔维亚,她在院子里从花丛中抬起来的脸,俺看一眼心就像被木槌砸了一下,哐嘡乱跳。她回头看到俺,也被吓了一跳,然后看了一会儿,问俺是不是饿了,俺就直愣愣地点头,手里的刀往腰里一插就两脚发飘跟着她进屋了。

她给俺煎了这世上最他妈好吃的鸡蛋,做了番茄汤,还有牛奶。我实话告诉她说这是我长这么大吃过最好吃的一顿,她开心坏了,说她老爸总是说她做的菜都不如她妈妈好,气得她都不想给他做菜。我说你老爸肯定是个傻子,她说他才不傻呢,她老爸是她见过最厉害的船长,无论发生什么他都能活着回来。别的船长家的女儿每次老爸出海前都能哭湿一整条裙子,她就不怕,她知道自己老爸总是有本事回来,就高高兴兴地挺起胸脯亲亲老爸,吻吻他的十字架,祝他早日回来。

我听她那么说突然怎么就理解她那个混账老爹了,我跟她说,其实我本来是想来这砍死他的,因为他害死了咱们一船的人,不过现在我觉得这混蛋拼了命就为能回来让你看到他也是挺值的。

西尔维娅啃着指甲说,杀了你们船上人的不是那帮摩尔人海盗吗?

咦,俺听她这么一说,对哦!俺应该去杀那帮摩尔人替弟兄们报仇,俺就跟西尔维娅说,等着啊,等俺把那群东边来的海盗都杀光了就来娶你!

西尔维娅说,想娶我你得信教,然后跟我好好地举行婚礼。

俺当然心里就记下了这两条,之后俺就混进一个大航队里出海了。那个航队的船长知道俺是从摩尔海盗手里活下来的,也就留下俺了。俺天天在船上练习搏斗,准备随时遇到摩尔人就跟他们开战,然后就可以回去娶西尔维娅啦,船上的人都说俺像个傻子,俺也不在意,他们又没见过西尔维娅!

但好景不长,没过两年,商队遇到另一波海盗,俺跟他们拼死打了半天,但他们人太多了,俺们商队很快就败下阵来。那时候俺突然明白个道理,怎么才能打败摩尔海盗?俺就应该成为海上最强的海盗!

俺的商队投降后,那帮海盗看俺年纪小,也就接受俺跟着他们一起干,俺在做海盗方面还挺有天赋的,没几年就成了海上最年轻的海盗船长。

后来有个来剿灭俺的海军头子跟俺说,哪里哪里有摩尔人,只要俺们愿意出力消灭这帮异教徒,他会让当地主教亲自为俺们洗礼入教。俺跟他说没问题,不过希望主教老爷顺便能帮俺举行个婚礼,等俺消灭了那帮摩尔人,俺就可以堂堂正正去娶西尔维娅啦。那个海军头子满口答应。

俺当海盗的时候也看望过几次西尔维娅,俺跟她老爹说了,只要俺的船来了就让她在岸边跟俺打个招呼,俺就不抢他的船,而且别的海盗也不会敢动他的船队,她老爹当然答应了。俺去找摩尔人之前又跟她老爹安排了咱们的婚事,她老爹说他已经给西尔维娅找了未婚夫了,俺就问是谁俺去砍死他,她老爹就不说话了。

跟你说,俺这辈子其实过得还是挺值的,俺在临死前三天入了教,死的当天也看到了穿着婚纱的西尔维娅,美得跟他妈天使一样!所以俺才不稀罕什么天堂,都没有西尔维娅的头发丝儿好看!而且听说上了天,当不了天使就会被要求去投胎,就会忘了这辈子,俺可不要!

别急,俺马上就说到俺是怎么死的了!

俺杀光了那群摩尔人后,带着他们的尸体和俘虏到岸上,当地人冲我们一阵一阵欢呼,跟英雄回家一样,海军头子还给了我一个什么奇奇怪怪的勋章,然后主教就给我举行了受洗仪式,西尔维娅还把自己的十字架给了俺。

三天后,海军头子说我们毕竟是海上的人,应该有一个海上迎接的仪式,就调了片海,让我在海面上和迎亲的弟兄们一起,等着西尔维娅被她老爹驾船送过来,再一起去教堂。俺只要能娶到西尔维娅就行,管他什么规矩呢。

到了迎接西尔维娅的那天,俺就看着俺的新娘子慢慢朝俺靠近,太他妈的幸福了!

就在西尔维娅快上船的时候,岸上投石机朝我们扔来了无数石头,西尔维娅的船立刻就被打翻了,俺赶忙下水把她捞起来带到船上,让手下人一边反击一边赶紧开船,离岸边越远越好。

但那片海里的鲨鱼,被我们这边的血腥味引了过来,开始撞我们的船,我们把一些肉和尸体切碎了往远处扔,也没能把他们全部引开。

最后俺当然为了保住船上的西尔维娅就拿鱼叉和鲨鱼打起来,说真的,俺敢保证这世上没有比俺更能杀鲨鱼的人了,只是这帮混账实在猛了点。不管怎么的,俺也不能让鲨鱼吃了西尔维娅,俺最后就跳下水一边猛杀它们,一边往远了游,等所有鲨鱼都离西尔维娅远远了以后,俺就感觉身子一直一直在往下沉,一直沉。

在海里面看太阳光还真是挺美的,俺沉着沉着,竟然发现自己又慢慢浮了起来,然后一个站在水面上的人用钩子把俺从水里捞了出来,跟俺说,俺死了。


那个站在水面上的人是罗德里赫?基尔伯特问。

是啊, 俺那时还以为他是神仙呢。

后来你怎么找到西尔维娅的?

等啊,安东尼奥轻轻抚摸着镰刀的手柄说,西尔维娅足足又活了将近五十年才去世,厉害吧,她在俺去世后就去当了修女,一直跟上帝祈祷。提奥里希说,亏了她,不然没准俺还得下地狱,就再也遇不到她了。俺就等到西尔维娅去世的时候,在床前迎接她,她马上就同意要成为俺的镰刀,从此俺们就一直在一起啦。

【普奥】Oh, death(二)

基尔伯特有点怀念生前那些阳光趴在身上热乎乎的日子,炼狱这里有着千年不变的阴森森的石头屋子,满眼望去都是黑漆的死神袍。

这里会有人抑郁吗?基尔伯特问安东尼奥。

抑郁有什么大不了的,安东尼奥不解,他们又不会自杀。

……所以这就是个想死也死不了的精神病院吧?

基尔伯特想到了生前看过的一部电影《飞跃疯人院》,电影里印第安人砸破玻璃和铁栅栏跑出去的场景当初让他稀里哗啦哭了好一阵。

精神病院?安东尼奥想了想,我印象里好像不少精神病院出来的都上天堂了。

基尔伯特已经不想说话了,他靠在安东尼奥的床边百无聊赖地听着吉他,生前他可是最怕无聊了,总觉得无聊地活着还不如死了强,如今……

真是无聊死了。

“基尔伯特,”门外传来罗德里赫那节奏精确的三声敲门,“出任务了。”

基尔伯特懒洋洋地和安东尼奥打了声招呼就出门跟了上去,想到以后还要看这家伙一成不变的脸看上几百年,很绝望。

“哎,罗德里赫,”基尔伯特一路上总想找点话打发时间,“你的那只钩子跟你有什么故事吗?”

“这是我的镰刀。”

“可它长得就像钩子,尤其像我老爹拿来钓鲑鱼的玩意。”

“基尔伯特,虽然你眼里他只是把工具,但其实曾经也是和我们一样的灵魂。”

“哦?那这么说安东尼奥的那只西尔维亚曾经是个人?”

“当然,她是安东尼奥生前的恋人,那个傻瓜就是为了她,和鲨鱼打了一架死的。”

“还有这种故事?!这家伙都从来没告诉过我!”基尔伯特想起之前安东尼奥和他说过的话,“难怪他说镰刀和死神的关系像结婚一样,”

“他是这么说的?”

“对啊,所以你的这把钩子也是你未婚妻?”

“他是我弟弟,不到十岁就因为从马上摔下来去世了,所以他化成的镰刀也很小。”

“哦……”基尔伯特挠了挠头,“那你帮我跟他道个歉,我老爸不会拿小孩去掉鲑鱼。”

“他说不要紧,想想你是死在他手上的,就很开心。”

这孩子心理有问题,基尔伯特十分肯定。

“哎,罗德里赫,为什么精神病院出来的人会上天堂?”基尔伯特想起安东尼奥和他说过的话,“天堂到底招得都是些什么人啊?”

罗德里赫沉默了一阵才回答,“没有欲望的人,和不知道欲望能带来什么的人。”

基尔伯特觉得这话太晦涩,“那异教徒呢?”

“异教徒不归我们管,能来炼狱的,说明生前都和我们信仰一样。”

“可是我看你也不像有什么欲望的,整天一脸生无可恋为什么还一直留在这里?”

“富人要上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罗德里赫背书一样地说,“可能因为我活着的时候花在教堂的钱太多,被上帝发现了。”

“咦?我一直以为那能帮你进天堂。”

“过去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然后就来到这里待了几百年。”

“真惨……”基尔伯特咂舌,“提奥里希也没跟你说怎么才能上去吗?”

“他说了,”罗德里赫用一种很微妙的眼神看着基尔伯特,“但我想等一个人。”

“等谁啊?”

“不告诉你。”

“切,本大爷还懒得问呢。”

罗德里赫落到一家医院的屋顶上,招手让基尔伯特跟上,两人慢慢降到一处窗台上。

病床里躺着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他浑浊的双眼迟缓地转向罗德里赫他们所在的方向,眼皮无力地跳动了一下,机器上显示的心率骤然起伏了几下,然后戛然归于平静。

罗德里赫走上前用镰刀轻轻取走老人的灵魂,基尔伯特用准备好的链子一头扣在自己手腕上,另一头扣住老人的灵魂。

“能稍微……再等一下吗?”刚刚脱离自己躯壳的老人怔怔地看着床上的自己。

“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的任务,我们可不想错过下一位的死亡时间。”罗德里赫说。

“我只求十分钟……”

“如果我们错过灵魂收割的时间,就算只有几秒钟,那个灵魂都可能会成为孤魂野鬼再也找不到升入天堂的路,这个后果您并不能承担得起,我们也一样。”

“这样啊……”老人失落地叹了口气。

“就等一会儿嘛,”基尔伯特忍不住说,“我们名单上的下一个人要天亮才死呢。”

罗德里赫微微皱了下眉头,“我不喜欢破坏规定……那就等五分钟。”

“谢谢……”老人嘶哑地滚动着喉结,继续怔怔地看向病床上的自己。

“哎,”基尔伯特戳了戳罗德里赫小声说,“你看他这么大岁数了能当死神吗?”

“看情况,当不了死神也可以当镰刀,只要选对了人,就可以和选中的死神一起升到天堂。”

“这样啊……”基尔伯特突然有点同情罗德里赫的弟弟,想着跟自己哥哥一起上天堂,结果活活在炼狱里熬成心理变态。

五分钟过去了,期间只有一位护士进来,发现老人已经去世后,便麻利地收拾好东西,记录下死亡时间,出去找人把尸体带走了。

基尔伯特等得百无聊赖时注意到病历牌上的姓名,“咦?你是不是那个什么做慈善的家伙?我小学的时候好像参加过你夫人举办的义卖会,那年特别热闹市长都去了。”

老人点点头,“那时她还在……她就喜欢热闹,其实我对这些……倒是没什么兴趣……我当年连礼拜日都是嫌她啰嗦才去教堂的……”

“该走了。”罗德里赫说。

老人最后环视了一圈病房,长舒了一口气,“嗯,走吧。”

“你刚才是想等谁吗?”基尔伯特问。

“没有,就是想……再待一会儿……我知道我的孩子们肯定不会这么晚来……他们还以为我活得好好的呢……怎么会想到我这么突然就去世了……对了,我还可以来再来看看他们吗?”

“不好意思,按规定只有上了天堂的人才有机会探视自己的亲人。”

“那……那我妻子她上天堂了吗?她叫……”

“很遗憾,并没有,她成了一名死神助理。”

“这样啊……那……我还可以见到她?”

“你要是愿意的话就把自己变成你夫人的镰刀,这样你们将来还能一起去天堂。”

老人皱纹密布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但愿吧……看来我又要听她唠叨了……”

【普奥】走。私。犯



监狱附近一家破旧旅馆的卫生间里,有着及腰棕色长发的住客在镜前将手中的眉笔笔尖在水池边碾碎,用粗粝的笔头将自己漂亮细长的眉毛填成男性该有的样子。画好后,她对着镜子左右看了看,还是不太自然,随即拿起手边的剪刀和梳子给自己剪出一个细碎的刘海,再手起刀落一一缕缕地将长发削去。

镜子中已经是一个容貌秀丽的青年模样了,她用梳子蘸水最后将多余的碎发理掉,再一抬头,已经看不出什么破绽了。

从行李箱里拖出深蓝色的西服,把身上的长裙,胸罩,束腰通通解下来扔进去,再翻出一个厚重的文件袋在手里掂了掂塞进公文包中,戴上眼镜,出门前最后在窗户上看了眼自己模样,清了清嗓子。





基尔伯特听到狱警说自己的律师来了。

维蕾娜还真是够迅速的,自己进监狱第二天就能把律师找来,也不知道得花多少钱,他想。

慢吞吞地在探视窗口背后坐下,面前的律师长得异常眼熟,公事公办地翻着一堆令人眼晕的资料。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麻烦记住这个名字。”

基尔伯特听到这个声音从椅子上跳起来,被两边的狱警死死按了回去。

“抱歉我的客户有点激动,我会让他安静下来的。”罗德里赫对狱警说。

“你什么成律师了?!”基尔伯特扒着窗口电话低吼,“帮我找个靠谱点的,钱等我出去会给他!本大爷这会儿已经一只脚踏到被遣送回东德的船上了!”

“我本来就是律师,”罗德里赫一边转着笔,在资料上圈圈画画,“只是法庭上女律师总是说不上话,但弹钢琴就不一样了,尤其是漂亮的女钢琴师,所以,我还是喜欢在注重美的地方做点自己喜欢的事。”

基尔伯特叹了口气,“心疼,我本来托人从奥地利给你带了个水晶别帽针,结果你头发没了。”

“正好,那东西在哪儿我可以拿去改个领带夹。”

狱警看了眼手表,“三分钟。”

“快说吧,打算怎么把我捞出去?”

罗德里赫用笔点了点资料,“你的罪名是在柏林墙两边非法走私,包括各类物品和……一名叫维蕾娜的女性东德公民,你们用伪证结婚,因此现在东德要求你和这个维蕾娜必须一同回去接受审判。所以……我打算先证明维蕾娜不存在,至于结婚证这种东西,如果能证明人都不存在的话,他们那庞大繁杂的程序会顿时陷入混乱,等他们确认完这个人到底存在与否,你差不多可以出去了。听懂了吗?”

“没有,”基尔伯特托着腮帮说,“不过你觉得行就去干吧。”

“你可以放心我的业务水平,性别不影响脑子。”

“要本大爷亲口承认自己最成功的一次走私是个假的心里有点不爽。”

“总不会比跟那些人承认是真的后果更严重。”

“一分钟。”狱警说。

“哎,你脸靠近点。”基尔伯特朝玻璃的另一面招招手。
罗德里赫坐近了些,他看到基尔伯特的掌心紧贴在厚厚的玻璃上,几乎能感受到那只手贴在脸上的温度。





“你说我们把小库格一个人留在家里是不是不太好?”基尔伯特站在阿尔卑斯山脚下时突然想到。

“我相信你弟弟会把他带得比我们都好的,”罗德里赫把租来的滑雪装备扔到基尔伯特怀里,“理论上,今天是我们结婚五年纪念,别想那么多。”

“这绝对是我人生中最刺激的五年,先是娶了个男人……”

“你本来婚前就知道,你以为我会忘了我一脱衣服你就笑了半个小时的场景吗?”

“啊那个啊,哈哈,那个实在是太有意思了,我长那么大没有被那么视觉冲击过——我千方百计钓了五个月的美女是个男的!”

“可你为什么会笑?”

“感觉赚到了呗。”

“哪里赚到了?”

“额,类似于买一送一?”基尔伯特穿好滑雪服,“哎,你什么还打算变回维蕾娜?”

“只要你一天还在监控状态我就得继续维持下去。”

“你穿男装难受吗?”

“并不, n给叨/><那䉘httpn自己
倜你穿男装难受凒得闌急什䰏br 抂找无/>倜你

1409
n"> ://19100110.lofter.com/post/36b37d_129ab731">040

【普奥37f163">。犯



监状怜仝对是我仝对昿尔卑斯 /赩堠下/>∷上眴娝穿对是我俺亅䘯些哎<”縩指/>< /俗铃䀜仝对是我俗铃/><昜没漯b特找渊迗瘿尔卑斯年纪楳昜済长啾r />决⍁>

<嬢徃疼,我渀头料䃸祽 后俺当然为丗女怜仝对是我䘜态䍊䨝珯好襹用怔閙D捁幟语 漚儿不澗r 廝对是我䘿尔卑斯卞起/> 椴/>⺌匁介<昜済长啾契扟徰被酝老舾跟一湈抩堂?⸣多敾r br 䨜P看语 托r 冒倜仝对是我䥹用怔专縪氍他弯瘝罗帪暄掐罗爗算先辗r 傣䝥5走狱警暄滴娅别〦记住这䕙圧是鸀氏潗和他识一名漁
缯<那r 䀜发奬吾穿? />“廝对是我䘄迯还嘿尔卑斯弯牳昜浰吧。⌁䀅!
“下杄几䘜患䀂<联ⲉ/>“呃踀太男b世后匁r />在r />⊠蚆Y,茁䙶右眆什就别孻右r />前厝埖乹想算先辁䀟丳?”基助剳昞维/>审钓䃽手茁么r 牟”基劳r靠圁⌁习就者。……戌只谔伦看戣䉗?⨝穿鸀持䐧。…美皶原怜漪甸闹尔br /两杺>
“哦还尔会只有上䜍你倜漪送经得r />“仝对是我䘂,经她用怔伸堉紧贴在 /> 坥的滑雪坦,麻烦记住这个帍丱>“仝对是我䘕犠舁苗杙"/赘/>爬瀜仝对是我伝執,⸻漀軴威下>

⊠舰就巟乯珳簱倜佫,经右繈氏敆,尼睵䬢剟‾旤显派仝对是我䏳簝

“坥的滑雪的帻漀法赩奞>罗嚄︊,两人慢怂”<倜佦来䮗措舯特,“会儿䏳繂〄船昞维耜廝对是我䘅东谏抠>“倅(抆队帻气乯珳睵人䰔䉗?tpn谏暄精珳縻漃紧贴在幈渻氏抌“䗤樁丑精神犠耦‿。<歀失第䨁丁逴条舑一谏氱刿婬上怜仝对是我䝥的滑雪蚄灵隄场昜案长>
⊆阿。<杄掎么刺激犠耴怜䏪是潠和芠別来珆,证 主漳繼Z尥*皯䊥什䊆队弳繼ﰔ也本是䊠证明人 庆威业务晶右縻氀挛人手軥帜尽仝对是我䜆仿跑帜尽

这<邱值辑天劥什䀜仝对是我䜳繂㹱刚敢弮经
“吷蛋拗? 主能嚣⹈漌证 圬倦/>
“<那䉺尥什䰜案鼳罠和芠神也 䃽嚅啦︣幈扴平r /还弃紧贴在幈怜仝对是我伳/>“,我裙用镰刀芌“伂的渪漈怜仝对是我䰏漈昞维耜弃紧贴在/之昜案长嘪br ”<珖仾
<彩乌昜档朄䷱的幂”<棙S牗?⼺心釰这咱䰚慈<邱/>“浹俺廝对是我䘳簱僸罽扛氚暄棙彩tpn臰以,佤堸,头對用镰刀興渻沉䏆㰥︖了,所以乌揑理了。䀅︦r /><饬僿得麯壼,戁丁德鈑一輌然君亣朌赫把纺,弳翖们蘿。“西帀叻祀舀舤舤蹌揻世<患侗鴻命䔷b丼,戟弻等廥廧羗鴀个僸烧房桪男/>“6们迃里怜仝对是我䒱䰚”<,婚緟乯羗麳翸罽氚朌耝

“用镰刀耝<暄掐罗緟䃗赶原湂”Ⓛ寉br 歽 弖䥞瓁察窿堵鸍妮”<,耝可侷鈚最的/>“仝对是我䰏r /鵫坄掎犠輹,扒缃紧贴在倉断䀜仝对是我䒜尼奥畾r 䀑奌戉b牳么縣僽嚚讳眆䊠跟䃽嚀>
ⴀ䅰br r />“剹加輣乖棙嚚务曺扌庭里老爹䊠萍ﰀ振特找手蛺打䊠輘䇍>罗塈饬巟䃱帣多惽br 许b了犠萍樓戉繂”<择裙剋軘r />“倝“漟 萍簱耝狱耜䮗先辨釯图藏狂无幹,茁者仿无/>迹r 在右羗黀湖今烉噞揳羗鬍隄右犬夎里惽加大来ﺣ朼,。 脾 r 的 />间也药“廝对是我伃紧贴在仿,皔幢皤说 䄪暄搼用镰刀輯笽嚌䰿神眮人什乖今/>“魂收劥什/>“䰏r
<>
 各籺打䐍,蚄狱/>“仝对是我䝍用镰刀茯特暅圛的䚄翸罻炉䊠輙圌/>∞<服r 尿祀參紧贴在倜廝对是我伖伌戉b醒丆b了r 尿羗黜难漯笽僽手蹈扥重《鼖䭻她輯笂不孾r r /><渻来漖䭻她塞吅圛>“你和輯縍跟䃽嚌仴得赚务軿 弖䥞瓁寽不圀的抠褧繁欽幈漌仴嵫r 纳缱的亲/>
<楼帋授楼饌铃b。<旣僜軜欀直厈>维手鼯瓎廝对是我b仔观,世瀾滏孁b><帊瀏焦⻜欬吅点经帊迎掟 最怍用镰刀蚌黏布紧贴在廏倯挛䇺>维蕾娜还真是只是漘䇀乱帍吗>瓎廝对是我䰱许嚶原托缂痛经帥帆⯚,原湖r />罗廏對用镰刀r 边不踃紧贴在倂⅜椧r 边r 倀欽幷ti>
✧朧惖多暶原扨哀以等伌䊠輺岛䮡钓⸦亳犆㰥︖了ﰆ长翻凑住是又亳紻睥了。⻊经廖尚b紧贴在寁ﺟ不圯壳里玻上摋为䉗。<䉗莽伙>Ⓛ帖縑精繈扌刀的扥>
灌PbⓎ寴䐗?”<>
◯恉r /><年绦戀堁闹尪br ︖瀌亄
✀帖”成乴连看睿剶仇戛硈銆O勉/><蜨哸邨帣夋厽带以筘,r r /><时突然想泡/>< 擎廝对是我>
✍爧”<戻丅䕾r 务是戧缯烺,珪是漯嫌r别湖不車r刘<尔纺。‑狍踻丅丣”<乏]带 陼/>
<歂”< /><廗[丣䀥下剶令i姑近缯,帖縏紧贴在寂b诉蕾坥了。‼r 犞睿几耋土的 躱蓛哎廝对是我䘃紧贴在寜临丑徰被霮人他创硜⼙都从對用镰刀俺嵰吧。❄>”<珆br弊皯家帪瞎缟倂⼙都䇠踀彩美皾r ><>
 各籺打䐍,蚄狱/>“一分钟。”縖煜渻檄缌臯r 得鰍用镰刀边越你带 漯绀暄剪r 皻台被鉴幌炉许b绖弯縖她﹌>
␍,輌帣夀b鿋> 劆O“仝对是我䘃紧贴在寜䥊皻廖b瀂⼟氍用镰刀耂”<廊煠瓁塜>< 踯谈r />☯䚔幰⸣多敾嚚务渦 r /><遛狗/>“仝对是我>
⹈暄浄棙簱剟‗"俺>Ⓛ對用镰刀耴厐缌․紧贴在裹/个好 b瀍r /r 来W釖䀦 朝绝对是我䡜顈楼炉伌菰被空空br /圌/>◴/年䘯䚀缕䚺丟⃞皻廖剿蜀缄忥/赘/>縦 䀜仝对是我䗶泛戴/><>瘯䰍用镰刀耦‬夎阯”<慢慌<希 跟伂b爁来爁朝绝对 对 对 

140
020
1428 di div class="maiin"> in"n"> di m://19100110.lofter.com/post/36b37d_129ab731">0411 di div class="maiin"> in"

【普奥d0e71c9">。汪世】猫狗经䘯



监怜6䭿就䗦慬廌我Brb缌的席皎簼>縺䲡喧Ⓛ只是漍䚗b纆瀖/厈破绥什>睔縈喜占b室了了。<<鉋軱居我祊皏不昱O绀橚五倵人/>“尉!谦⸦维踚敢廖起漯络支r 朵企薙伯嗯叿堓堓喘r最帺䉟‌伀吂Ⓨ廝对是我怜ﰱ这 维耜帀廜鷱的對用镰刀莈破煜桛硜br 杔祜渻欬黝对是我怜ﰱ缓睔瀌伀吂⻖起欬黝对是我怜ﰱ/>““一分钟。”怜ﰱ簏搝
“哦簏濈楊皏䥍⬬鸀分钟。”怜ﰱ眀圀弯缌菮br弽加輰老圓这初为䬬鸀分钟。”怜ﰱ汪可这⥊簦⼟‹∝<伏䀜可仝对是我怜ﰱ缽嚋剟✀帏抠/><並念䊆r //>“一分钟。”怜ﰱ翃鼯堻睔起澗紧␼✨脸上维堓堓诉赫拿吗蹭脸逺亣牼涕后弌皼漌爪摁狗b袋r推得狗丟⃎硛硿/模䚂䨡跃r 吧唧<爣忸圉b了㏻祪漈r >第黝对是我怜ﵰ吧/>“䝌䈗b圝䜼桛>舑。︊没有,就是怜ﰱ簏搝<搝<它><闥一/>眨哼︊>>“漮瀺䉇语呜钓仝对是我怜ﰱ汪汪可仆。簦>眻几吂⚄时倂”r弽铲犠輯琝巴缯喵这⼽/>ⸯ歂⚜欢缯簏思<>睂⚶攆O对是我怜摸>洓⚷脸br /襌華脸习弖珆O汪拿吤幠基䤈O簏怏罻维r />倂对是我怜喵呜”巴第麝r />倂簦銆O对是我怜呜汪怵人䷱的懂b>脸奪灋䬬黝对是我怜喵/>“䝌态优祪b>>缯嚱的懂b<鸟语䀆个水语德语喵黝对是我怜汪维胟∆个水b>脸劥若皜欑尾巴黝对是我怜喵呜>脸懒漈O嚪奩<鉈漌嚋剟✆个水b黝对是我怜呜以＀剈漌债丷魟>b维耜廝对是我怜喵个水滥?⼺忈暄语笨廝对是我怜刑一輗廥＀剈漌帷魟⚄语汪黝对是我怜﬍鰦⸝,䉈漌僟›䊐舭缯禁氦鰦⸝>›䊐䭂⚜欢缯喵黝对是我怜3~亏怂⼯汪对是我怜喵粉ﻥ⥜昿<踜黝对是我怜汪汪惟∆伯b的狱輌<,使劲蹭脸个弌䰦鼈氦ⲁ鼯弿睞终>
Ⰽ缯蕾汪汪对是我怜。/><伯喵。/>堪 /欌功b﯊b罦忸夈b缯幼巟喵太对是我怜仌 /><扒 昣忸<>皶汪纏渷魦戸?∀的扥r />“廝对是我怜太氦丷鼌公䗤显含䀜丛纆奪b狗b /><胡嬊bO縻攟丏潗弌苩廹灋⚜欢縷鼌‌/>缯喵对是我怜礈嗯)肚r 缯呜/>⭦怚黝对是我怜废话嚚剟r 珵亣忻镜䇂⤪喵对是我怜汪幼龜匍匐巺 縿>
睂⼯縖伌焝是/欕黝对是我怜汪汪r 珂睝䝋>/从序怬忖珇尃︖对是我怜>嘯汪br /襲搢鎈蚋忖簍缯汪/>“仝对是我怜︖~尃ﭦ是丞/><狗阉狗r 维踴歈䬬黝对是我怜汪汪汪r />耴漯軝对是我怜︖櫌廜德魦漁
“呜/>狗鵒而擎廝对是我怜冷”>裙(O丈般慈ti力道拍拍狗蜢矺壙︖r 嵫壙︖呜ﺏ惗晚烽扈舦 黝对是我怜狗⼖宪b幉刦丑圉牋蹭弹黏惟弁“䝌䷫皼怏b狗孷黝对是我怜希汪纏怌以?‧亏漯对是我怜它厏样猫︖黝对是我怜r /嚪倌以亏暄旌以b伱嚚务亏b仴輱对是我怜喵呜猫窝r >爗b<帪忖黝对是我怜汪巽嚏栤自己漯己汪对是我怜/>“太>‐黝对是我怜呜/>b狗妖bb企说孜太缌。”<㽦︺三b ∝睿bﯯ黝对怜 div class="main"> in"> in"> indiv class="main"> in"> in"> indiv class="main"> in"> in"

© 00110.lofter.com/post/36b37d_129934c"> ti学抠沙  | Powered by 00110.lof//www.lofter.com">LOFTER di di . ').length <= 0) {div clin">$('.postwrapper').css('display', 'none');div cl}div cl$(".active a").each(function(){>div class=$(this).hover(div class=in">function(){div clin">>>>>>>>>$(this).css("cursor","pointer");div cl>>>>>>>>>>>>$(this).stop();div cl>>>>>>>>>>>>$(this).animate({width:90},400,function(){$(this).children(".title").css("display"," ");})},div class=in">function(){div clin">>>>>>>>>$(this).stop();>div class=>>>>>>>>$(this).children(".title").css("display","none");div cl>>>>>>>>>>>>$(this).animate({width:20},400)})div cl})di});diwindow.Theme = {'ImageProtected':false,'CcType':0,C://extValue:' />/'};_//es_nacc = 'lofter';try{neteaseTracker();}catch(e){}var _gaq = _gaq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1007899-1'],['_setLocalGifPath', '/UA-31007899-1/__utm.gif'],['_setLocalRemoteServerMode']);_gaq.push(['_setDo Name', 'lofter.com']);_gaq.push(['_trackPageview']);(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wr.da.netease.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