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学习的沙子

我没有什么信仰只有很多畏惧
在惶惶不安中努力笑着活下去

【脑洞坑】女巫

谁都有点黑历史啊……


第一幕

  基尔伯特:告诉我,我正直的管家罗德里赫,我是否是个不中用的懦夫
  罗德里赫:所有认识您的人都会回答您,您是这方圆两百里内最英武的骑士。十二岁就成为守护圣名的骑士去那遥远而险恶的东方,十五年后满载恩主的荣誉回乡,如果您是懦夫,我们神圣的东征便是场最大的笑话。
  基尔伯特:我曾徒手与森林中的野熊搏斗,也曾踏着无数异教徒的胸膛砍下他们罪恶的头颅,从不知畏惧为何物。但最近的噩梦却每每令我在狂呼中惊醒,就像魔鬼从地下伸出指爪扼住了我的喉咙,这样的恐惧我从不曾体会。
  罗德里赫:那不过是一场梦罢了,是魔鬼在报复您之前的圣迹。
  基尔伯特:可是我畏惧上天的征兆,这个梦如此真实,我担心这将在未来化为真实。
  罗德里赫:如果您愿意讲给我听这样离奇的梦境,我将不胜荣幸。
  基尔伯特:你听着,在我的梦里,有连绵起伏的森林,幽暗而诡秘,我穿着世代相传的银色铠甲,骑着受伤的战马穿梭其间。一位身披漆黑长袍的女子走在前面,我骑在马上喊她,她便回过头,蒙着黑色面纱的脸上只露出一双漆黑的眼睛。
  罗德里赫:在我听起来这没什么可怕,难道您担心梦里的女子,会让您犯下亵渎圣名的罪过?
  基尔伯特:你听着,我可以发誓那是位女巫,打扮成悲伤的寡妇,迷惑正直的路人。她手里紧紧攥着一个装满毒药的小瓶,我梦见她捧起我的脸,将瓶中的毒药给我灌下。
  罗德里赫:后来呢,我的老爷?
  基尔伯特:后来我便惊醒了,嘴里似乎还留着毒药的苦味,那位梦里的女巫似乎将地狱中最毒的烈酒给我灌下,让我痛彻心扉,久久难以平静。
  罗德里赫:还记得我昨晚给您讲的故事吗?您听到一半便受到睡神的祝福。
  基尔伯特:经历了这般噩梦,我多么希望能回忆起睡前的美好,告诉我,那个故事能让我被女巫诅咒过的心平静下来吗?
  罗德里赫:请您相信我,因为那也是一段骑士与女巫的传说
  基尔伯特:上帝保佑!你在我睡前说这些?
  罗德里赫:是您要求我念诵一段骑士的赞歌,试问哪位英勇无畏的骑士不会受到女巫的试炼?
  基尔伯特:那么我要求你再说一遍那个故事,如果正如我梦见的那般,我便放心了
  罗德里赫:原谅我,领主大人,现在已经到了要安排午膳的时间,请允许我在完成我应尽的职责后,再将这故事与您细细道来
  基尔伯特:去吧,我忠诚的仆人,请务必尽快回来
  罗德里赫:遵命
  
  
第二幕


  
  罗德里赫:拥有宽广胸怀的大人,请您原谅您不中用的仆人为了这庄园的事务操持到现在
  基尔伯特:我理解你的勤劳能干,我宽恕你。现在让我们直入正题,让我回忆起你昨晚念诵的传说
  罗德里赫:那么,请听我道来——
  神秘的女子来到茨冈人的森林
  她端坐于水晶球前,诉说着自己的不幸:
  我多么幸运,十六岁成为伯爵的妻子
  我多么悲哀,十年的婚姻不及那女巫的一瞥
  一双干涸的双眼瞪着她:
  来自远方的贵妇啊
  你若不屑于女巫的力量
  又为何来找我倾诉
  女子在胸前画着十字:
  我有哪怕如蜘蛛丝那样细微的希望
  可以用正直的方法去挽回我的丈夫
  可他的内心已被女巫充满
  在他眼里,我就算披上满天星辰
  也不及那被烧死的女巫
  脚尖上的尘埃
  水晶球的主人发出刺耳的干笑:
  我知道,我知道
  你是要将你丈夫心中的女巫
  燃烧殆尽
  我知道,我知道
  越是高贵的女子
  越是需要我们帮助
  才能不弄脏
  那双白净的双手
  拿去吧,我的孩子
  用它来挽回你丈夫的心
  他会忘记他心中的挚爱
  一心一意只跟你生活。
  女子接过那致命的诱惑
  跑出了森林——
  
  罗德里赫:尊敬的领主,您在听吗?
  基尔伯特:我在听,只是我的眼皮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我已经听到睡神的召唤……
  罗德里赫:那么,晚安,上帝保佑您今晚做个好梦
  
  
  
  
第三幕
  
  
  
  基尔伯特:你昨晚的故事启发了我,我的梦有了后续,现在勇气与信心又回到了我身上。虽然内心仍如刀割般撕扯,但我已经看到魔鬼的结局,不再恐惧。
  罗德里赫:可否告诉我您昨夜的梦境,让我与您共同欢喜?
  基尔伯特:我梦见那女巫喂我喝下致命的毒药,一群圣洁的蓝色骑士抓着她,在她脚下摞上柴火,火焰灼烧着她的长发,她的双眸在火中望着我,对我念念有词,不一会儿她便化为灰烬
  罗德里赫:恭喜大人,魔鬼的仆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基尔伯特:我相信这是上帝的启示,因为这梦如此真实,仿佛亲身经历一般。
  罗德里赫:这或许预示着您已通过上帝的试炼,您在东方的功绩已被上天承认
  基尔伯特:接着讲你的故事吧,我想把它听完
  罗德里赫:我会慢慢讲给您听,这样您也不会太累
  基尔伯特:可我希望你能尽快讲完,每天梦到女巫可不是什么快事
  罗德里赫:这完全取决于您,而不是我,领主大人
  基尔伯特:那么你现在就讲吧,这故事在白天听起来肯定别有一番感触
  罗德里赫:需要我给您倒一杯酒吗?
  基尔伯特:请务必准备一瓶上等的佳酿,我要开怀痛饮,感谢上帝的恩赐
  罗德里赫:请听我继续说来——
  在连绵起伏的晦暗森林
  神秘女子胸前捧着魔鬼的诅咒
  不顾脚下的荆棘步履匆匆
  
  身后一位衣衫褴褛的路人
  驾驭着瘦骨嶙峋的老马
  眼看着女子脚步渐渐迟疑
  驱马向前不念身份的顾忌
  
  尊敬的夫人,多有冒犯
  敢问您从何而来将往何去
  你纤弱的身影渐渐踟蹰
  如蒙不弃可否携伴而行?
  
  女子的双眼噙满泪水
  你腰间的宝剑伤痕累累
  可以证明你的英勇无畏
  我愿自己的遭遇向你诉说——
  
  我来自无尽森林的另一边
  勃艮第的波诺弗瓦骑士
  是我高贵英俊的丈夫
  而今我穿梭于林间
  凶猛的豺狼不令我畏惧
  天上的迷雾却让我胆寒
  没有北斗星的指示
  有如盲者般漫然彳亍
  因此阻碍了前行的步伐
  
  被称作骑士的人下马躬身
  高贵的夫人请听我一言
  吾来自遥远的北地
  黑盾上交叉的白剑
  是吾充满荣耀之家徽
  
  吾为上帝之荣誉而战
  去那遥远的耶路撒冷
  携银盔长剑铿然而去
  十年征伐,铩羽而归
  然上帝之名仍荣耀吾心
  
  
  
  
  后续:

故事中的骑士护送故事中的女人回家,路上遇见女人的丈夫派人抓走她,指控她要用巫术诅咒她的丈夫,女人被她丈夫手下的人抓去送上火刑架,她临死前把遗忘的毒药给骑士灌下,让他不再为她难过,骑士昏睡前的最后一幕是看到女人被烧的景象。

基尔伯特开始和罗德里赫回忆他是如何从一个东征的小骑士成为一个小领主的,他在东征返家的路上受了重伤,被一个大领主搭救,大领主把罗德里赫介绍给他,给了他们一些人马让他们夺取一个被外族侵占的领地,成功后,基尔伯特被封为当地新一任的领主,罗德里赫作为管家操持领地上的事务。几年后,基尔伯特总是会作噩梦,精神越来越萎靡,每天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

罗德里赫找到大领主,回忆过去,罗德里赫曾经把自己妹妹嫁给外族领主,想通过联姻获得继承权,但他妹夫知道他这点算盘,趁着妻子偷偷出远门的机会,找到借口抓住她,并顺便占领了罗德里赫的领地,罗德里赫逃到大领主那里避难,期间妹妹被烧死,大领主带回来一个受伤的骑士,罗德里赫和这个骑士一起收复了自己的领地,因为这位骑士功劳最大,所以他一直屈居管家的位置,等着哪天这位骑士开始恢复记忆,他就慢慢把一切告诉给他,完全记起一切的骑士跑去和那位外族领主拼命并战死,罗德里赫就继承了他原来的领地和他妹夫的领地。

评论(5)

热度(20)