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普奥】To be adults (1)

*人设,背景是个不新也不旧的时代
*里面涉及到的各种类似于学术问题的都是我瞎编的


对十五岁的基尔伯特来说,这个傍晚和平时没什么区别——踩着滑板试图从公园的光滑的水泥台阶扶手上飞下去并在落地前来个完美的回旋反转。

当然,这天的滑板也和平时一样不听话,但他意外地一点也没磕破膝盖。

坐在公园长椅上的人也和往常一样向他投来不满的目光,不过今天对他说“请问您可以稍微安静一下吗?这是公共场所,而且这也不是练滑板的地方,您这样很容易摔断脖子”的人不是啤酒肚灰白头发的中老年缺钙群体,也不是男朋友怀里故作淑女的中学女生。

一个看上去和基尔伯特差不多年纪,有着过于成熟的表情和过于娇嫩脸庞的男孩子,或者少年,青年,某人。

基尔伯特于是踩着滑板溜到他面前吹了个口哨:“你这么关注我,是想做我女朋友吗?”

然后某个说不准是青年,少年,还是男孩的人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您在说什么?”

“不然就闭嘴。”

基尔伯特又一踩滑板从扶手上滑下去,成功地让滑板比平时飞得更远了0.25米。

他就是莫名喜欢看那些路人脸上种种不可思议的表情,如果是个在男朋友怀里的女孩子他会更有成就感,这种心理真不可思议。


“这心理很简单,亲爱的你就是欠揍而已,”给他日常涂碘酒的校医弗朗西斯说。

“我记得你给我看的那本什么鬼的弗洛伊德说……”
“哦,你不用认真往自己身上套弗洛伊德,那本只是拿来安慰你的,孩子。”

“安慰我什么?”

“安慰你种种作死的行为背后只是因为小弟弟寂寞难耐,而这不是你的错。”

“我一点也没有被安慰到!”

“一点点也没有?”弗朗西斯医生吹了个婉转而意味深长的口哨——这个口哨基尔伯特试图学过,但每次从他嘴里出来总像军令号子。

“根本不是这个问题吧!”

“的确,”弗朗西斯把手上的棉签转了个圈用指尖弹掉,“你的问题在于不是用下半身思考而是只会用下半身玩滑板。”

“你之前还跟我说男人有个特长会受欢迎!”

“哦我错了,那不是在说你。”

“你特么……”

“同学,同学,”弗朗西斯从基尔伯特勒住他领带的手心里挣扎着,“上课了!你听!”

“我先灭了你再去上课!”

“喂喂,孩子你听说没,你班上来了个新同学……咳……是从,那个弗洛伊德家乡来的……”

“去你的弗洛伊德!”基尔伯特狠狠地甩开手,“我去看看,难怪今早老头子让我把我旁边桌子收拾一下。”

“据说长得不错。”

“不能陪本大爷跑步玩滑板免谈。”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去国家队或军队找女朋友?国家会感激你的。”

基尔伯特切了一声,“那里的女人太没有女人味。”


在踏入教室的第一步时,基尔伯特已经成功发现自己座位旁边多了一个,似乎有点熟悉的身影,而那个身影看到基尔伯特的同时也露出了那似曾相识的成熟表情。


“上帝开眼,我竟然在早上就看到了您,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讲台上花白头发的班主任从老花镜上方射出两道冒着精光的视线打到基尔伯特的脑门上,“现在还请您抬起您的双腿回到自己座位上坐好。”

基尔伯特用手抬起左腿迈了一步,又抬起右腿,班里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紧接着在班主任眼神的威慑下尽快消化成悉悉索索的低语最后一片死寂。

“坐好!”班主任砸了下讲台。

基尔伯特麻溜地钻回座位上。

“最后一次机会!贝什米特先生!最后一次!”班主任又猛击了下讲台的边缘,“如果你再敢把这个同桌气走,我不会再让你踏进这个学校一步!”

“是!”基尔伯特回以一个坚定的军礼,身边又爆发一阵压抑的笑声。

“现在,你们相互认识一下!”

基尔伯特抓住新同学的手用力握了握,“我叫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很高兴认识你!”

这位似曾相识的新同学被抓得嘶了一声,“您好,我叫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麻烦您放手好吗?!”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